您的位置:首页 / 求婚订婚 /求婚习俗 /少数民族求婚习俗

少数民族求婚习俗

有用(2)

羌族求婚习俗

羌族的婚姻形式,基本是一夫一妻制。解放前,男女青年无恋爱自由,视自由恋爱为有损家风,婚姻不能自由,封建买卖婚姻盛行,儿女婚事均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羌族婚俗文化是羌族文化中引人入胜的一部分。传统的结婚仪式复杂而隆重。大致分为订婚和结婚两个阶段。订婚过程分为三步:“开口酒”(说亲)、“小定酒”(备酒宴招待女方近亲)、“大定酒”(商定结婚日期)。婚礼前后要操办5天,包括“女花夜”、“正宴”(也作“正酒”)、“谢客”三个仪程。


羌族求婚过程:

(一)说亲(开口酒)

当子女成人时,家长就开始为他们物色对象了,也有男女自由恋爱后告诉父母的。若是某男方看上某女方时,男方父母就找时机通过闲聊从侧面向女方试探有无结亲之意,若女方没有表示异议就有结亲的可能,男方就请“红爷”带上酒、挂面等作为“手情”去女方说亲,若女方没有退回礼物就表示有商量的余地。


(二)“吃小酒”,定婚

送完第一道“手情”后过一段时间,男方就叫“红爷”带;第二道“手情”(较丰盛,有猪肉、挂面、酒、饼子、点心等)

去女方说亲并索要女方的生辰八字。男方的父母请端公占卜,一旦男女双方的八字相合,就可定亲。此时女方不请外人,只有本家和“红爷”商量“吃小酒”(订婚)的日子。到了“吃小酒”这一天,男方要按女方房族的多少备礼,送给女方的老辈子,男方一般派“红爷”、母亲带儿子去。“红爷”要在吃酒前亲自烧香、敬神、祭祖,向女方、祖先禀告两家结为亲家之事,并致古规“说亲词”,以后逢年过节男方要去女方探望并送礼。


(三)“吃大酒”,定婚期

若男方认为男女双方的年龄足够大,男方已经做好了一切物质上的准备,该办喜事了,就请“红爷”带上礼物去转告女方,商定婚期,叫“吃大酒”。届时男方拿一定数额的酒、肉、米和女方穿戴之物,如头饰、耳坠、手镯、金箍子、银坠子、衣服、裤子、鞋袜等,全要双份。财礼视各地规矩而定,反正要让女方满意才行。以前从“吃大酒”到接亲要间隔几个月到几年才能完成。

    白族求婚习俗

    中国少数民族的婚前仪礼是多种多样的。从提亲到举行婚礼之前有许多的讲究。由于各民族的生活习俗千差万别所以婚前仪礼也就具有各自的特点。但大体上和汉族古代的六礼差不多,只是具体程序和内容有增有减。


    白族青年的恋爱活动比较自由,他们通常利用劳动、赶集、节日活动及赶庙会的机会谈情说爱,通过山歌试探对方,抒发感情,寻觅自己的意中人。白族一般实行一夫一妻制,其婚姻有三种形式:即嫁女、招姑爷和“卷帐回门”。上门女婿结婚时要改名换姓,婚后有继承权和赡养女方父母的责任。如果女方是长女,下面兄弟较小,就在婚后七日偕丈夫携带被子、帐子回娘家居住,负担赡养老人、照顾幼弟的责任,直到小兄弟长大成婚,才回到男家居住。白族有早婚的习惯,双方订婚后,在结婚前一年,男方必须托媒人到女家求亲,给女方以准备妆奁的时间。除制备各色粗细领挂、全部铺陈帐盖外,单鞋子一件就要做数十双到上百双,以备结婚时送公婆、弟妹、哥嫂、子侄等为见面礼及婚后自穿。


    白族把订婚叫做“发红帖”、“送水礼”。过去白族青年虽然恋爱自由,但婚姻全由父母包办,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甚至指腹为婚。今天则有男女青年自由恋爱,后再由父母主持订婚的。其订婚仪式较为简单,先由男方托媒人要来女方的生辰八字,同时送给女家两瓶酒、两包茶、四盒糖、两块布。若双方八字不相冲克,女家也同意,便将女方生辰八字写在红纸柬帖上,交男方收执,作婚约的凭证。白族订婚后,可以解除婚约,但主动方要受到舆论的谴责。若男方提出退婚,女方可以不退还水礼,若女方提出退婚,则必须退还水礼。


      傣族求婚习俗

      傣族的家庭和婚姻过去带有明显的封建色彩,其特点是等级内婚。土司之间实行严格的等级内婚,盛行一夫多妻。广大农民实行父权制的一夫一妻小家庭,家庭成员为父母与未婚子女。而一般青年男女婚前社交活动相当自由,可以自由恋爱。未婚青年在节日里或盛会场合“串姑娘”(找未婚女子谈情说爱)很盛行。流行召赘上门的习俗。


      傣家青年男女社交恋爱,傣语称为“约骚”。当地汉族称为“串姑娘”。傣历新年那一天,傣家竹楼里到处可闻一片杀鸡声,鸡烧好后,便见姑娘穿上盛装,把鸡肉拿到集市上去卖,等候自己喜欢的小伙子来买。兴高采烈的小伙子纷纷前来问价,如果姑娘说:“吃了再称。”吃后又加倍要钱,便是不喜欢了。若姑娘喜欢买鸡肉的小伙子,姑娘便会递给小伙子一个凳子,让他坐到自己身边。这时,小伙子说:“我们傣家有句俗话:‘一起吃才香,一起抬才轻’,来我俩一起吃,鸡肉才会更香。”姑娘对说:“我们傣家也有句俗话:‘放开来吃才香,放开来才利索’,这里人多嘴杂,干脆我俩抬到林子里去吃。”


      在云南德宏的傣族小伙子还有一种奇特的求偶方式,无论春夏秋冬,小伙子如果想找情侣,他就会一条宽大的毛毯把自己连头带身都裹起来,只露出两只眼睛。他们站在大路边,等待姑娘的到来,这也是未婚小伙子的临时标志。而没有对象姑娘的标志是穿浅色大襟短衫、长裤,身束小围腰。小伙子只要看到这样打扮的姑娘经过,都可以上前说话求爱。如果姑娘看上了小伙子,他就会取下身上的毛毯,拉着姑娘的手离开大路去细谈。当双方恋爱成熟时,一般由男方请舅舅或姨妈出面去姑娘家提亲,对方答应后便可成婚。


      男女青年相爱、定情之后,便由男方父母托媒人去女方家里提亲,女方父母一般是不会阻挠的。定婚之后,就选择“良辰吉日”举行婚礼。婚礼一般都在女方家里举行,主要仪式是拴线,傣语叫“树欢”意为“拴魂”,即把新郎新娘的魂拴在一起,把两颗心拴在一起。

        壮族求婚习俗

        一:山歌婚姻

        壮家人说:“山歌是第一个媒人。”此话一点不假。壮族男女青年从认识到完婚,都在山歌中进行。有人戏为“山歌婚姻”。素昧平生和男女青年,他们用山歌结识,传情:男:“初相会,难称呼,妹在哪个山头住?无路可曾识妹屋?”女:“初相会,我俩歌友来称呼。妹在白云山顶住。无晴(情)相见也模糊!”风吹马尾千条线,高机打布万条纱,不知哥你叫什么,不知何处是你家?”

        要是姑娘有意,第二次见面就送一双亲手做的布鞋给对方。男的则回赠毛巾一条,袜子一双。经过了解,双方情投意合,男方便到女方家去求婚。如果女方父母同意,就送男方一双布鞋和一匹布。


        二:抛绣球

        抛绣球是壮族赶歌圩时,姑娘们手提五彩缤纷的花绣球,整齐地排队唱山歌,若见到中意的小伙子,便把绣球抛给他。小伙子接过绣球,如果对姑娘满意,就把小件礼物缠在绣球上扔回女方,恋爱就这样开始了。

        抛绣球是认识对方,是恋爱的开始,而不是一些文人所说的是爱的结局。


        三:打木槽

        打木槽一般在农历年初举行,最初由青年女子以木棍来打槽,击出各种不同的声音,大家尽情地欢乐。然后由几个女子击木槽数棍后就唱山歌,接着就有许多青年男子拿着木棍,跑到木槽边来共同敲击,每敲一下,大家就唱山歌,表达男女之间的爱慕。


        四:隔街相望


        在广西靖西一带,有种“隔街相望”的恋爱风俗。每到赶场那一天,青年男女一早就来到街口,男的站一边,女的站一边,仅相隔几步,相互对望。一直站到太阳落山。双方眉目传情,如果有意,就示意对方离开大家。在相望过程中,双方阵营中的同伴有商有量,相互参谋,十分有有趣。


        五:碰鸡蛋

        广西都安的壮族“三月三”中有一项特别有趣的“碰鸡蛋”的恋爱习俗。三月三”的前一天晚上,青年们特意准备好十几个染红的熟蛋,忙得不亦乐乎。三月三”中的游戏开始时,男女双方各握一个蛋,相对而立,然后手握红蛋相互对碰。如果双方红蛋同时破裂,则被认为两人的命运相连,有缘分,便将红蛋互赠吃掉。如果只是单方面的红蛋破裂,则表示双方没有缘分,只好自己将红蛋吃掉。

          藏族求婚习俗

          藏族婚俗有旧婚俗和新婚俗之分,旧婚俗多数是包办,父母有养育和解决子女婚姻的责任,子女只有服从和孝敬父母的义务,过去找媳妇或赘女婿,子女是没有权利过问的。新婚俗是恋爱结婚基本上父母不包办代替,多为自由婚姻,男女恋爱,告知父母,再行习惯手续,最终成婚,但仍然基本遵循过去遗留下来的求婚、订婚和婚礼程序。


          藏族在求婚之前要先卜合属相,再送哈达给对方家庭正式提出求婚。双方同意婚事,便派人选择黄道吉日,起草婚约证书。婚约证书一般请有才华能诗文的人起草,内容是写男女结合、互敬互爱、互相体谅、孝敬长辈,品德应当高尚,等等。也有的婚约书上写上今后财产继承事宜。这种婚约,是用诗歌形式写的,可以朗诵。


          订婚这一天,男方要送给女方家中老少尊卑,每人一条哈达,并要送给对方父母养育女儿时"奶钱"。对方准备好茶酒招待来人。双方代表进入正厅依次入座以后,主人家端上"切玛",敬茶酒。


          求婚的人家献上礼物,也送还这一天所花的费用,还要进一块"帮典"(围裙)。送这一天的费用是因为男家求婚,本来一切费用自当男家负担,如今女方代办、,应当用钱补偿为谢。送"帮典"的意思是:姑娘自小不知磨破母亲多少块"帮典",送来这一块赔偿损失。敬完茶酒以后,便把一式两份婚约书放在高脚盘内,由一家证人高声朗诵,另一家证人认真校对。念完订婚书,证人把两家的家印当众盖在书上,然后郑重地由女方与男方代表分别交给对方父亲。接着,两家父母对证人献哈达,表示谢意。订婚这一天,青年男女都不参加,只是家人出席。仪式结束后,尽情欢乐一天。离开时,女方家庭将哈达和回礼送给对方。


            满族求婚习俗

            相看:

            满族青年男女相爱后,婚前有一个"相看"的程序,即男方母亲到女方家观看姑娘的容貌,询问年龄,并考察姑娘家的有关情况等。如果各方面满意,男方母亲就送一份礼物 给女方家,婚事就算确定了。结婚前几天,男方家要给女方家送彩礼(俗称过礼)。彩礼一般经较丰厚,有衣服,首饰,器皿和现金等。

              维吾尔族求婚习俗

              维吾尔族实行一夫一妻制,在青年男女成亲之前,都要经过提亲和订亲仪式,反映了维吾尔族对婚姻的慎重。小伙子看上了谁家的姑娘,或是男方家长准备物色一位姑娘为儿媳,事先都要履行“提亲”的手续。男方向女方家提亲之前,要经过一番调查,女方家姑娘的年龄、家庭、长相、人品等情况都要进行了解,认为合适时,才会提亲。也有男女青年早已热恋,双方私下商定婚事后,再请家人去“提亲”,以达到双方关系公开化和合法化。


              一般来说,男方家长不能单独去提亲,而要请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陪同一起去,或是请亲属一起去。这样女方家才会接待,并认为有人郑重其事登门提亲,感到光彩,会非常高兴。提亲时,男方要准备给姑娘一套质量较好的衣料、一些盐、方块糖和五个馕(有的地区带7个或9个馕),作为见面礼。礼品中的盐和馕都含有深刻的意义。男方向女方家提出攀亲的要求后,女方一般不马上答复,要和家人和女儿进行商量,并对男方家的情况进行调查和了解,如果同意,即答复男方,若不同意,也要通知男方。假若答应了这门亲事,则要把这门亲事公开,青年男女便可以来往,进行“合法”的恋爱,增进相互间的了解。维吾尔把这种提亲的程序称为“拜西馕塔西拉西”(意为试探)。


              提亲被同意后,紧接着是准备彩礼和举行订亲仪式。彩礼是维吾尔婚事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彩礼的数量与质量都和双方的经济条件有着密切的关系。一般来说,女方家提供彩礼的清单,最后经过男女双方家长商量后来确定。为了解决彩礼中的矛盾和分歧,要请一位双方都信赖的中间人,由中间人进行调解,最后达到一致的意见。


                土家族求婚习俗

                一:“团圆伞”求婚

                土家族男青年看中某家姑娘后,便请媒人到女方家求婚。求婚媒人除了要带礼物外,无论刮风下雨,还是晴天,身带一把雨伞而去。这把伞叫“团圆伞”,它象征圆满的结果。因而,无论天之晴雨,路之远近,就是去邻居求亲也要随身带一把雨伞,表示媒人愿意成人之美。如果女家收下礼物,亲事便有八成希望。之后,媒人要往返三次,女家才能允诺婚事,以示对这门亲事的慎重态度。如果女家不收礼物,便表示拒绝求婚,再勤快的媒人也没用。女方同意男方求亲,双方议定财礼之后,即选择吉日定亲。定亲时,男方要准备酒肉、衣服、耳朵粑粑等作为礼物送到女家。女家设酒席款待男方来客和媒人,并把女儿的"八字"送给男方,表示两家正式联姻。


                二:猪腿传递婚期

                对于湖南土家族来说,那结为良缘的猪腿,是巧递婚期的暗号。土家青年男女定婚期间,姑娘一般会仔细查看情郎带来的背笼,看里面猪腿传递的信息。这里面很有讲究。猪腿若光光荡荡,表明他们的婚期男方尚未择定;若靠蹄处有一吹气的窟窿(土家杀年猪,在肥猪的后脚上用尖刀割一小口,吹气鼓胀,用以褪毛),则暗示男方来催(吹)亲来了,要女方做好出嫁的准备;若猪腿上带有猪尾巴,则表明今年的农事忙得差不多了,丰收后这门婚事就要了结收尾了;若女方家来不及办理出嫁的事或一时舍不得女儿离开,就把那条生猪腿上的尾巴砍下来,放在回送的礼物中,男方看到后便会明白。


                  布依族求婚习俗

                  布依族的婚姻是一夫一妻制。同宗或同姓严禁通婚。也保有"姑舅表婚"和兄终弟及的转房制习俗。男女青年婚前恋爱自由,各地未婚的男女青年都喜欢借助年庆节俗、赶集和集体聚会的时机,以三、五人到七、八人自由组合的方式,通过谈天说笑和唱歌对调,倾述或表达彼此的感情。


                  布依族求婚特色形式:

                  布依族少女,头戴一块精工编织的彩色方中,身着考究的绣花白布罩衣,下穿衬垫数层或数十层,向四周蓬撒的蜡染长 筒百褶花裙,显得和欧洲妇女的古典长裙一般雍容华贵。每逢赶集之日,这些穿新戴银的少女们,便你邀我约,成群地聚集街头,不时发出阵阵爽朗的笑声和青春的欢呼声。那些英俊的布依族后生,也收拾打扮徘徊于姑娘们的身边,用甜美清亮的情歌,在她们耳边吟唱,以唤起她们那天真烂漫的爱情,或则男女各自列阵,后生们默默含情地两眼盯着姑娘,用清脆的木 叶和悠扬的琴声,去触动姑娘心中的情弦,激起她们对爱情的向往,在后生们追求之下,姑娘们偏着头,羞答答地斜眼偷看对方,以弄清是谁向自己投来一束求爱目光。一旦木叶和口琴之声停息,后生们亦把头偏向一边,假装和同伴喜笑攀谈,让姑娘们从上到下仔细打量,审慎挑选。


                  如此反复数次,两人目光频频相碰,达到情投意和之后,姑娘便以彩巾结成圆球,或 织成猫、狗,向后生投去,后生接到这一爱情信物,欣喜万分,即刻将它抛回。为了进一步考察后生的聪明才智,姑娘接 到抛回的信物,一闪身即飘然而逝,并将自已的行踪,路线巧 妙地隐藏起来。她给情郎留下的唯一标志,是在沿途用柔嫩的 马鞭草或苗条的狗尾草,编织成投向情郎信物同样形状的草 结,或挂在树上,或抛向草丛,或压于石下……,而自己则藏 身在浓密的绿叶枝条间或灌木草丛中,等待情郎前来寻找。由 于姑娘的特殊魅力,后生怀着异常兴奋,激动的心情,以十分 敏锐的目光,搜寻姑娘留下的蛛丝马迹。只要细心观察,审视,沿着姑娘留下的记号,一般都能迅速将她找到;少数人粗 心大意的后生,往往遍找无首,成为姑娘的过眼烟云而遗恨终 身。那些找到了姑娘的机灵后生,则赢得了姑娘倾心的爱情。

                    侗族求婚习俗

                    侗族婚姻,不论是自由恋爱,还是他人说合,都得由男方请媒人到女方家说亲,得到女方父母的应允,才择日完娶。也有些青年摒弃“父母之命,媒约之言”的古规而自由结合,婚后,再给女方父母道歉认亲,个别甚至与家庭决裂。


                    侗族特色求婚习俗:

                    (一)中寨与坐妹

                    中国广西的侗族同胞,在择偶时有走寨与坐妹的婚俗。当吃完晚饭后,三五成群的小伙子便会拿着风雨灯,弹着侗族琵琶,吹着侗族笛子,一路唱着侗族情歌,到别的寨子去。到了那个寨子,凡是有女青年的家庭就会亮起灯来,或者女青年从木楼里伸出头来看看。这时,这群男青年就以各种借口到某家去坐一会儿。如果女的看中了这群男青年中某一个的话。她也找出各种借口把这个男青年留下,比如说借他的灯笼用一下。这时其他在场的人,包括女方父母,都得统统回避,这就是走寨。接下来就是坐妹。在其他人走后,女的慢慢地向男方靠拢,最后一起坐在火塘边,一面低声地对唱情歌,一面闲谈,借以达到双方初步的了解。直到三更过后两人才约定下次相会的时间、地点,然后女的把灯笼送还男方。以后双方便设法了解,直到都认为情投意合了才到订婚阶段。


                    (二)十二碗离娘粑

                    “粑粑传情”是中国侗族男女青年的独特婚俗方式。侗族姑娘和小伙子互相中意后,姑娘会背着父亲到土地婆(姑娘的嫂子或婶娘)家里去做粑粑。幽会时,姑娘唱完优美的情歌后,将12对雪白的粑粑送给男友,以表达她一年12个月对男友的相思之情。男友吃了姑娘的粑粑后,到下一次幽会时就要回送给姑娘12包糖作为酬谢。举行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寨上的姑娘和年轻妇女要连夜赶做12对碗口大的“离娘粑”,以表示新娘新郎年年12个月生活美满,并不忘父母的养育之恩。离娘粑被接亲人带到婆家,切成细片和油茶拌在一起,在婚礼的酒宴上吃,让每个人都分享幸福和快乐。

                      朝鲜族求婚习俗

                      朝鲜族的婚姻为一夫一妻制。按照传统习惯,近亲、同宗、同姓不婚。“男主外,女主内”是一种普遍习俗。朝鲜族婚俗从说媒到结婚要经过六次礼节,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币”、“请期”和“迎请”。


                      姑娘和小伙的接触传话,需要一个“媒人”。首先,男方家要让媒人到女方家“看善”,与汉族的“相亲”相似,如满意,小伙正式向姑娘求婚,女方若也同意,男方家就往女方送“四柱”。四柱就是在一张纸上写着姓名和星辰宿象(出生的年月日时)女方再拿姑娘的四柱与之对“穹合”,所谓“穹合”就是指男女的属相是否相顺而不相克。如二人生肖相合,女方就经媒人通知男方家,说两个人的“穹合”相对,男方可“择日”确定举行婚礼的日期并送彩礼到女方家,一般要有“青缎”、“红缎”等。“纳采”礼是新郎家向新娘家提亲时送的礼物。婚事一订,男女两家定吉日,兴趣行“冠礼”和“笄礼”。过去,朝鲜族小伙子都留辫子,成婚之前举行仪式,将辫子在头顶上挽成髻,并戴上冠,以示成年,谓之“冠礼”。所谓“笄礼”,也是通过一定的仪礼把姑娘的发辫盘成髻,叉上发钗。

                        哈萨克族求婚习俗

                        在过去,哈萨克人的婚姻大多数是由父母包办的,属明显的买卖婚姻。缔结婚姻的成功与否往往取决于财礼的多少,在过去的哈萨克民间有这样一句俗话“美丽的姑娘值八十匹骏马,一个人生下几个女儿,就可以成为一个大巴依(即大地主、大富豪)”。如今,这种不良的习俗和观念已有了很大转变。现在哈萨克人的结婚择偶仍然十分讲究门当户对。


                        另外,男方家庭还特别注意女方的母亲,他们有句谚语:“母亲是女儿的影子,母亲好,女儿也一定错不了。”按照哈萨克的习俗约定, 同一部落特别是七代以内的近亲不能通婚。哈萨克族的结婚仪式十分隆重,结婚前都要举行一系列走访和喜庆娱乐活动,他们对氏族部落内的任何一家婚事都象自家办喜事一样热情参与、欢乐与共。婚礼这天,男女双方以及双方的歌手都要唱许多约定俗成的婚礼歌。其中新娘在最后离开父母家人时,要唱与父母亲人的哭别歌。姑娘出嫁后,第一次回娘家,娘家还要给姑娘送一份厚礼,有条件的一般要送 100只羊,15匹马。条件差的也要尽力而为,有所表示。哈萨克族结婚后的男女在日常生产生活上的分工是十分明确的,属于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


                        哈萨克族在婚姻上有许多限制,其中一条是:同一部落的青年男女不能通婚,如果通婚必须超过七辈,联姻的人家也必须相隔七条河。这些限制防止了哈萨克人近亲结合,使其种族兴旺昌盛。

                          黎族求婚习俗

                          黎族青年男女恋爱自由,可结婚却不那么自由。男女之间婚姻的结缔,大都要经过父母的同意。如果男家看中了某女子,就得请媒人带酒、茶和槟榔前去说亲。


                          倘若小伙子与姑娘情意相投的话,小伙子必须告诉家长,然后请两名媒妁。她们是善于言辞,见缝插针的。穿着漂亮的花桶裙,戴着崭新的精制斗笠。用两条新毛包头上四个要好的槟榔到女方家“查”(查即试探女方父母对此婚事的态度)若女方家长辈开毛贴吃槟榔,则表示同意,接着双方就可商定放槟榔的时间及议价。时间多定于农历六月或八月的双日,象征成双成对。


                          “夜游”是黎族青年男女谈情的一种独特形式,它与“隆闺”有密切的联系。每当夕阳西下,男青年们便穿戴整齐,跋山涉水到远山别村的“姐妹隆闺”去,通过对歌和吹奏口弓、鼻箫来寻找情人。可以说是真正的自由恋爱。进入“姐妹隆闺”需要有一番才智,首先。男子要以歌叩门,女方若同意他进来,就回应一首歌;若不同意,就丢去一首不开门歌,男子只得另找它枝。待到男子进得门来,还不可随便乱坐,要对唱见面歌和请坐歌才行。坐下后,男子便要开门见山地表明来意,说明是来找情侣还是来求婚的,女子回应是否已有情人。要是进入的“隆闺”里姑娘多,不知哪个姑娘愿投情,男女便要唱试情歌,愿意的姑娘自然就会回应他的。接下来,那种表达爱情的对歌声、口弓声和鼻箫声就会此起彼落,直到情投意合。情投意合后,男方就向女方送银元、铜钱、针、布衫、腰篓、竹笠等等物品,作为同床过夜的礼物。往后相互邀约,夜间常来常往。这种往来关系,有的达一月半年,有的达二三年。当然,也有花谢蒂落的,那就互唱断情分离歌。之后便互不干涉,各自寻找新的情人去。


                          如果一对黎家情人恩爱难断,需缔结秦晋之好时,他们便把婚事告诉自己的父母。然后,男方一家的父母兄弟就要选定吉日,带上聘礼,这其中一定要精心采摘槟榔,到女方一家去提亲。槟榔要挨家挨户的送,让大家给予美好的祝愿,因为槟榔象征做婚姻常绿常新,预示男女双方相亲相爱,和睦美满。黎族称“放槟榔”或“放衣服”。

                            畲族求婚习俗

                            畲族婚俗实行一夫一妻制,畲族恋爱婚姻比较自由,他们在劳作,出行,节日,婚礼等公开场合互相认识,并往往以歌传情,以歌作媒,表达各自的心迹。随着多次约会,相互了解,发展感情,互赠信物,私定终身,然后才告知父母,托媒说亲。有的畲区还由两个媒人,即男女双方各一人,前往说合。即使预先由父母提亲,媒人介绍,也得经男女青年双方同意方可成亲。


                            在畲族民间,除通常的嫁女之外,还有男嫁女方的婚俗。男嫁女方有两种:入赘到未婚女子家的叫“做女婿”;入赘给寡妇的叫“上门”。无儿子的家庭多行招赘,但不少有儿子的家庭也让儿子去入赘,而让女儿中留“招儿子”(即招女婿)。一般入赘者的子女要随母姓,也有两个儿子分别随父母姓的。若夫妻双方都是独生子女,就得“做两头家”,即新婚头几年两边的家都要照顾,居无定处。几年之后,才能确定在夫妻娘家中经济条件较好的一方落户。


                            姑娘小伙到了婚龄,男方父母找人择个“吉日”,由媒人送达姑娘家,姑娘父母再找信得过的“先生”复核审查,认为“日子”可行,就定下来,再由媒人正式送给女方,这时女方要宴请媒人,叫“请媒人”。喜日前一个月,女婿须亲自挑担女方办酒席时所需的糯米,女方回一个“拦腰”。

                              纳西族求婚习俗

                              纳西族青年男女由于恋爱自由,因此,婚前大多数有了自己的意中人和心上人。但是根据传统婚姻,得由父母来包办,而父母又讲究门当户对等,因此,不征求子女意见,不让有情人成眷属的情况时有发生。这种现象尤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特别突出,因此,父母不同意结婚的恋人往往采取逃婚和徇情的方式表示反抗。有的相约逃到偏僻的地方去隐姓埋名,安家落户,待若干年后再返回塬籍;有的干脆就永远定居在外,不回塬籍;有的反抗方式更为惨烈,即双双殉情。殉情的方式有跳水、滚山崖、自焚、自缢、服毒等。他们相信,人世间不能成婚,只有死后到"玉龙第叁国"永远相守,才能有美满幸福的生活,这种情况,直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还时有发生。随着历史的变迁和人们观念的改变,现在,纳西族青年男女的婚姻完全由父母包办的状况有了很大的改变,逃婚和殉情已成了令人喟叹的历史。


                              一:祭祀女神找爱人

                              云南和四川的交界处泸沽湖边,有座狮子山。传说,狮子山是一位女神,这位女神不仅主宰着这个地区粮食收成的好坏,而且还影响着女子的恋爱、婚姻和生育。居住在这个地区的纳西族人民用最隆重的仪式祭祀女神。每年夏历二十五日,纳西族青年男女,都穿着民族服装,到狮子山祭祀女神。在狮子山,男女青年相互接触,寻找自己的意中人。在狮子山物色爱人,被认为是吉利的事。据说,姑娘和小伙子在祭祀女神的狮子山恋爱,将来女神一定会成全他们。


                              二:冷水泼新娘

                              云南丽江的纳西族,在行婚礼时有一种冷水淋头与用酥油贴脸的习俗。 当新娘子身着艳装,外罩红大褂,头蒙红头巾帕,在伴娘及其他送亲队伍的陪伴下,来到男家门前时,伴娘当中的一位便抢先跑到男家,舀一瓢冷水泼在新娘子的头上。伴娘一边淋一边用手揉搓新娘的头发,呐喊:“大吉大利”。连喊数声,泼水淋头仪式便告结束。

                                土族求婚习俗

                                土族的婚礼,一般分提亲、定亲、送礼、婚礼仪式、谢宴等程序。仪式隆重热烈,自始至终都有在载歌载舞中进行。


                                无论是自由恋爱,还是父母决定,都得由男方父母请媒人,向女家求婚。媒人多为男性,一般要请村里有名望的长者,或与女方家沾亲带故的人,便于说合。提亲时,媒人要预备焜锅馍和蒸花卷各一付、酒两瓶,送到女方家。女方父母若同意这门亲事,就收下礼物,并热情招待媒人。否则,将礼物让媒人带回。


                                女方家同意后,请来本家各户家长,并邀请男方家的父亲或叔父,同媒人一起来商量定婚。男方需带两包茯茶、三瓶酒、一条哈达、两付馍馍,作为吃喝礼。并送给女方家父亲一包茶、母亲一件长衫料子。同时送一部分财礼在议礼过程中,女方家开始故意要很多财礼,这时,媒人和男方家父亲或叔父,向女方家的长辈频频敬酒,说好话,使财礼数目降到最合适的程度。


                                送礼定亲后,男方家请媒人给女方家分期分批送礼。但主要财礼要在办喜事前三个月送毕,以使女方缝制衣服等。财礼分干礼、衣料和首饰,也有全部送钱的,衣料由女方自己选购缝制。按土族传统习惯,在未娶亲前,女婿不到女方家去。现在逢年过节,不仅要去,还要给女方家人分别送礼物。

                                  仫佬族求婚习俗

                                  仫佬人结婚的范围,不仅仅限于本民族,与周围的汉壮等族均可通婚。但是仫佬族同姓是不通婚的,但同姓而不同“冬”的,通常可以通婚,其他房族内通婚便是“乱伦”,为族规所不容。


                                  仫佬族青年男女历来实行自由恋爱,除节日、集会 和赶集时的交往相识之外,主要的恋爱方式就是在“走 坡”中传歌互答交友。“走坡”的季节是阳春三月和八 月金秋,年轻人身穿盛装,男女各自结伴,到集市上寻 找对歌的伙伴。找到满意的对手后,就邀到风景美丽的 山坡草坪上开始对唱,以歌为媒,一问一答,相互满意 ,互赠信物。最后托媒人通报家长,确定婚期成亲。

                                  男家相中某一女子,便请媒人前往女家询问。如果女方父母同意结这门亲事,便把她的生辰八字交给媒人带给男家。男方父母收到后,先将八字押在香炉底下,三、六、九日早,在此期间如果不发生鸡乱叫,打烂器具等意外迹象,便可进行“合八字”,请算命先生算命。如果男女双方的八字不相克(如水克火,火克金等)而相合,便可以订婚,否则,男方家退还八字,这门亲事便告吹了。


                                  双方八字相合,男方留下八字,送两斤猪肉到女家,作为“暖婚”。随后媒人与双方商定,男方带上猪肉八斤、阉鸡一对、两壶酒、财礼钱若干前往女方家订婚。有的地方男家留下女方八字后,请媒人送三斤猪肉到女家报信,称为“回六合”,算是完成订婚手续了。订婚后,由算命先生选择黄道吉日作为婚日,然后另择吉日上街为女方购衣料缝制新衣。


                                    锡伯族求婚习俗

                                    求婚仪式也是锡伯族婚姻中的一项重要程序。女方答应许亲后,双方紧接着要做好各项订婚的准备工作。


                                    按传统的做法,订婚的仪式有两次,第一次叫“磕空头礼”,这天,媒人同未来的新郎及其父母,带上两瓶贴有红喜字的酒去女方家,未来的女婿端上双盅酒给未来的岳父岳母及岳父岳母家的长辈磕头,敬双杯酒,表示答谢许亲之恩。这天,女方家要准备便饭招待。第二次叫“磕湿头礼”,磕头的地方仍在女方家。男方经过充分准备后,把日子定下来,通知女方及其女方的直系亲属。到了这一天,男方的父母、儿子及媒人坐上马车,带上羊或其他礼物以及喜酒到女方家来,杀羊煮肉,热情款待女方家的人及其亲属。席间,在男方父母及媒人的主持下,未来的新郎要向岳父岳母及其直系亲属磕头敬酒跪献礼物,同时,要给未来的媳妇送件衣料,表示心意。这些程序结束后,婚事才有了把握,订婚的仪式才算完成。

                                      柯尔克孜族求婚习俗

                                      在新疆的畜牧业民族中,哈萨克族流行一种男骑手在前面跑,女骑手在后面追的草原游戏“姑娘追”,而柯尔克孜族有一种游戏却与之相反。叫“追姑娘”。


                                      柯尔克孜语“乌吾鲁库乌马衣”,它主要流行于阿合奇和特克斯县等部分地区。是柯尔克孜族群众喜爱的一项古老游戏。通常是在喜庆节日和牧民集会时举行。人们说,这是对小伙子是否有男子汉的本事,称得上男子汉的检验。当然,它也是柯尔克孜族青年男女寻找情侣,表达爱情的一种重要机会和最佳方式。


                                      比赛时,每个部落或“阿寅勒”(村落)都要派出自己的男女选手,并挑选最好的马供他们骑。但马的选择必须向双方保密。比赛开始,男女选择好对手。共同向前方二三百米外的指定地点并辔行进。一路上,小伙子可尽情对姑娘挑逗,讲俏皮话,当然,也可以表白自己的求爱愿望,甚至可以求婚。这时,姑娘既不能对小伙子的挑逗恼怒,也不会对他的求婚表态。如果真的喜欢这位青年,也可以示意。如果在回来的路上追得上,婚事可以商量,到达指定地点后,姑娘要立即调转马头,疾速回跑,小伙子也随之扬起马鞭,紧追不舍。为了拉大距离,有的姑娘在起跑时,故意向小伙子的马抽一鞭,使对方的起跑出现片刻迟缓。一路上,两匹马风驰电掣,竞相奔跑,场边的观众,也不断发出阵阵“加油!加油!”的喧闹声。到达终点时,如果小伙子追上姑娘,可以在众人面前搂一下或抚摸一下姑娘,或扯起姑娘的衣角,以表示自己取得了男子汉的胜利。如果没有追上,不仅会视为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还会失去姑娘的好感,最后还要代替所在部落或“阿寅勒”向姑娘颁发奖品。


                                      当然,这种比赛一般总是男子取胜的多、输的机会少,从而对广大寻求幸福的青年男女,始终展示着无限的诱惑力。


                                        景颇族求婚习俗

                                        明媒正娶是景颇族青年男女结婚的主要形式。


                                        在景颇山区,寨与寨之间显眼的山坡上,盖有较大的茅屋,即“公房”,是专供男女青年交往和谈情说爱的场所。在公房里,大家围坐在火塘边,边说笑边对唱,以歌唱的形式来相互了解对方的情况并可表达自己的倾慕之情和真挚感情。这种热闹场面,当地人叫"串姑娘"(一种求爱方式)。其实,"串姑娘"是景颇族青年一种极好的自由恋爱方式。青年人到了一定年龄,利用假节日,走亲访友,劳动社交场合,都可以沟通心灵,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钟情者常常互赠筒帕和烟盒等作为定情信物。另外,他们还常以实物来互通信息,作为交流思想的情书。如小辣椒表示“自己非常思念对方,如吃多了辣椒一般心急如焚,坐立不安”,但如果是一块火炭,则表示“自己不同意,拒绝与对方建立恋爱关系”等。类似的以物代言通信的物件很多很多,大部分以自然界的树木、花草等的谐音或者其本身的用途来表意。


                                        "串姑娘"到一定阶段,男方便请"勒脚"(男方媒人)到女方家提亲,一旦女家同意这门亲事,双方便选定良辰吉日,举行婚礼。

                                          毛南族求婚习俗

                                          毛南人恋爱自由,但婚姻不自主,婚姻常由媒人牵线搭桥。毛南人的婚礼既繁又别致,是别有一番风趣的。


                                          “抢帽”:自由恋爱毛南族向来有对歌自由恋爱的风俗。在对歌之前,人们常常看到一种有趣的现象,毛南人称为“抢帽”。


                                          “抢帽”是后生哥和姑娘们的事。在赶圩、吃喜酒或民间集会活动时,当小伙子看中了哪一个姑娘,便千方百计寻找机会抢走对方的花竹帽(也有的抢走对方的手帕)。姑娘的花竹帽被抢走后,她回过头来瞄了小伙子一眼,如果自己觉得人材不中意,便向对方表露出一种不满的情绪,立即把帽子抢回来。倘若这次抢不回来,以后也要寻找机会抢回来,或托人把原物索回来。遇到这种情况,小伙子知道和对方交不成朋友了。反之,要是女方觉得小伙子人材中意,她便默默地应许,乐意让小伙子把花竹帽拿走,当即或往后一些日子,自己也向对方索取一件礼物,作为纪念。还有一些求偶心切的姑娘,她们在赶圩或去做“娘伴”时,常常故意将荷包里的手帕露出来,或夹在显眼的腑窝下,方便有心的小伙子抢走。“抢帽”中意了,两者算是交上朋友。但是,“抢帽”仅仅是朋友之交,仅仅是恋爱的前奏曲。

                                            塔吉克族求婚习俗

                                            塔吉克族青年男女一般在双方自愿父母同意的情况下进行,他们表现爱的方式一是在闪羊赛上,是男子夺取胜利果实后将战利品羊羔扬手丢在围观者中喜爱的姑娘面前,是小伙求爱的方式,姑娘如接受的话则将自己的绣花手帕拴在求爱者的马头上表示接受。


                                            另一种求爱方式则是在舞场上的舞蹈王子跳起刚健有力的鹰舞,风度翩翩,这时多情的姑娘将自己的红头巾搭在小伙的左肩上也是表示姑娘的爱慕之情。还有荷包传情的求爱方式,姑娘将精心绣制的荷包悄悄送给小伙并装上一根烧焦的火柴,表示爱的心已烧焦,小伙收到后也将缝制一个装有杏仁或几粒石子的荷包送给姑娘,表示爱的心像石头一样坚硬不改。就这样在双方爱慕的基础上再有老人出面提采定系举行婚礼。


                                            塔吉克族还有一种求婚方式则是在绿草如茵的草原上,人们常常可以见到塔吉克族青年男女放歌对唱的场面,由于过着分散和游移的游牧生活,很多青年都通过这样的对歌活动结下情谊。当感情发展到一定程度,小伙子便悄悄给姑娘送上一对耳环,姑娘则精心绣一个"绣花包"送给恋人。有时小伙子到远方去放牧,姑娘就用两块小花布缝一个小包,装上一根烧焦的火柴棒托人捎去,表达自己的思念,比喻想得心都焦了。小伙子收到后,立即捎还给一个用红线缝口的黄布包,内装些杏仁和头发缠着的黄色小石头。意思是:我也很想念你,心情很沉重,你见到头发就像是看到了我,我的心是属于你的。

                                              阿昌族求婚习俗

                                              阿昌族求婚习俗:

                                              阿昌族青年的恋爱和结婚仪式独特而又有趣。阿昌族的小伙子和姑娘大多是在赶街和节日里互相认识的,开头、小伙子问姑娘:“有亲人家,叫什么名字?”姑娘回 答:“我的名字不好听,爹妈叫我××”。姑娘对小伙子有好感,就会反问:“有亲人家,把你好听的名字说给我听听吧!”阿昌族严禁同姓通婚,双方一听说不同姓心里很高兴,小伙子就会找话讲: “有亲人家,买得什么好东西?”姑娘笑眯眯地回答:“穷人家的姑娘,什么也买不起!”小伙子说:“哎呀!你真是千张嘴万句话,见到我们穷人呀,愁得比穷人还要穷!”姑娘说:“真人面前不说假,假人面前不说真,我对你说什么假话呀!”小伙子乘机提出:“你要把我当真人的话,今天我送你回家行吗?”征得姑娘的同意,小伙子就吹着葫芦箫跟在姑娘后边,边吹箫边同姑娘回家去。


                                              到了晚上12点多,小伙子约着几个朋友快步来到姑娘家。小伙子对着紧闭的大门吹响葫芦箫。姑娘一听见箫声,立刻高兴地起来梳妆打扮,然后躲迸灶房。姑娘的妈妈或嫂嫂听到萧声,高兴地点亮堂屋里的灯,连忙扫地,烧火,打开大门让小伙子们进家来坐。小伙们迸到堂屋后,姑娘的妈妈或嫂嫂就会说:“今晚就在我家向火吧!”小伙子有礼貌地点点头,姑娘的妈妈或嫂嫂就进屋睡觉去了。为了让长者睡好觉,小伙子们在半小时内不说话。半个钟头一过,小伙子马上小声地跟躲在灶房里装着做家务的姑娘对起歌来。情歌对到一定的时候,小伙子唱道:“我远路当做近路走, 一心想见你的面,只听山歌不见人,单面向人心头冷。”姑娘接着唱道:“我人丑难见灯光,对面向火就怕哥吃一惊!唱完,姑娘提着板凳走出灶房,到火墉边面对小伙子坐下,小伙子喜上眉头:“不是吃一惊,倒是乐开怀,今晚得把妹的山歌听,好比上天得见天星,好比下海得吃海参。”接着,继续对歌,直到天亮,小伙子才回家去。当两人感情深了,小伙子就单独到姑娘家去串。当感情发展到可以定终身时,小伙子送姑娘一件银首饰定情,小伙子就跟姑娘约好来接地的日子。领姑娘的那晚上,未婚男女充任的陪郎陪娘各一人,陪着小伙子到姑娘家,进屋个把钟头后,估计姑娘家的人已睡着,小伙子主动把姑娘家的两炷香点燃,挂在姑娘祖公祖奶的屋堂上,然后往大门外走;姑娘也在陪娘的伴随下和小伙子回家去。

                                                普米族求婚习俗

                                                普米族长期保留着独具特色的婚姻习俗。过去,普米族的婚姻主要由家长包办,实行姑舅姨表优先婚。普米族的家庭婚姻发生了一定的变化,青年男女大多实行了自由婚姻。


                                                青年男女的相识和恋爱主要通过祭奠山神、龙潭、喜庆节日的盛会以及日常的劳动生产等活动来进行。姑娘和小伙子利用这些机会,互相物色对象,互相找理由和借口接近,谈情说爱。如果是男女双方互相看中,就会双方相约到偏静的地方,或幽谷、或森林、或湖边等,相互对唱情歌。


                                                男女双方互订终身后,直至举行婚礼前,不再单独约会,婚礼过后,新娘也回娘家生活,不住夫家。此后,夫妻间只能秘密往来,直到生下第一个孩子后才能到丈夫家居住。

                                                  怒族求婚习俗

                                                  怒族基本上实行一夫一妻制,恋爱自由。旧时父母包办婚姻,常有逃婚和偷婚的现象。解放前保留带有亚血缘族内婚特点的原始婚姻残余,并普遍流行"转房制"。


                                                  云南怒族男青年弹琵琶,妇女吹口弦,他们用琵琶和口弦交流思想感情,倾吐爱慕之意,直到定下婚期。定情后,互相赠信物。男方送给自制的口弦,女方送给自绣的花布烟袋。在口弦和烟袋上留有互相知晓的表示双方真正相爱,永不变心的印记。感情特别深厚的男女青年,还各剪发一束送对方珍藏,以表示生死与共。


                                                  住在碧江县古科乡的怒族有抢婚的风俗习惯,他们把抢婚当作举行婚礼的前奏。抢婚,先要打听好某某姑娘经常要过的地方,打听可靠后,选上一个吉利的日子,男方集合上三五个未婚壮小伙子,埋伏在路旁的丛林中,当要抢的姑娘路过这个地方的时候,带头的挥手发出捉拿的信号,大家笑着立即把她围了起来,很快抓住她的双手。姑娘知道这种做法就是抢婚,但是一时搞不清抢到哪个小伙子家,心里不踏实,会感到害怕,一路上又哭又叫。几个小伙子把她生拉活扯地拖到男方家的屋里才松手。


                                                  人抢来后,哭声、笑声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临近家的小孩们闻声抢先出来看热闹,大人也会跟着而来,人群把男方家的屋里挤得水泄不通。客人来了,主人家特别高兴,拿出早已准备好的高粱酒招待大家,每人一牛角杯,个个一饮而尽。两个妇女在一旁为姑娘作伴娘,告诉姑娘说:"不要哭,我们原来都是这样过来的,很快就会好啦┅┅"经过一番劝解,姑娘默默无言。两个请好的男媒人带上两竹筒酒火速上女方家登门求婚。进屋后,说明来意,赶紧把求婚酒递到女方父母的手中。这个时候,女方母亲假装生气,乱跺脚。媒人心平气和地不断为双方讲情。


                                                  媒人不费多大力气回到男方家报喜。大家听到媒人的喜讯后,男方父亲便喊人马上杀猪,欢迎媒人的胜利归来。接着宣布婚礼开始。由新郎的伙伴(一个聪明能干、身体健康、很会办事的小伙子)带着新郎、新娘以及很多客人先到女方家举行婚礼。大家说说笑笑,新郎不断地为岳父岳母敬酒,说我们从今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回到家后就是婚礼的高潮,火生得很旺,火上不断烤酒、喝酒、唱酒歌,跳起无伴奏舞。这种舞跳得很凶猛,舞步的节奏和楼板的振动声隔河都能听到。婚礼要进行一天一夜。

                                                    京族求婚习俗

                                                    京族婚姻多由父母包办,一夫一妻制,领童养媳较为普遍,个别男子“上门”。同姓不婚,姑表严禁通婚,违者受罚。自1949年以来,京族青年人大都跳出了父母包办篱笆,走上自由恋爱、自由结婚的道路。


                                                    四季如春,终年常绿的京族三岛上的青年男女,热情奔放,每逢喜庆节日,特别在“哈节”这民族传统盛大节日里,他们成都结队,欢聚一起引腔高歌,托物寄情,互相对唱。他们以本民族民歌特有风格和旋律,歌唱祖国,歌唱美好的生活。同时通过民歌,朴素物色心爱的传教士偶,称心的对象。京族青年人每当在歌罢兴尽的时候,他们就三三两两地踏着遍地的月光,来到海边的沙滩上或丛林里漫游。这个时候,眼睛最尖最利的数那些小伙子了。他们瞪大眼睛在姑娘群中寻觅着,如果发现了自己爱慕的姑娘,就慢慢地向姑娘靠近,用脚尖将沙子撩向对方;或者折一桠树枝,将木叶撕成绺绺,掷到姑娘身上。如果姑娘对小伙子也是心中有意的话,她就照样用脚尖把沙子踢回对方,或者将木叶掷回对方身上,以表示接受追恋。这个时候,有情人便离开人群,或是坐在沙滩上,或地相依绿树荫丛里,唱起一曲曲充满柔情蜜意的山歌。


                                                    “蓝梅”传歌对花屐 如果说,通过“踢沙”或“掷木叶”,男女双方有情有意了,便分别去找“蓝梅”来,将各自想好的一首情歌,请她代为传唱给对方;同时还送去一只描有花草等彩色图案的木屐。“蓝梅”,京语,即“牵情引线的媒人”。不是专职的,只要当事者认为她合适为自己传情代歌,就请她帮忙。


                                                    “蓝梅”受到重托,便为双方忙碌起来,在“蓝梅”传歌引线时,-----递送的彩色木屐合在一起正好是左右一双,那么这对情侣就算是“天愿中”结成了;如果男女双方朴素递送的彩色木屐不配对,就认为这是“不愿意中”他俩的“命相”不合,“无缘”相聚,结不成人生的伴侣了。在遥远的年代,“对屐”是神圣而又神秘的,双方没有弄虚作假,也没有预泄信息,属于“神定”性质。但这风俗在传承中有变异。京族机智人物《计叔的故事》里,便有计叔《巧对花屐》的故事,让水姑以一只左花屐换走水宝的一只右花屐。这样,不论“蓝梅”取得双方的任何一只,对花屐时必然左右成双成对的了,这风俗在承传中变异,由“神定”变异为“人定”。蓝梅从中撮合,玉成其事,对花屐时便必然成对;而女方家长如不中间这门亲事,也会利用这一形式作为辞退媒人而又不伤感情的灵活的社交方式。在80年代,“神定”的观念更趋淡化,“蓝梅”传歌只是作为一种民族的传统恋爱形式保留下来。青年人将它作为恋爱的一种过程来看待,至于说木屐配不配对,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显得重要。不少青年,干脆扬弃了这一过场。 传递情歌和木屐之后,便由“蓝梅”选定传教士期,进行“联亲”了。

                                                      基诺族求婚习俗

                                                      基诺族男女十五六岁后要举行成年礼仪式,经过一番严肃和令人惊异的复杂过程后得换上成年人的衣服,上衣绣上月亮形花徽,挎包——“通帕”上也绣有花徽,从此才具有公社成员的资格,也才取得谈恋爱的权利,此后他们必须在公房内过夜。因为每年举行成年礼的青年男女年龄相当,其上下一两年间举行成年礼的青年便自然构成一个恋爱班级,但即使如此,年龄相当的班级间的婚姻也有一个自然过程。

                                                      结婚之前的恋爱,通常有“巴漂”、“巴宝”、“巴里”三个阶段。“巴漂”是秘密的谈情约会阶段,“巴宝”是爱情由秘密转入公开的阶段,“巴里”是同居的阶段。只要同居之后双方的感情热烈和睦,男子一早起来即为女家扫地背水,并向世人表示二人要结为夫妻,此后即请父亲或舅舅向女方父母求婚,通常女方父母必然答应,接着就约定婚期。因为婚姻是自由的,经过了爱情的三个阶段,所以婚后离异者并不多。

                                                        德昂族求婚习俗

                                                        德昂族青年男女的恋爱和婚姻十分自由,父母和长辈一般不干涉,且恋爱和婚姻也不受等级地位的限制。青年男子可以任选配偶,未婚姑娘也可自主选择对象。他们的恋爱生活有其非常丰富的内容和鲜明的民族特色。德昂族在婚恋上的传统习惯法是:姑娘爱上哪个小伙子,不嫁是不行的。因此在毁恋问题上,姑娘有更多功的自主权和选择权。


                                                        德昂族青年男女到了婚恋年龄,都要参加青年男女的婚恋组织,由这个组织带领大家进行集体性的社交活动。男方组织的领头人被称为“司脑干”,女方组织的领头人被称为“阿巴干”。这两个组织带领青年男女参加本村或外村的一些重大社交活动,如喜庆活动、节日活动、聚会和娱乐活动等。 通过这些活动,为青年男女的相识和恋爱提供机会和场所。德昂族青年男女的恋爱,有两个显著的特别:一是以集体的形式进行,往往一群男子与一群女子约会,互相物色对象;或几个小伙子相约同时去串一个姑娘。


                                                        二是谈情说爱的活动,往往在女方家进行。夜色降临的时候,小伙子吹着动听的葫芦丝或弹着叮呼的玎琴,来到姑娘家的门外低声地唱着情歌。这时,姑娘会舀一竹筒清水,轻轻拉开小门,然后回到自己的房内。小伙子见门开了,便走进去,来到后厅的火塘边坐下。这时姑娘便拿着清水从房内走出,热情招呼小伙子,又请喝茶又请嚼烟。小伙子也以礼加敬,拿出自己的烟丝请姑娘来嚼。之后,他们便在火塘边甜甜密密地说起了情话。作为姑娘的父母,按德昂族传统规矩,是不允许姑娘和小伙子在密林、河边等幽静的地方相会的,因此,对小伙子来自己的家中十分欢迎,会尽量创造条件,让姑娘和小伙子不受干扰地在火塘边谈恋爱。


                                                        青年男女的爱情加深后,双方会互赠礼物。姑娘把自己精心编织的小筒帕送给小伙子,筒帕上缀着鲜艳夺目的彩球,有的还把彩球缀在男方的耳筒上,小伙子则将项圈、手镯和一个红漆刷制的藤腰圈送给姑娘,有时,小伙子还会送一个自己亲手编的背水篓给姑娘。之后,男女双方就可以禀告父母,为他们举行订婚仪式了。

                                                          相关知识点

                                                          词条信息

                                                          名称:少数民族求婚习俗

                                                          分类:求婚订婚

                                                          分享词条

                                                          相关词条

                                                          实用工具

                                                          © 2008-2022 Wed114结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