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分类:明星八卦 内地明星 港台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明星婚姻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佳片有约 电视剧演员表 网络红人
主页 > 娱乐 > 电视剧剧情 >

电视剧大牧歌分集剧情介绍1-34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8-06-11 15:06:44 编辑:微微 标签:电视剧情感剧 热度:

电视剧大牧歌编自作家韩天航的小说《牧歌》,讲述了20世纪50年代一批知识分子在兵团建功立业的故事。下面就带来电视剧大牧歌分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大牧歌》是由北京东方全景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品,李舒执导,林江国、徐百卉 、成泰燊、马境等主演的军垦题材剧。下面就带来电视剧大牧歌分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大牧歌分集剧情介绍1-34集大结局

大牧歌演员表

林江国 饰 林凡清

简介 上海知青

徐百卉 饰 许静芝

简介 林凡清大学恋人

成泰燊 饰 齐怀正

简介 杨月亮第一任丈夫,特级战斗英雄

马镜 饰 杨月亮

简介 齐怀正妻子,后成为郑君妻子

张潇恒 饰 郑君

简介 杨月亮第二任丈夫,林凡清同学

周惠林 饰 李国祥

简介 团长

邢珊 饰 邵红柳

简介 林凡清妻子,新疆混血,性情火辣

李博 饰 刘文利

简介 总场文书,地道的小人

阿力木江 饰 巴图尔

简介 侦察班长,牧场战士

何苗 饰 小豆子

简介 上海人,巴图尔恋人

电视剧大牧歌分集剧情介绍1-34集大结局

大牧歌剧情简介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阔家学子林凡清为了继承老师的遗业——畜种改良工作,不惜与恋人上海姑娘许静芝分别。许静芝为了爱情,历尽波折来到新疆,找到心上人时,已是在他的婚礼上。静芝明志不再婚嫁,收养了草原上的孩子茂草,不想竟是恋人林凡清与妻子红柳丢失的儿子。农村姑娘杨月亮赶来兵团与营长齐怀正完婚,齐怀正有苦难言,导致了杨月亮在他和心上人郑君之间的情感波折。为了事业,三个男人紧握双手。历经动荡和改革开放,种羊场两次面临解散的命运,为了保护良种羊的纯正,红柳、郑君和杨月亮先后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面对表白心意的许静芝,林凡清却不敢接纳,怕玷污了她纯洁的情感。下一代的几个孩子长大成人,分别收获了自己的事业和爱情,许静芝和林凡清也有情人终成眷属。

电视剧大牧歌分集剧情介绍1-34集大结局

大牧歌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1955年的上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各行各业都百废待兴,宪法也刚刚颁发实施,中华大地正在经历着大变革。许静芝是上海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她不顾母亲的阻拦,跳窗逃出去看演出,路上遇到宣传宪法的游行队伍,她只好把自行车停在路边,乘公交车赶往剧场。等她急匆匆赶到的时候,才知道是一场不对外的专场演出,可是剧场里空无一人,许静芝坐下来,演出正式开始,舞台上是小朋友的表演,画外音是林凡清召唤她一起去新疆大草原开创一番事业,许静芝赶忙跑到后台找林凡清兴师问罪,林凡清是她的男朋友,是上海大学畜牧专业的大学生,许静芝坚信自己的事业在上海,并当面拒绝了林凡清的邀请,林凡清百般解释因为邵教授病重,他必须去继承那份未完成的事业,而且他已经买了两张后天去新疆的车票,他会在车站等许静芝的到来,许静芝拿过车票,犹如是给自己下达的最后通牒,许静芝当场把车票撕得粉碎,许静芝的好朋友郑君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个人不欢而散。林凡清明明知道许静芝不会出现,可还是心怀幻想,直到最后一刻他才检票进站。许静芝来找家里找林凡清的时候,得知他提前一天登上了去兰州的火车,然后再辗转赶往新疆,许静芝急忙去追他。与此同时,林凡清被好朋友郑君强行拉下来,劝他不要冲动,可是林凡清还是一意孤行,许静芝来到车站的时候,火车已经开走了,站台上只剩下郑君孤零零一个人,许静芝赶忙去剧场找那张车票,已经被自己撕得粉碎,许静芝追悔莫及。母亲很不舍得,可是还是帮她把车票一点一点粘好,郑君送许静芝去车站,许静芝逼他和自己一起去新疆,不但没收了他的琴,还事先给他父母写了一封告别信,许静芝信誓旦旦声明,一旦找到林凡清,三个人一起回上海,郑君被逼无奈,只好和她一起上车。林凡清在兰州下火车,是私自去建设兵团,无法搭乘拉知情的车,他辗转找到运输军用物资的车,想搭车去兵团,却遭到押车的齐怀正强烈反对,林凡清毫不气馁,他拼命追赶军车,齐怀正被他的坚持和执着打动,只好让他上车。李国祥团长负责来接支边的大学生,许静芝不小心撞洒了他的饭菜,李国祥不由地愣在原地,他立刻叫住许静芝,得知她也是学医的,李国祥更加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许静芝和自己亡妻艾洁长得一模一样,许静芝发现李国祥总是盯着她看,就忍不住询问,李国祥不知道怎么回答,赶忙借口打水逃开,李国祥越想越难过,忍不住躲在角落里低声哭泣,老向发现他这样,赶忙过来劝慰,老向看到许静芝,也吓得目瞪口呆,她和艾洁长得太像了,难怪李国祥这么难过。车子行到半路,齐怀正的货车突然陷进去,他强忍伤痛下来推车,导致伤口再次出血,林凡清很诧异。车队很快来到卫生所,齐怀正强行把林凡清赶出去,林凡清向司机打听才知道,齐怀正是孤胆战斗英雄,导致他的隐私部位不幸受伤,前几天刚在兰州接受手术,医生检查发现齐怀正的伤口裂开,必须留下来一个星期治疗,司机把他和林凡清留在市卫生所,马不停蹄赶回兵团。齐怀正不想在此地耽误,就和林凡清商量第二天拦车回兵团。两个人正好拦住李国祥护送知情的车,许静芝他们坐在车厢里,不知道林凡清搭上他们的车。夜里,车队休整,许静芝和林凡清他们都下车休息吃饭,两个人因为毫不知情再次错过,齐怀正想让林凡清去师部,可他坚持要去科克兰木实验基地找邵教授。李国祥发现许静芝睡着了,就把自己的大衣盖在她身上。第二天一早,许静芝和小豆子方便回来,发现车队已经出发了,她们俩掉队了,不料遇到土匪。

第2集

许静芝和吴小豆拼命奔逃,很快就被土匪骑马追上。与此同时,李国祥得知许静芝和吴小豆没有归队,立刻带人四处寻找,发现她们俩被土匪团团围住,李国祥让战士们做好战斗准备,齐怀正得知这个消息,也主动来参战,他们很快把土匪打跑,救出许静芝和吴小豆,李国祥气得对她们俩大发雷霆,郑君来保护许静芝,被战士们抓了回去。车队继续赶路,辗转来到建设兵团,齐怀正把林凡清擅自拉到师部,并向师长大力推荐他,市长觉得林凡清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想留他在农场,可林凡清坚持要去找邵教授,齐怀正无奈,只好派车把他送走。与此同时,李国祥也来师部报道,师长调他去柳家湖农场做场长。林凡清到畜牧局打听邵教授的试验站,可是大家都不知道,林凡清大失所望,李国祥开车送许静芝和吴小豆去兵团,又一次和林凡清擦肩而过。师长派齐怀正去农场任厂长,齐怀正赶忙找车去追林凡清。林凡清和许静芝一安顿下来,就给彼此写信,倾诉相思之情,林凡清想在赵岭大展宏图,许静芝踏在片荒漠上,奉命能感受到林凡清的气息,可是就是见不到他,许静芝拜托李国祥帮忙找林凡清,李国祥想忙完这几天就陪她一起去找,可许静芝一天也等不了,李国祥答应明天给她派专车去找,再联系下面的农场一起寻找。此时,林凡清想买一张去科克兰木的车票,却被齐怀正拦住,他答应拉林凡清去科克兰木,林凡清被一望无垠的草原和雪山美景深深打动,情不自禁对着蓝天白云欢呼,他的举动被牧民邵红柳看在眼里,主动上来和林凡清打招呼。郑君指责浪费钱太自私,苦苦规劝许静芝趁早放弃,因为新疆太大了,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可是许静芝发誓不找到林凡清,绝不离开新疆,她想去自治区畜牧局打听邵教授,说不定就能找到林凡清。齐怀正把林凡清拉到沙门子农场,当他得知这里不是科克兰木的时候,赌气离开了,齐怀正断定他走不出茫茫草原,就一直尾随其后,林凡清不想言而无信,一心想去继承老实未完成的事业,齐怀正让他帮忙把羊群重新检查一遍,再建好羊圈,就带林凡清去科克兰木。许静芝从畜牧局打听到林凡清来过这里,她的信心倍增,立刻和郑君坐车赶往科克兰木,可是林凡清根本就没有来过,许静芝再次灰心,一天也呆不下去了,郑君趁机劝她早点回上海。许静芝和郑君一起去车站买票,许静芝因为低血糖晕倒在地,郑君把她送到医院,许静芝考虑再三决定留下来,郑君气得大呼小叫,发誓一定要找到林凡清。林凡清很快完成自己的任务,催齐怀正带他去科克兰木,没想到齐怀正真的翻脸不认账,林凡清赌气要自己骑马去,可是他根本不会骑。郑君已经给许静芝买了一张回上海的车票,李国祥得知许静芝已经离开,气得和郑君大发雷霆,谴责他的做法就是无组织无纪律,郑君和他据理力争,李国祥威逼利诱,竟然把他安排到沙门子农场锻炼,郑君气得百口莫辩。李国祥派司机把许静芝接回来,谎称林凡清已经有消息了,许静芝信以为真,高高兴兴和他一起回去,李国祥只好编出各种理由挽留她,并承诺忙完这两天就带她去找,许静芝没想到李国祥也能骗她。郑君被逼无奈坐马车去沙门子农场报道,他一路上都郁郁寡欢地一言不发,赶车的女孩自称是齐怀正的未婚妻杨月亮,她主动和郑君打招呼,郑君气不打一处来,两个人开始唇枪舌战争执不休,郑君很快被一眼望不到边的大牧场吸引,情不自禁跳下车欢呼雀跃,杨月亮也忍不住吭高歌,郑君被她的歌声打动,不由地和她对歌了一曲,两个人一路欢歌笑语赶路,正军突然发现骑马路过的林凡清。

第3集

郑君和林凡清再次重逢,都不由地大喜过望,郑君突然想起来是和许静芝一起来新疆,可是她因为水土不服生病现在已经返回上海,林凡清气得对郑君拳打脚踢,杨月亮赶忙过来劝阻,还埋怨郑君窝囊,让他起来反抗,郑君百般解释这一路上的艰辛,然后赌气和杨月亮先走了。杨月亮拉郑君来到农场报道,齐怀正正带领大家修葺羊圈,两个人久别重逢,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没想到杨月亮是来和他成亲的,同志们围过来看热闹起哄,郑君拿来李国祥的介绍信,齐怀正安排他做农场的技术员。杨月亮想尽快和齐怀正结婚,可是他有难言之隐,只能百般推诿,杨月亮从小就认定自己是齐怀正的人,而且还精心照顾他的父母,这让齐怀正更加苦不堪言,他很清楚自己不能给杨月亮幸福,只好婉言谢绝了,杨月亮倍感失落。郑君蹲在羊圈上发呆,林凡清上来看他,郑君提醒他把许静芝找回来,可他觉得和许静芝的意见不合,不想勉强她,就借口要给羊配种离开了,郑君气得破口大骂。与此同时,向干事夫人周慧劝许静芝安心留在兵团,不要怪罪李国祥。炊事员干棒给许静芝送来饭菜,突然站立不稳差点摔倒,许静芝检查发现他也是低血糖,立刻来向李国祥汇报,提议给每个职工都做一次全面体检,李国祥觉得艰苦奋斗是一直以来的好传统,许静芝和他据理力争,李国祥很自责,立刻让向干事安排农场的同志们进行体检,还特意派人给许静芝炖鸡汤补养身体。周慧配合许静芝给同志们做完体检,结果很糟糕,只有一少半的人身体是健康的,其他不适低血糖,就是肺结核和胃病,许静芝提议尽快安排他们治病,这让李国祥很揪心,可是生产任务太重了,一时找不到那么多的劳动力,李国祥一心只想尽快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想让大家向战士一样努力克服,许静芝气得火冒三丈,谴责他不尊重生命,然后一气之下夺门而走。周慧急忙追过来安慰她,劝她留在新疆为大家治病,可是许静芝一心想回到上海,周慧对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就在这时,李国祥带向干事一起来给许静芝送来鸡汤,真诚地向许静芝赔礼道歉,许静芝反复声明自己不是团里的人,把手头的事情忙完就赶回上海了,李国祥诚恳地向她请教,怎么提高同志们的身体素质,许静芝提议给大家增加营养,李国祥当场决定去农场拉羊,保证大家每月能喝三次羊汤。郑君很快适应了农场的生活,他每天乐乐呵呵,哼着小曲,林凡清却是满脸愁容,他心里一直惦记着许静芝,反复向郑君确认他们是怎么打听自己的,郑君不胜其烦,索性不再理他,林凡清故意弹琴,唱着跑调的歌曲来折磨郑君,郑君只好再说一遍说明其中详情。他们突然听到杨月亮在门外大哭不止,郑君赶忙过去劝慰,杨月亮让他陪自己说会话,郑君只好坐下来,杨月亮向他诉苦,郑君缺德齐怀正说的没错,新社会不提倡娃娃亲,杨月亮气得大发雷霆,要撵他走,郑君刚想走,杨月亮又把他叫回来,郑君给她讲述感情的真谛,可杨月亮始终想不明白,郑君还教她主动去和齐怀正亲热。

第4集

杨月亮按照郑君教她的来找齐怀正,看到他已经伏在桌子上睡着了,杨月亮给他披上军大衣,齐怀正被惊醒,杨月亮刚忙解释,他一切都听齐怀正的,即使不结婚,只要他承认自己是媳妇就好,齐怀正拿出这几年的全部积蓄,想打发杨月亮回家,可是父亲杨北斗不但不许他回去,还要派弟弟来看着她,齐怀正刚想给杨北斗写信,杨月亮一把抢过来,然后夺门而出,齐怀正赶忙追出去,强行把她拉回来。第二天一早,齐怀正派郑君把杨月亮送到柳家湖总场,然后就回老家,可杨月亮竟然一夜无眠,独独坐到天亮,她误以为齐怀正看不上她,这让齐怀正倍感内疚,拜托郑君帮她买一张去乌鲁木齐的车票,郑君大惑不解,只好拉杨月亮离开。一路上,杨月亮都闷闷不乐,一句话也不说,郑君想尽办法哄她开心,还给她唱当地民歌,杨月亮发誓绝不回家,她没脸见父亲和弟弟,郑君忍不住取笑挖苦她,杨月亮赌气下车,返回去找齐怀正兴师问罪,一定要问清楚自己哪里配不上他,让他出具一纸证明,好回去向父亲和弟弟交代,否则她就待在农场不走了,齐怀正心急如焚,郑君也忍不住替杨月亮打抱不平,谴责他擅自悔婚就是欺负人,齐怀正警告他不许管自己的私事,坚持让杨月亮明天就走,郑君和他据理力争,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齐怀正一气之下离开了,杨月亮竟然埋怨郑君多管闲事。李国祥秘书奉命来龙门子农场抓羊,顺便送来几名知青,巴图尔坚决不同意,和战士们发生争执,他气得鸣枪示警,林凡清和向干事赶忙过去劝阻,齐怀正及时赶来劝开他们,当他得知他们是来抓样的,也坚决不同意,罚巴图尔抓几只兔子来交差,可秘书不依不饶,坚持要抓羊回去,杨月亮双手叉腰站在羊圈门口,林凡清和郑君分立她左右,三个人拼命护着小羊,秘书只好带人回去复命。吴小豆趁乱拿出一杆枪练习打靶,她总是玩不好,急得直哭,巴图尔对她好言相劝。与此同时,杨月亮帮忙把知青安顿下来,俨然就是农场的女主人,吴小豆认出郑君,两个人开心地拥抱,杨月亮一把拽开他们,不许搂搂抱抱,郑君和吴小豆都哭笑不得。杨月亮安排好知青,来向齐怀正邀功,齐怀正不禁对她刮目相看,郑君把送杨月亮回家的钱还给齐怀正,齐怀正误以为是杨月亮拉帮结派,拉拢郑君一伙来逼他就范,杨月亮想留下来帮牧场放羊,齐怀正被她气得无语。秘书向李国祥汇报了在龙门子农场的遭遇,他气得大发雷霆,连夜和向干事一起来找齐怀正算账,杨月亮紧紧护住齐怀正,李国祥威胁要把他抓走,巴图尔主动承认是自己先开枪,并且声明任何人不许屠宰生产羊,李国祥向他讲述了战士们的健康状况,并当场宣布,从沙门子农场拉一车羊分给各连队,还要把巴图尔和齐怀正关禁闭三天。李国祥来看杨月亮,杨月亮趁机向他告状,她想当一个真正的兵团女战士,齐怀正就不敢把她赶回家了,李国祥当场同意了她的请求,杨月亮连夜抱着被子来禁闭室,齐怀正坚决不同意,一定要撵她走,两个人拉拉扯扯,杨月亮要以身相许,齐怀正左右为难,杨月亮哭诉自己的命苦,没脸回家见父老乡亲,只能跳黄河而死,齐怀正心疼不已,只好答应她留下来。

第5集

杨月亮欣喜若狂,抱着齐怀正开怀大笑,林凡清正好趁着齐怀正关禁闭的时候来找他辞行,他要去找邵教授的试验站,齐怀正不能出门,就让杨月亮去追林凡清,可是他已经不见踪影,齐怀正让杨月亮把马车的轮胎放气,然后再把马藏起来,杨月亮都一一照办。第二天一早,林凡清刚想离开,发现轮胎没气了,还到处找不到马,林凡清拜托郑君去找杨月亮,郑君坚决拒绝,林凡清只好自己来找齐怀正兴师问罪,他却矢口否认,杨月亮还在一旁帮腔,两个人一唱一和,把林凡清气得火冒三丈,齐怀正还假惺惺派杨月亮去找马。林凡清拜托吴小豆帮忙找马,可她也毫不知情,吴小豆赶忙向杨月亮汇报。林凡清带郑君一起找马,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邵教授写信那天开始已经过去两个月了。李国祥特意请许静芝吃饭,她向李国祥汇报了战士们的体检状况,可是只靠羊汤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当务之急就是补充他们的最低营养,可李国祥只有冒着被上级处分的危险杀羊,也要让那些跟着他身经百战的老兵们吃上肉,许静芝想给下面连队的战士们都做一次全面体检,再做出总结报告交给上级组织,然后就回上海,李国祥想出各种理由挽留她,许静芝婉言谢绝。林凡清很快在后山找到马,还特意跑到齐怀正的禁闭室门口示威,齐怀正和杨月亮都大吃一惊,林凡清不顾他们俩的阻拦骑马扬长而去,邵红柳放牧正好看到林凡清,苦劝他不要独自去总场,因为天黑会遇到狼群,可是林凡清根本不听,邵红柳只好向齐怀正汇报,齐怀正立刻解除巴图尔的禁闭,带他和郑君等人一起上山追赶林凡清。李国祥一想到许静芝要回上海,就不舍得,周慧来向他汇报工作,李国祥就忍不住向她发牢骚,周慧听向干事曾经说过,许静芝和他的女友艾洁很像,就极力劝说他挽留许静芝,大胆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李国祥心里豁然开朗,决定放手去追。天渐渐黑了下来,林凡清来到总场,他把写给许静芝的信发出去,他正好路过许静芝的房间,可是他毫不知情,许静芝此时也在含着眼泪给他写信,两个人又一次失之交臂。齐怀正来到总场见李国祥,向他说明情况,李国祥听到林凡清这个名字,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这就是许静芝日思夜想的男朋友,让齐怀正务必把林凡清找回来。李国祥又向周慧确认了一遍,就想去通知许静芝,可是最终还是忍住了,他的心理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第二天一早,齐怀正和郑君他们回到龙门子农场,杨月亮得知没有追回来林凡清,她也很担心,齐怀正叮嘱郑君只准给总场母羊,把公羊留下来,就扛枪赶往科克兰木。齐怀正赶到科克兰木县政府的时候,得知林凡清已经离开了,齐怀正气得大发雷霆,因为要经过一大片无人区,他威逼恐吓政府秘书,他不得不派了三个公安一起陪齐怀正找人。林凡清骑马行走在茫茫的戈壁滩上,早已人困马乏,他只好下马休息,可是水壶也早就干了,林凡清累得筋疲力尽,靠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没想到遭遇土匪,他被团团围住,土匪抢了他随身携带的钱和资料,还对他拳打脚踢,林凡清刚想反抗,土匪举起砍刀刺向他,多亏齐怀正带人及时赶到,把土匪打跑了,林凡清才幸免于难。

第6集

齐怀正又急又气,气得狠狠教训了林凡清,不停地埋怨他不该擅自闯无人区,林凡清大口吃着齐怀正带来的干粮,齐怀正心疼不已,林凡清的体力渐渐恢复,他不好意思地笑了,齐怀正想带他返回农场,可林凡清坚持要去找邵教授。天渐渐黑了下来,齐怀正点起一堆火,发现远处有狼群,狼群时刻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准备伺机而动,齐怀正心里还一直惦记着农场里的羊,林凡清直言不讳地指出那些羊早该淘汰了,因为品种退化严重,留下来只会浪费人工和草场,齐怀正苦苦挽留他改良品种,林凡清承诺只要找到邵教授的试验站,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齐怀正答应陪他去找。周慧和许静芝拉回来一车药材,李国祥赶快找向干事他们卸车,周慧把李国祥叫到一边,忍不住质问他,昨晚为什么急急慌慌打听许静芝男朋友的事,埋怨他不该瞒着许静芝,李国祥矢口否认知道林凡清的下落。杨月亮一直担心齐怀正,她睡不着,吴小豆,郑君和巴图尔一起陪她等,巴图尔气得要教训林凡清,杨月亮把他们都打发走,自己独自等齐怀正回来。李国祥在路上遇到齐怀正他们俩,齐怀正向他介绍了林凡清,李国祥头也不回地坐车离开,齐怀正大惑不解。李国祥回到总场,他在许静芝的门口犹豫再三,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欲言又止,许静芝想去下面的分场体检,李国祥担心她遇到林凡清,可是又不好阻拦,只好答应尽快安排,李国祥刚想告诉许静芝林凡清的下落,突然有战士受伤,许静芝赶忙过去处理。齐怀正和林凡清连续几天都没有找到邵教授的试验站,他们只好回到沙门子农场,杨月亮欣喜若狂,两个人人困马乏,顾不上其他,就径直回去补觉,杨月亮特意炖了鸡汤等着他们俩醒来,齐怀正还拿来自己珍藏的酒,让杨月亮帮忙给林凡清介绍对象,这样就能把林凡清留在农场,杨月亮就想起邵红柳,就极力撮合。林凡清想尽快改良羊的品种,齐怀正大力支持,还派郑君全力协助他的工作,林凡清带郑君带牧民家里找合适的公羊,可是走了很多家都不理想。林凡清来到一个牧民家,才知道是邵红柳家,她去放羊了,只有父亲库尔班在家,林凡清发现他家的公羊品种很不错,就好奇地打听羊的来历,库尔班得知她是邵教授的学生,又惊又喜,邵红柳每天眼巴巴等他的到来,没想到在这里不期而遇,林凡清才知道库尔班是邵教授的兄弟,邵红柳就是他的女儿,这里就是他的试验站,库尔班忍不住嚎啕大哭,林凡清也痛不欲生,他晚来了一步,连邵教授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库尔班见到林凡清,就知道试验站有救了,他破涕为笑,刚想去找邵红柳回来庆祝,没想到土匪突然闯进他家来抢羊,林凡清和库尔班奋起反抗,拼命护住羊群,可是寡不敌众,他们被捆了起来,土匪趁机把羊抢走,库尔班摘下栅栏上的刀,趁土匪不注意,砍断了绳索。

第7集

邵红柳和库尔班把邵教授的研究资料和成果全部交给林凡清,他如获至宝,爱不释手,那是邵教授多年的心血,邵红柳迫不及待带他去看种公羊,林凡清开心地像个孩子,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齐怀正和郑君,齐怀正立刻带大家去邵红柳家,他们一路上都欢歌笑语。林凡清和大家一起庆祝,然后载歌载舞,表达内心的喜悦之情。第二天一早,邵红柳就迫不及待去接林凡清,库尔班决定亲自去接他,没想到齐怀正不放林凡清走,杨月亮极力劝说,齐怀正才不得不答应,杨月亮和郑君一起去送林凡清,两个人回来的路上,郑君再次问杨月亮,齐怀正为何不答应和她结婚,杨月亮也百思不得其解,郑君替她打抱不平,杨月亮让他拉首曲子解闷,悠扬的琴声回荡在茫茫戈壁。邵红柳向林凡清表明心迹,她一直苦苦等待了林凡清这么久,终于把他盼来了。许静芝想去农场体检,李国祥坚决不同意,他担心许静芝见到林凡清,就找出各种理由百般推诿,许静芝坚持要普查每一个人,周慧觉得李国祥有事隐瞒,就苦苦逼问,李国祥却故意顾左右而言他,只承认不想许静芝早早完成任务离开,周慧左思右想还是不放心,亲自到牧场调查了解。齐怀正兴奋地一夜无眠,他一早就来到邵红柳家,和林凡清商议推广这些种羊的计划,想先借几只种羊和种母羊,林凡清让他尽快把原来那些羊分开,以免又杂交出来一批不合格的小羊,这样恶性循环下去,后果越来越严重,齐怀正满口答应。林凡清和邵红柳商量,他想和总场合作推广种羊,邵红柳坚决不同意,父亲生前的遗愿就是想让林凡清继续他的实验,争取在两年之内赶超英国,邵红柳担心和总场合作推广就会生出一群杂种羊,林凡清向她讲述了金字塔理论,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苦苦规劝她,可是邵红柳对农场有成见,去年刘世棋带公羊来配种,库尔班一气之下差点开枪打死那些公羊,林凡清立刻赶往农场找刘世棋,没想到他刚刚离开回老家,林凡清马不停蹄去追。林凡清很快追上刘世棋,让他去向邵红柳赔礼道歉,刘世棋坚决不干,和林凡清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刘世棋执意要坐车离开,林凡清苦苦挽留,他一气之下把林凡清推倒在地,坐上公交车扬长而去。吴小豆护送林凡清返回来,邵红柳发现他受伤了,立刻上前询问,的只是被刘世棋打伤的,邵红柳气得火冒三丈,立刻骑马去找齐怀正算账,林凡清急忙追过去,齐怀正满口答应找刘世棋算账,邵红柳才带林凡清去处理伤口。就在这时,周慧急匆匆来找齐怀正。邵红柳很感激林凡清能挺身而出为她出头,她仔细给林凡清清理伤口,周慧和齐怀正路过,正好看到这一幕,齐怀正提议分两批体检,周慧向他打听林凡清的情况,才知道刚才和邵红柳在一起的那个人就是,周慧立刻返回去找李国祥兴师问罪,他假装毫不知情,和周慧左右周旋,周慧赌气再也不管他的事,李国祥才不得不承认十字架柜隐瞒了林凡清的消息,他对许静芝一见钟情,周慧谴责他不顾许静芝的感受,让他向许静芝实言相告,李国祥只好答应,周慧才说出林凡清辜负了许静芝的一片痴情,已经和邵红柳好上了,李国祥想成全许静芝和林凡清,可是周慧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劝他不要把林凡清的事告诉许静芝,还极力怂恿李国祥追求许静芝。周慧担心齐怀正无意中说出来,立刻赶到许静芝的办公室。

第8集

齐怀正来找许静芝拿药,周慧赶忙过来,许静芝得知周慧昨天竟然去几百里外的牧场,想让她下次带自己一起去,周慧含糊其辞,赶忙拿药把齐怀正打发走。齐怀正急忙来找李国祥汇报种羊推广的事,不但可以给农场增加一倍的收入,还可以改良羊的品种,李国祥想去请邵教授,才知道他已经去世了,而且临终把试验站托付给林凡清,李国祥听到林凡清的名字就莫名反感,让齐怀正想方设法稳住邵红柳和林凡清,尽量撮合他们俩,他立刻向师部汇报。林凡清接连给许静芝写了七封信,可是都石沉大海,邵红柳替他委屈,埋怨许静芝对感情不执着,林凡清心烦意乱,不想提这些事,邵红柳趁机向他表明心迹,让林凡清左右为难。齐怀正让杨月亮全力撮合林凡清和邵红柳,这是李国祥交代的任务,杨月亮满口答应,她知道邵红柳对老夫妻的心意,只要再做通林凡清的工作,就大功告成了,可是必须把许静芝从林凡清的心里消除,齐怀正提议让杨月亮和林凡清一起搬到邵红柳家去住,再趁机撮合他们。第二天一早,杨月亮,郑君就和林凡清一起搬到邵红柳家,邵红柳开心不已,杨月亮偷偷把齐怀正的任务告诉郑君,还答应帮忙撮合他和吴小豆,郑君答应帮忙,并和杨月亮约定,他负责说服林凡清,杨月亮负责邵红柳。郑君直截了当向浪费钱说明来意,林凡清心里放不下许静芝,他婉言谢绝,郑君却毫不气馁,和他讲事实摆道理。邵红柳自然是求之不得,可是她担心林凡清一时接受不了,杨月亮当场承诺一定帮他们修成正果。林凡清正好来找邵红柳,杨月亮借口去喝水赶忙躲开,让他们俩单独相处,林凡清想把邵教授的种羊配种技术推广到整个牧区,邵红柳还是心有顾虑,想让林凡清把父亲留下的技术再进行改良,可是眼下的条件根本做不到,林凡清还拿出邵教授的研究成果,详细分析了其中遇到的瓶颈,林凡清想去畜牧局引进新品种,邵红柳决定和他一起去。林凡清很开心,立刻来找齐怀正汇报,齐怀正以为林凡清同意和邵红柳结婚,立刻让吴小豆去准备,林凡清一头雾水,他才知道齐怀正误会了,齐怀正的之可以用试验站的羊和农场的羊配种,也开心地抱着林凡清直转圈。邵红柳给知青们炖了一大锅兔子肉,刘世棋向她赔礼道歉,可是邵红柳还是耿耿于怀,逼他向林凡清道歉,刘世棋趁机拿她和林凡清打趣起哄,引起大家哄堂大笑。许静芝收到妈妈从上海的来信,林凡清已经三个月没有消息了,妈妈劝她趁早放弃这段感情,不要再折磨自己,希望她早日回家。许静芝想去沙门子农场体检,李国祥依旧推三阻四,这让许静芝感觉很纳闷,李国祥谎称是担心她的安全,答应过两天派两个战士陪她一起去,许静芝想尽快完成体检,早日回到上海,李国祥一心就想挽留她,许静芝怀疑林凡清就在沙门子农场,所以李国祥才百般阻拦,李国祥矢口否认。李国祥只好向周慧求助,周慧对他好言相劝,并答应陪许静芝一起去体检,到时候再想办法阻止她和林凡清见面,李国祥决定放弃,只想顺其自然。吴小豆工余时间给大家唱苏联歌曲《乌拉尔的山楂树》,巴图尔陶醉在她悠扬的歌声里,林凡清和邵红柳一起坐在山坡上,他们也听到了吴小豆的歌声,林凡清向她讲起了这首歌的故事,邵红柳也被深深打动。齐怀正想尽快铲除那帮土匪,就找来巴图尔一起商议,他分析土匪藏在双山子,如果进山剿匪太冒险,要想办法把他们引出来再一网打尽。

第9集

齐怀正骑马赶到总场,先煞有介事地向李国祥汇报了一些工作,紧接着就提出要带队去剿灭土匪,李国祥坚决不同意,兵团主要任务就是搞生产建设,剿匪是地方公安团的事,可齐怀正担心鞭长莫及,李国祥答应向师部反映此事,警告他不许擅自行动,巴图尔没有等来打仗的消息,心里倍感失落,齐怀正决定自己带队去剿匪。巴图尔向大家下达体检的任务,土匪化装成牧民偷偷来探听消息,他们想趁此机会偷袭农场。李国祥让周慧陪许静芝一起去体检,齐怀正派两名战士区去试验站保护林凡清和邵红柳,他早已带其他战士埋伏好,准备将土匪一网打尽。许静芝和周慧走到半路,遭遇土匪的袭击,随行的战士一边还击一边养护她们撤退,齐怀正听到枪声,立刻带队赶过来,土匪步步紧逼,可是战士们已经没有子弹了,周慧不想束手就擒,她已经做好了和土匪同归于尽的准备。齐怀正率队及时赶来,打退了土匪,救了许静芝和周慧他们。 齐怀正让巴图尔带队围剿土匪的老窝,他埋怨周慧不事先打招呼,就冒冒失失赶来,派两个人把他们重新送回总场。随后,齐怀正带队和巴图尔汇合,他们悄悄潜伏到土匪的老窝,齐怀正仔细观察地形,他让刘世棋带队占领南侧的制高点,给土匪打得措手不及,他们拼命反抗,被齐怀正等人一一歼灭,土匪四散奔逃,齐怀下令乘胜追击,很快将土匪团团包围。齐怀正没有发现土匪头子的踪迹,就悄悄潜入他的老窝,土匪头子跳出来和齐怀正展开激战,齐怀正趁机将他逼近墙角,战士们赶来和他汇合,此次剿匪战役大获全胜。李国祥立刻把齐怀正叫来兴师问罪,齐怀正想功过相抵,可还是被李国祥狠狠教训了他,然后又奖励了他一顿酒。齐怀正回到农场,和林凡清商议种羊推广的事宜,巴图尔向林凡清汇报,有两只羊在转圈圈,林凡清赶忙过去查看,发现羊得的是羊脑包虫病,根本没有救,只能等死,林凡清首先把这两只羊隔离,然后把羊群分开,分的越小越好,以防互相传染。林凡清立刻写了一封信,让齐怀正派人给其他牧场送信,让他们原地待命,不许把羊群赶出来放牧,等他和郑君过去处理,齐怀正不敢耽搁,立刻派人去办。巴图尔的两只羊死了,吴小豆很着急,立刻来向林凡清汇报,林凡清让巴图尔把羊埋掉,杨月亮很心疼,想留给总场的战士们喝汤,她觉得炖熟了就没有关系了,林凡清让人把杨月亮拉走,然后把羊埋掉了。林凡清带邵红柳一起来找杨月亮算账,向她讲述了羊脑包虫病对人类和生态平衡的危害,杨月亮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在这时,吴小豆和郑君来向林凡清汇报,巴图尔带着羊群跑了,林凡清立刻带人去追,他很快追上巴图尔,劝他把羊群赶回去,巴图尔坚决不干,赌气把林凡清捆起来,然后扬长而去,多亏邵红柳,郑君和杨月亮随后赶来,才给林凡清松了绑。第二天一早,齐怀正带回来兽医童大夫,听吴小豆讲述巴图尔带羊逃走的事,他很生气,立刻追过去狠狠教训了巴图尔,齐怀正明确表示林凡清和郑君放弃大上海优越的条件,甘愿千里迢迢来牧区支援建设,他们根本不会巴图尔的羊置于死地的,齐怀正命令他必须先林凡清赔礼道歉。童大夫仔细检查了羊群的疫情,证实了林凡清的判断是正确的,现在没有特效药,只能做应急处理,林凡清写了一份书面材料,让齐怀正派人送到总场,他建议封锁牧场,防止疫情进一步蔓延,李国祥看到材料,他也不敢怠慢,立刻会同自治区专员江一涛展开紧急会议。林凡清更揪心的是巴图尔的羊群和邵红柳试验站的羊用的是同一块草场,如果不及时处理,将危害整个品种的改良和推广,齐怀正让林凡清全力以赴保护试验站的种羊。库尔班和邵红柳把试验站的羊全部分群隔离,每十只母羊一群,种公羊单独隔离,林凡清立刻赶过来帮忙,库尔班发现那只最重要的种公羊好像不对劲,林凡清和邵红柳赶忙过去查看,怀疑它也感染了疫情,邵红柳急得大哭,这是她父亲生前留下最好的一只种羊,如果它死了,整个实验都得中断,她苦苦恳求林凡清一定要全力以赴救治它,林凡清也一筹莫展,齐怀正也及时赶来,对邵红柳好言相劝,邵红柳对林凡清大失所望,齐怀正也对他大加指责。

第10集

林凡清来找邵红柳,她态度很冷漠,林凡清痛定思痛,决定孤注一掷放手一搏,他让库尔班拿出做木工活用的工具, 然后给大家各自分配任务,他要给羊开到做手术,杨月亮烧了一锅开水,吴小豆把工具消毒,郑君和齐怀正配合他准备好一切,童大夫坚决不同意他做手术,可是林凡清不能眼睁睁看着种羊死去。手术开始,大家都屏住呼吸关注着林凡清的一举一动,林凡清和童大夫合作,切开了羊的头,林凡清的汗珠子滴滴答答落下来,邵红柳不停地为他擦汗,郑君紧张地躲出去拉琴缓解压力。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林凡清和童大夫全力配合终于做完了手术,顺利取出了羊脑中的瘤子,可是大家悬着的心还是无法释怀,不知道接下来的结果如何,林凡清呆坐在院子里一言不发,邵红柳一直陪在他身边,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邵红柳被种羊欢快的叫声惊醒,她发现种羊奇迹般地活了下来,赶忙叫醒身边的林凡清,林凡清激动万分,忍不住潸然泪下,大家闻讯赶来,围着种羊欢呼雀跃,他们激动地拥抱在一起,邵红柳对他刮目相看,林凡清决定给其他病羊手术,童大夫答应全力配合他。林凡清马上去找齐怀正商量,可是只凭他们几个人手术,人手显然不够,齐怀正决定办培训班,尽快培养出来一些会做手术的人,齐怀正挑选了一些人,林凡清向他们详细讲述了手术的细节和注意事项,还帮大家做了周密的准备,杨月亮和邵红柳帮他忙前忙后,大家很快掌握了手术的技术,林凡清也累得筋疲力尽,邵红柳很心疼,他们敞开心扉,惺惺相惜,林凡清觉得自己很幸福,这就是他来新疆的最大价值,邵红柳向他表明心迹,两个人深情相拥。杨月亮目睹了这一幕,她触景生情,连夜骑马返回农场,紧紧抱住齐怀正,要和他结婚,齐怀正一下子被她搞懵了,杨月亮让他兑现承诺,可他却故意岔开话题,借口工作忙百般推脱,杨月亮误以为他不喜欢自己,齐怀正恨自己不能给她幸福,他始终无法说出真正的缘由。杨月亮越想越伤心,她哭了一夜,郑君一早看到杨月亮还在嚎啕大哭,一气之下冲进屋找齐怀正算账,齐怀正警告他不许干涉自己的事,还搬出婚姻法和他据理力争,郑君却不依不饶,和他大吵一架,然后摔门离开,杨月亮反而埋怨郑君多管闲事,郑君气得火冒三丈。杨月亮深感内疚,特意带着干粮和琴来找郑君赔礼道歉,他赌气不理杨月亮,杨月亮知道整个牧场最关心她的就是郑君,郑君鼓起勇气向她表白,杨月亮不禁大吃一惊,她认定自己是齐怀正的人,不许郑君再瞎说。李国祥陪同师长来试验站看望林凡清和邵红柳,还给杨月亮带来入职手续,师长首先为林凡清请功,还详细了解了种公羊的情况,林凡清提出了大胆设想,想用阿勒泰种公羊和哈萨克羊杂交,就能发挥各自的有点,师长全力支持他的想法,准备在这里建立新品种的繁育基地,林凡清求之不得。杨月亮拿着自己的入职手续来找齐怀正报道,齐怀正深感意外,没想到她还会走上层路线了,而且也看出郑君很喜欢她,杨月亮也承认,可是她想嫁的人是齐怀正,齐怀正极力撮合她和郑君在一起,杨月亮却不领情。林凡清最后一次写信给许静芝,明确表示他会娶邵红柳,替老师照顾她一辈子,邵红柳倍受感动,两个深情相拥,齐怀正来找浪费钱,他无意中看到这一幕,赶忙退出去。与此同时,周慧苦劝许静芝趁早放弃对林凡清的感情,重新追求自己的幸福。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