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分类:明星八卦 内地明星 港台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明星婚姻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佳片有约 电视剧演员表 网络红人
主页 > 娱乐 > 电视剧剧情 >

电视剧养母的花样年华分集剧情介绍1-57集全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8-03-15 09:19:07 编辑:微微 标签:电视剧情感剧 热度:

电视剧《养母的花样年华》是由杜军执导,王雅捷、王挺等主演的都市情感剧。下面就带来电视剧养母的花样年华分集剧情介绍1-57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养母的花样年华以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为背景,讲述了一个养母二十年来,含辛茹苦养大三个非亲生孩子的故事。下面就带来电视剧养母的花样年华分集剧情介绍1-57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养母的花样年华分集剧情介绍1-57集全集大结局

养母的花样年演员表:

王雅捷 饰 林秋雯

王挺 饰 董援朝

许可一 饰 花丫头

雁琪 饰 史小霞

电视剧养母的花样年华分集剧情介绍1-57集全集大结局

养母的花样年剧情简介:林秋雯结婚前夕意外收养了孤儿墩子。未婚夫史云生因此与她分手。青工王天柱对林秋雯满心爱意却羞于表白,他抱不平打伤了史云生获罪入狱。厂办主任董援朝为人正直,大胆追求林秋雯,两人终于结合。弃儿石头患有智障无人认养,林秋雯于心不忍再次收养一个孩子。林秋雯怀孕待产,不料为寻找失踪的墩子,不幸流产导致终生不孕。林秋雯愧对董援朝,执意离婚。花丫头成了孤儿,林秋雯带着三个非亲非故的孩子,经历着生存的重压,磨难困顿接踵而来。岁月荏苒,林秋雯从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孩逐渐变成饱经沧桑的母亲,她用温暖深沉的母爱,用执着的责任心,用一个女人独有的坚韧和担当,为全家人撑起一片幸福的天空。人到中年的林秋雯也终于迎来了属于她的花样年华。

电视剧养母的花样年华分集剧情介绍1-57集全集大结局

养母的花样年分集剧情:

第1集

七十年代未的一个普通小镇。董援朝当兵复原回来被分配到农机厂,报道那天他在厂职工活动中心找到刘厂长,刘厂长正跟厂里被誉为乒乓球之花的女工林秋雯打球。林秋雯和董援朝是发小,两人相见十分热情地互相打招呼。刘厂长带着董援朝去办公室,林秋雯就势也结束打球准备去集市购买结婚用品。林秋雯的对象是厂里宣传队的台柱子史云生,史云生一表人才在小县城小有名气。两人约好了一起在供销社门口见面。林秋雯正准备赶去那里时,突然被朋友程怡叫住,程怡也是厂里的女工,她来自大都市上海,据说她母亲还是上海机械厂总工程师。程怡神神秘秘地把林秋雯叫到自己宿舍,然后欲言又止地向她提出一个请求。程怡指着床上襁褓里的一个男婴称,希望林秋雯帮忙看顾几天。林秋雯很诧异,因为她没听说程怡结婚,她好奇地打听孩子的父亲是谁。程怡十分为难,她让林秋雯不要打听,她说自己先回上海向母亲说明此事后再来接孩子走。林秋雯有些为难,必经她还是个未婚的大姑娘。程怡再三保证最多十天,十天后一定来接走孩子,林秋雯同意了。此时史云生正焦急地在供销社门口等林秋雯,刘冬花却扭捏地朝他走来。刘冬花是林秋雯继母带过来的女儿,如今林父已经去世,她们尴尬地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刘冬花因为暗恋史云生,所以明里暗里对姐姐林秋雯充满敌意,此时她见姐姐爽约马上装出崴了脚的样子向史云生求助。史云生早就知道了刘冬花对自己的情意,他刻意地与刘冬花保持距离。但架不住刘冬花装出痛苦的样子苦苦哀求,史云生最终还是搭了把手把她扶到路边让她坐下休息。刘冬花借此机会大胆告白史云生,说自己也喜欢他。史云生理智地拒绝并避嫌一般快速离开。林秋雯抱着程怡的孩子赶到供销社时,史云生已经离开,她只好把孩子抱回了家。林秋雯继母孙姨见她带回来一个孩子甚是不悦,她担心孩子影响林秋雯未婚姑娘的名声,更担心亲生女儿刘冬花也受到连累。林秋雯倔强地称,只有十天而已,孩子自己来管。她还给孩子临时起了个小名叫墩子。不多时史云生风风火火赶来,他满脸不悦如挂冰霜。原来刘冬花遇到过抱孩子的林秋雯,她故意找史云生搬弄是非,诋毁姐姐和孩子的关系。史云生见到林秋雯后质问孩子来历,经过解释后史云生的脸上才阴转多云。刘冬花回来没有听到史云生和林秋雯争吵倍感失落。董援朝母亲急切地帮他张罗对象,董援朝以工作忙为由躲到厂里。这天董援朝听到工人报告女工程怡出事了。林秋雯在十天期限到后去女工宿舍找程怡,结果意外地遇到正收拾程怡遗物的董援朝,董援朝告诉她程怡在回上海的路上遭遇车祸当场死亡。林秋雯傻眼了。林秋雯沮丧地回到家里,孙姨得知她要花钱去上海时不禁牢骚满腹。林秋雯抱着墩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几经辗转后林秋雯终于打听到程怡母亲秦子秋所在的机械厂,谁知却被告知秦子秋生病住院。林秋雯抱着墩子又找到医院,结果却看到秦子秋虚弱憔悴地躺在床上昏迷不醒。护士称她是受到强刺激而昏迷,至于什么时候苏醒还不得而知。林秋雯抱着墩子顿时没了主意,她守在秦子秋床边良久,可秦子秋却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史云生在工厂遇到青工王天柱等人,王天柱一帮小年轻正准备去厂里看电影。史云生笑着告诉他们因为厂领导觉得电影里有镜头会影响厂风厂纪,所以不让放映队播放。王天柱无比遗憾,史云生这时提议如果他会捣鼓放映机,他们就一起潜入厂放映室自己播放。好强逞能的王天柱当即带着他们从窗子爬进了厂放映室。

第2集

王天柱确实有些本事,他很快将放映机接好开始播放,大家高兴地开始欣赏。就在这时,他们突然闻到胶糊味,大家惊呼胶片和放映机烧坏。接着厂办的人经过发现他们,史云生第一个跳窗子逃走,其他人跟着作鸟兽散,唯独喜欢王天柱的朱小芹不离不弃地陪着他。朱小芹跟王天柱一起去了厂办,她还在刘厂长面前主动承认是自己犯的错。王天柱仗义地揽下所有过错。董援朝想替王天柱说情,但刘厂长却不依不饶。很快厂里召开大会公开批评王天柱,为了保全朱小芹,王天柱主动授意朱小芹揭发自己跟自己划清界线。刘厂长却觉得朱小芹的发言避重就轻,再看到王天柱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刘厂长越发生气。这时史云生突然跳上台严厉批评王天柱的做法,将他说成一个胆大妄为自由散漫目无国法的破坏分子。了解其中内情的朱小芹在台下气的泪流不止。会后刘厂长下令把王天柱关进保安室。林秋雯抱着墩子从上海回来,史云生见墩子没有推出去气急败坏。林秋雯没有计较史云生的态度而是把墩子又抱回家,孙姨和刘冬花也恼怒不已。刘冬花乘机又到史云生面前搬弄是非。刘冬花告诉史云生,之前林秋雯死活不说孩子是谁的,现在却又推到已经死了的程怡身上,摆明了她是故意的。史云生急了,他盘问孩子父亲是谁,刘冬花也不知道。她悄悄给史云生授意,让他故意在人前追问林秋雯,林秋雯一定要面子什么都说。史云生接受了她的建议,他在人多时拦住林秋雯,林秋雯顾忌程怡的面子,急忙拉着史云生去给程怡母亲打电话证实。林秋雯把电话打到秦子秋住院的医院,结果护士却告诉她秦子秋不在了,然后态度恶劣地挂了电话。放下电话,护士埋怨秦子秋出院了有人还打电话过来,太烦人。然而挂了电话的林秋雯却如遭雷击,她以为护士的意思是秦子秋已经去世。史云生听闻墩子成了孤儿顿时气急败坏地怒斥林秋雯后愤然离开。林秋雯只得把墩子抱回家,她合计着给墩子找一户人家收养。谁知这时又从朱小芹那里听说王天柱的事,据她说刘厂长这一次要把王天柱开除。林秋雯急了赶紧去找董援朝求他帮忙,她说王天柱父亲和自己父亲是在同一场事故中去世的,她和王天柱共同度过那段艰难的日子,所以他们一直以来情同亲姐弟,她哀求董援朝帮帮王天柱。刘冬花晚上带着酒菜去找史云生,她谎称自己是受林秋雯授意来找他的。她硬拉着史云生喝酒,然后又搬弄是非地在史云生面前大说林秋雯的坏话。史云生正生气时,林秋雯抱着墩子过来找史云生道歉,刘冬花见状狼狈地承认自己并没有被林秋雯授意,她是主动来找史云生的。史云生有些尴尬和慌乱地开了门,他担心林秋雯误会孤男寡女的自己和刘冬花。刘冬花却彼有心机地故意整理着衣服走到门口,林秋雯看到她有些吃惊。刘冬花却故意欲盖弥彰地解释自己和史云生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林秋雯此来是求史云生利用他的广人脉替墩子找个人家收养。史云生很生气,觉得丢人,他说自己的人脉不能用在这件事上。他向林秋雯提出结婚前必须把墩子送出去。

第3集

刘冬花回到家里满腹牢骚,她向母亲抱怨林秋雯跟自己比差的远了却能找到史云生那样的男人。孙姨却瞧不起史云生,觉得他无非就是个宣传队的,没什么优势,比起董援朝就差很多。孙姨突发奇想,她听说董援朝还没有对象,她向刘冬花提议不如把她介绍给董援朝。刘冬花却对董援朝不屑一顾,她觉得史云生可比董援朝长的好看多了。林秋雯抱着墩子去拜访厂里没有孩子的家庭,有几户家庭对墩子倒是十分满意。只是他们问起墩子父母的情况时,林秋雯却顾忌程怡的名声不愿以实相告。结果那些想要孩子的家庭都担心若干年后墩子亲生父母上门来要孩子,他们怕将来白养墩子到头落得一场空。正是因为顾忌于此,林秋雯访遍厂里所有缺孩子的家庭收养墩子,结果都被拒绝。林秋雯抱着墩子去找史云生,史云生见孩子没有推出去顿时满腹的不满。他抱怨林秋雯多管闲事现在弄了个烫手的山竽丢不出去。董援朝向刘厂长说情,他说王天柱的父母过去都是优秀职工,也都因为一场事故而去世,于情希望刘厂长再给王天柱一个机会不要开除他。另外,他说自己到车间去问过工友们,工友们一致反映王天柱在技术方面相当出色,算得上心灵手巧。所以,于理他也希望刘厂长不要开除王天柱。王天柱终于被从保安室放了出来,朱小芹和林秋雯迎接了他。朱小芹告诉他是林秋雯托人说情才把没有开除他。王天柱向林秋雯表示感谢,林秋雯宠爱地警告王天柱以后要好好听话不要惹事。林秋雯正准备和王天柱一起去吃饭,迎面遇到史云生走过来。史云生心虚地准备逃遁,林秋雯发现叫住了他。史云生尴尬地面对王天柱,王天柱话里有话警告史云生不要对不起林秋雯,不然自己不会放过他。董援朝突然拜访了林秋雯家,孙姨热情地接待了他。董援朝此来给他们家带来两个好消息,他说厂里考虑到林科雯父亲因公伤去世,为了照顾他们家特意给他们家批了两个招工指标,一个给林秋雯,一个给刘冬花。孙姨大喜。孙姨问道工作安排情况,董援朝告诉她们林秋雯被招进厂广播站,刘冬花被招进食堂。孙姨和刘冬花的脸当即垮下来,孙姨提出能不能把刘冬花也招进广播站。董援朝歉意地说这是厂里集体决议,自己也无权更改。这时林秋雯回来,得知招工的消息后林秋雯也非常高兴。她想到了程怡曾辅导自己念广播稿,没想到真的用上了,林秋雯的内心对程怡充满感激。这时董援朝又问到墩子的事,林秋雯请求他帮忙给墩子找个人家收养。董援朝答应了。终于吃饭时,刘冬花暗暗给母亲使眼色,于是孙姨向林秋雯提出希望她也找史云生帮刘冬花说情,也把她弄到广播站。原来她们误会是史云生暗中帮忙林秋雯才进的广播站。林秋雯哭笑不得地解释自己谁也没找,史云生也没有这个能力。刘冬花十分不悦。当晚刘冬花溜进孙姨卧室,她软破硬泡地要孙姨去和林秋雯说情,让林秋雯和自己交换工种。孙姨有些意外,但为了亲生女儿她还是决定和林秋雯提。

第4集

刘冬花和母亲最终商量的结果是,她让母亲次日买东西去董援朝家里找他说情,让他帮自己调整工作,就说林秋雯同意和自己交换工作岗位。孙姨拗不过任性的刘冬花只好同意了。次日孙姨提着礼物去拜访了董援朝家,她表明来意并谎称刘冬花喜欢文艺林秋雯喜欢做菜。董母早就认识孙姨,她对明显偏心的孙姨完全没有好感,她直白地嘲讽孙姨偏心。董援朝客观地说工作安排是厂里商量后决定的事,不能随便更改。孙姨只好灰溜溜地离开。孙姨走后董母得意地笑了,打败了有孙炮仗之称的孙姨让董母彼有成就感,董母这时感叹将孙姨一看她的两个女儿也一定不是什么好姑娘。董援朝急忙告诉母亲,前些年她发生病时送她去医院的就是林秋雯,他称赞林秋雯是个非常好的女孩。董母看出董援朝似乎对林秋雯很有好感。孙姨回到家把去拜访董援朝的消息转告给刘冬花,刘冬花气急败坏心里十分不解气。她提出自己要把林秋雯名声搞臭,让她滚出广播站。她要栽赃墩子是林秋雯和外面的野男人所生,孙姨觉得这招太损,但架不住刘冬花软磨硬泡,她只好答应。很快整个厂里传遍关于墩子是林秋雯私生子的事,王天柱偶然听到,他愤怒地警告那些长舌妇不要往林秋雯身上泼脏水。长舌妇一时激动脱口而出说是林秋雯自己家里的人传出去的,所以别人才会深信不疑。王天柱激愤地去林秋雯家找她。此时史云生正恼怒地责骂林秋雯给自己戴绿帽子,他厉声质问墩子到底是谁的孩子。林秋雯忙辩称墩子确实是自己捡来的,不知道是谁故意栽赃自己。这时王天柱走进来,他将史云生一顿嘲讽,史云生灰溜溜地离开后王天柱把听到的事告诉林秋雯,林秋雯难以置信,她不相信朝夕相处的亲人竟然会做朝自己背后捅刀子的事。林秋雯郑重地将孙姨和刘冬花叫到桌子旁,她盯着她们二人然后质问她们有没有说过什么。孙姨心虚地回避林秋雯的追问,林秋雯见此情形便知道确实是孙姨和刘冬花暗中算计了自己。她警告她们过去的事就算了,从今往后如果谁再算计自己她定然不会轻易罢休。几天后,林秋雯正式到广播站上班,她内心非常感谢过去程怡帮自己练习播音稿,她在实习练习的第一天就得到广播站负责人的肯定,当天她播送的新闻就通过大喇叭播放到了厂里的每一处。刘冬花的心里越发的嫉妒和不平。史云生所在宣传队上演《林海雪原》,厂里很多工人都去观看,林秋雯和刘冬花也观演。刘冬花看到台上意气风华的史云生,心中的爱意越发如潮水般泛滥。

第5集

刘冬花看完演出脑子里对史云生的形象挥之不去。回到家看到母亲照顾墩子她气不打一处来,她任性霸道地阻止母亲继续看护墩子,放任墩子哭的撕心裂肺。孙姨有些于心不忍,可又不敢得罪刘冬花。林秋雯看完演出回来,看到孙姨放任墩子哭闹不管有些生气。孙姨硬着心肠照着刘冬花吩咐的说法告诉林秋雯,她以后不会再照顾墩子。刘冬花落井下石地让林秋雯以后上班都必须带走墩子。林秋雯次日找到董援朝,她把墩子无人看管的事告诉他,她希望上班时能带着墩子。董援朝觉得不现实,他推心置腹地问林秋雯墩子身世。林秋雯照实说了,她求董援朝帮忙给墩子找一户人家收养。董援朝体贴地让她暂时不要到广播站实习,等孩子安顿好再说。刘冬花在食堂工作两天后怨声载道,回到家她贼心不死地要母亲帮自己想办法弄到广播站。她怂恿母亲把林秋雯逼上梁山,直到她让出广播站的工作。溺爱刘冬花的孙姨勉为其难地同意了。晚上孙姨板着脸把林秋雯叫过来,她硬说墩子晚上哭闹影响自己休息,非逼着林秋雯马上带着墩子离开。林秋雯称外面下着大雨她带着墩子无处可去,但孙姨死活要逼走林秋雯。林秋雯无法,只得抱着墩子离开。外面狂风暴雨,林秋雯抱着孩子站在屋檐下不知何去何从。她只好抱着墩子坐在屋外长椅上打盹。孙姨总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实在对不起死去的林秋雯父亲,她说林父生前对她们母女不薄,特别对刘冬花视若己出。刘冬花又想出一个办法授意给母亲听。刘冬花开了门告诉林秋雯,她说自己终于说服母亲同意让林秋雯抱着墩子进屋。林秋雯天真地以为孙姨良心发现,她高兴地抱着墩子进屋。刘冬花马上装出可怜的样子劝林秋雯把广播站的工作转给自己,她替自己去食堂上班。林秋雯却态度坚定地说,去广播站工作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她不可能放弃。孙姨气急败坏地再次把林秋雯和墩子撵出去。次日晨林秋雯抱着墩子去找史云生,她请求史云生替自己照顾墩子两天。谁知史云生一口回绝,他说自己在宣传队最关乎名声,今后还准备提干,再说外面疯传墩子是林秋雯的,他不能接受墩子在自己这住。林秋雯只好抱着墩子离开。林秋雯把墩子抱回家,孙姨看她又回来顿时气恼地责骂她。林秋雯把自己关在房间任由孙姨在屋外喋喋不休。这时董援朝过来,他告诉林秋雯一个好消息,他帮墩子找到了养父母。林秋雯非常高兴,孙姨和刘冬花面面相觑,她们原本想拿墩子要挟林秋雯就范让出广播站的工作,如果墩子被送走她们便没了要挟的砝码。林秋雯抱着墩子和史云生等在厂门口,不久董援朝带着一对陈姓夫妇匆匆走来。董援朝介绍他们就是自己给墩子找的养父母,陈姓夫妇接过墩子不放心地打量,生怕孩子有什么疾病或缺陷,他们又不放心地问了墩子父母情况,林秋雯见他们刨根问底疑神疑鬼十分不悦。董援朝赶紧从中周旋,陈姓夫妇这才决定抱走墩子。

第6集

林秋雯难舍地最后抱了抱墩子,然后把自己的地址交给陈姓夫妇,她担心地说以后墩子有什么问题他们可以来找自己,可千万不把墩子遗弃了。董援朝夸赞林秋雯能想这么周到,史云生却不屑地嗤之以鼻,觉得林秋雯多此一举。次日一大早林秋雯刚刚出门就发现墩子被放在家门口。她愤怒地抱着墩子去找董援朝,董援朝也不知道陈姓夫妇为什么把孩子送回来。他安慰林秋雯自己再帮忙找其他人家,林秋雯却说自己已经想好了,从此后由自己收养墩子,不再送人了。董援朝理智地劝她好好考虑,林秋雯却打定了主意。董援朝只得说以后她要是有困难可以来找自己。史云生正和同事商量和林秋雯办婚礼的事,却见林秋雯又抱着孩子迎面走来。史云生大惊,林秋雯告诉他自己要收养墩子,史云生大怒,他对林秋雯一顿斥责后又愤怒地去找孙姨。史云生对着孙姨放狠话,只要林秋雯收养墩子,自己和林秋雯的婚事就此黄了。刘冬花回到家孙姨把刚刚的事告诉她,刘冬花心中暗喜。她鼓动母亲答应林秋雯留下墩子,这样史云生就会讨厌林秋雯,那不仅广播站的工作自己可以得到,史云生自己也有机会得到。孙姨很生气,姐妹俩抢一个男人说出去让人笑话,可刘冬花又哭又闹地哀求母亲答应自己。林秋雯抱着墩子回到家,孙姨和刘冬花一脸的不高兴。孙姨劈头盖脸地斥责林秋雯,林秋雯突然说只要她们答应让自己把墩子留下来,她就把广播站的工作让出来。刘冬花大喜,连忙表态只要她让出工作想把墩子留多久都行。林秋雯和刘冬花一起去找董援朝要求更换工作,董援朝很不解地问她们原因。林秋雯不愿多说,只求董援朝帮忙。董援朝称工作安排是厂里决定的,再说播音要有天赋不是想干就能干的。刘冬花走后,董援朝问林秋雯换工作原因,林秋雯只得告诉他这是墩子留下的条件。刘冬花兴奋地去把好消息告诉史云生,史云生闻言大惊,他赶紧去找林秋雯核实。林秋雯把原因告诉他,史云生大怒,他说他的对象在食堂工作让他颜面尽失,如果林秋雯非要留下墩子他们的婚事就不要再谈。刘冬花根本没有播音功底,她将新闻稿读的磕磕巴巴,广播站负责人非常生气。刘冬花的新闻播音当天没播,她郁闷地回到家里又和母亲谈起史云生的事,她死活要母亲答应帮自己把史云生抢过来。孙姨拗不过刘冬花,只得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林秋雯回到家里,孙姨告诉林秋雯,史云生放了话只要她留下墩子他们的婚就不结了。刘冬花马上就着母亲的话一唱一和地怂恿林秋雯干脆不要结婚,以后自己帮她一起带大墩子。林秋雯不知她的用意,心里满是感激和感动。史云生郁闷地在宿舍洗衣服,他想到和林秋雯相处的点点滴滴,史云生心里还是充满不舍。但想到墩子的事,史云生心里又烦闷不已。

第7集

董援朝回到家里,董母问起广播站换人的事。董援朝说了林秋雯为了捡回来的孩子而被迫放弃广播站工作,董母感慨林秋雯是个非常仗义的姑娘,董母赞不绝口。董援朝突然若有所思,他旁敲侧击地问董母,如果自己喜欢一个有了对象的姑娘怎么办。董母称他如果真的喜欢,就搞清姑娘是不是心里有他,如果姑娘也喜欢他,他就应该勇敢去追。董援朝看董母探究的目光,连忙否认自己说的姑娘不是林秋雯。王天柱到食堂找林秋雯,他欲言又止地告诉林秋雯,厂里都在传言墩子就是林秋雯亲生的,她替墩子找养父母只是掩人耳目。林秋雯大怒,她说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坚持留下墩子。王天柱顿时对林秋雯肃然起敬,他豪气地说以后自己就是墩子亲舅舅。史云生也听到一些风言风语,他去找刘冬花打听消息。刘冬花怂恿史云生让他逼林科雯,让林秋雯在墩子和史云生两人中选一人,如果林秋雯选墩子他们就分手。史云生一口回绝,他说自己真的喜欢林秋雯不愿意放弃她。可最后想想实在没招,他答应按刘冬花意见试一试。史云生到食堂找林秋雯,两人话不投机很快就争吵起来。林秋雯坚持留下墩子,史云生倍感失落。次日刘冬花在食堂不经林秋雯同意敲着饭盒要当众宣布墩子身世,林秋雯急忙制止刘冬花,她情急之下当众宣布墩子就是自己亲生的。王天柱想替她澄清,林秋雯急忙把他拉到食堂外面。王天柱不解林秋雯的做法,林秋雯告诉他不能把墩子身世说出去,不然墩子以后在厂里难以立足生存。朱小芹到二食堂拿自己落下的搪瓷缸,只见史云生怒气冲冲地冲进二食堂,开口就质问林秋雯为什么要当众说那些话。林秋雯想解释,史云生不耐烦地甩开林秋雯,林秋雯立足不稳摔倒在地。史云生看了看她没有扶她而拔腿离开。刘冬花回到家从孙姨手里抢过墩子,然后提着买的酒去找史云生。她当着史云生的面抱怨林秋雯把墩子弄回家害了母亲和自己费时间照看。她抱怨说林秋雯没脑子,只要把孩子往大街上一扔,别人捡走了哪还管孩子的父母是谁。史云生有茅塞顿开的感觉,他让刘冬花把墩子留在自己这里,刘冬花目的达到心中暗笑。晚上林秋雯回到家里,刘冬花装模作样的道歉自己不该在食堂的场合公布墩子身世,不仅没有帮到林秋雯反而害了她。林秋雯没有介意刘冬花作法,她回到房间突然发现墩子不见了,林秋雯大急。刘冬花装出为难的样子说,史云生喝了酒然后来抱走了墩子。林秋雯气恼地跑去找史云生。史云生告诉林秋雯自己已经把墩子扔了,林秋雯大急,她愤怒地责骂史云生不该遗弃墩子。就在此时屋里传来墩子哭声,林秋雯看到墩子还放在史云生床上大喜,她急忙把墩子抱回家。次日刘冬花在路上遇到史云生,她搬弄是非地说林秋雯要和他取消订婚。史云生怒气冲天,他说林秋雯竟然还敢主动提出,他让刘冬花带信,自己从此后跟林秋雯半点关系也没有了。

第8集

刘冬花死缠烂打地追着史云生,她主动向史云生告白自己喜欢她,史云生根本不喜欢她,如同躲瘟疫一般躲着刘冬花。刘冬花突然跳上二食堂的饭桌当众宣布,林秋雯和史云生已经断了恋人关系,从此后他们没了关系。史云生和林秋雯听到这里震惊地目瞪口呆。食堂里近百号人同样震惊不已,这时刘冬花突然宣布了一个更重磅的消息,她说现在她和史云生是恋人关系。史云生瞠目结舌时,刘冬花突然当众亲吻了史云生,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史云生怒斥刘冬花到底在干什么,刘冬花拉住挣扎着的史云生在他耳边说,他如果再说什么自己就说他耍流氓,史云生愣住了。刘冬花强拉着史云生离开,王天柱愤怒地扑上去要打史云生,林秋雯急忙拉住王天柱。刘冬花众目睽睽下得意地拉着史云生大摇大摆地走出食堂,史云生挣脱刘冬花怒斥她为什么这么做。刘冬花威胁史云生,如果他不答应和自己在一起,自己就告他姐夫勾引小姨子作风有问题,只要自己一口咬定他在宣传队再也呆不下去。史云生吓坏了,他担心真的离开宣传队。刘冬花乘热打铁地要史云生和自己确定恋爱关系。史云生屈服了。林秋雯回到家里质问刘冬花到底是什么意思,孙姨这时保持着对刘冬花的纵容一言不发。这时刘冬花的亲哥哥刘爱家带着女儿花丫头回来,他们是回来参加林秋雯婚礼的。结果当听说刘冬花夺人所爱林秋雯婚礼取消,刘爱家十分震惊。林秋雯一直想不明白,自己仅仅只是跟史云生闹矛盾怎么就变成了分手还被妹妹抢走爱人。林秋雯决定去问一问史云生。刘冬花装出姐妹情深的样子硬拉着林秋雯一起去找史云生。史云生见到他们姐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想到刘冬花要告自己作风有问题的事,他屈服了,他当着林秋雯的面告诉她他们结束了,他和刘冬花好上了。史云生骑虎难下,刘冬花乘机又煽风点火地说服史云生,她拿史云生死要面子的弱点警告他,自己当众亲他,他不可能再谈其他女孩,他除了跟自己结婚别无选择。史云生退而求其次问她打算怎么办,刘冬花提出明天他们俩就结婚,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们俩没有作风问题。董援朝去市里开会回来回到厂里就看到王天柱和朱小芹拉拉扯扯。原来王天柱要去找刘冬花说理,朱小芹死活拉着他。董援朝走近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王天柱一言难尽不愿多说愤愤不平地离开。

第9集

董援朝次日一上班史云生和刘冬花就来找他开证明,董援朝十分震惊,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他借口需要劳资科开单身证明打发走他们两人。董援朝又去找了林秋雯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林秋雯不愿多说,只是让董援朝给他们开介绍信。刘冬花把结婚证领回来得意非凡,她向林秋雯炫耀。林秋雯没有多说只是祝福他们。林秋雯经过厂区遇到拿着结婚证愁眉苦脸的史云生,史云生直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昨天还跟刘冬花是姐夫和小姨子关系,今天却变成了两口子。史云生这时看到林秋雯,质问她后不后悔,林秋雯目不斜视地告诉他,自己从收养墩子开始从没有后悔过。刘冬花在家里得寸进尺,她指手画脚地要把家里自己看的上的东西全部搬到史云生那里去。孙姨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她要。最后刘冬花又跑进林秋雯房间抱出一台旧手风琴,她扬言要把手风琴也带走。这一次林秋雯不愿意了,她说这是她亲妈留下的纪念,无论如何她不能送给刘冬花。刘冬花不依不绕拼命抢手风琴,林秋雯也拼命保护自己的琴,最后刘冬花一把推开林秋雯,然后扬言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刘冬花把手风琴狠狠地朝地上摔去,手风琴被摔的七零八落,林秋雯心中的怒火被彻底点燃,她愤怒地指责刘冬花。刘冬花面目狰狞地恶狠狠地说,从小别人都说自己不如林秋雯,现在她就是要抢她的工作,抢她的男人,现在就想抢走她的琴。刘冬花的嚣张让林秋雯彻底伤透了心。林秋雯在房间里抚摸着摔坏的琴,心里暗暗对母亲倾诉,自己不是抢不过刘冬花,只是她把刘冬花当亲妹妹当亲人家人而不想伤害他们。可没想到刘冬花却不把自己当亲人。孙姨走进房间歉意地替刘冬花向林秋雯道歉。刘冬花偏偏要把举行婚礼的地方设在二食堂,婚礼那天林秋雯强忍心中的悲伤到食堂参加刘冬花和史云生的婚礼。有几个长舌妇好奇地问林秋雯是不是因为墩子和史云生分手,墩子到底是不是她亲生的孩子。刘爱家公正地帮林秋雯打发走这些人替她解了围。婚礼仪式正在举行,王天柱气冲冲地冲进食堂大骂史云生始乱终弃是个陈世美。刘厂长见王天柱闹事十分生气,史云生宣传队的同事以张小兵为首冲上去把王天柱拉出食堂在外面大打出手。林秋雯担心王天柱吃亏,她扑过去拼命护住王天柱赶走张小兵等人。此时在食堂里,刘冬花厚颜无耻地大谈恋爱经历,她昧着良心告之于众说史云生一直暗恋自己,为接近自己还专门刻意接近姐姐林秋雯,她自欺欺人描述与史云生情投意合一见钟情的恋爱故事。史云生心里很不是滋味。新婚之夜,史云生眉头紧锁闷闷不乐。奸计得逞目的达到的刘冬花却感到非常知足幸福。刘爱家参加完婚礼准备带花丫头离开,他歉意地替刘冬花向林秋雯道歉,林秋雯大度地笑笑不予计较。而刘冬花此时正兴奋地收拾东西和史云生回门,史云生却从结婚到现在似乎总不在状态。他们回到家中,史云生尴尬地盯着林秋雯不知说些什么。

第10集

刘冬花当着林秋雯的面卖弄称史云生待自己如何体贴,林秋雯为避免尴尬躲进卧室去看护墩子。史云生以叫林秋雯吃饭为名进到林秋雯房间,他气冲冲地责怪林秋雯不好好珍惜幸福生活,林秋雯平静地告诉他自己觉得现在很幸福。刘冬花见他们单独聊天又怒火中烧。王天柱自作主张地给墩子起大名,他列举出起的四十个名字让林秋雯选择。林秋雯看到这些名字才突然想起墩子跟谁姓,最终她觉得确实只有姓林才比较合理,经过选择她最终为墩子定了大名:林康。她希望墩子健健康康长大。厂里举行演出,史云生作为领唱上台表演。演出结束时史云生只顾看台下林秋雯和王天柱逗墩子,一时忘了看脚下,结果摔倒在台上的道具上摔伤了脸,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史云生出院那天看到镜子里被毁容的脸如遭晴天霹雳。王天柱在路上看到史云生用衣服遮挡着脸一副做贼的样子十分好奇,他特意停下自行车细看,结果看到史云生毁容的样子。史云生恶狠狠地放狠话,他说自己是被王天柱害的,他一定要把王天柱赶出厂子。王天柱感到莫名其妙。王天柱去食堂找林秋雯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结果不小心打翻林秋雯手里的水盆。林秋雯怕他感冒急忙拿毛巾坚持要替他擦干,王天柱一时情难自禁地握住林秋雯胳膊。他想表达一直深埋心里对林秋雯的感情,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王天柱狼狈地逃走。林秋雯一头雾水。史云生回到家将家里的东西砸的乱七八糟,刘冬花吓的魂飞魄散呆呆地看着史云生发泄。史云生怒斥刘冬花,自己从跟她结婚后什么都不顺。刘冬花有口难言。接着史云生去了宣传队,他发现张小兵代替了自己位置正在指挥宣传队合唱。史云生上前指手画脚,张小兵欲言又止地告诉他,他的工作暂时被调整,现在宣传队由自己暂时负责。史云生怒气冲冲地找董援朝质问,董援朝含蓄地表达宣传队因为要经常进行演出所以对形像要求比较严。他安慰史云生虽然演不了主角但还可以演配角,史云生为了将董援朝一军,他故意提出自己想调到车间去的愿望,他觉得宣传队根本离不开自己。史云生在家里和刘冬花吃饭时,他信心十足地称,宣传队离不开自己,厂里早晚还是要把自己请回宣传队。话音刚落,董援朝上门来通知他,他调任厂车间的申请如他所愿通过了。史云生傻眼了。次日刘厂长带着史云生下到车间,阴差阳错地给史云生介绍了一个带他的师傅王天柱。史云生尴尬之极,他希望能换个师傅,刘厂长很生气,喝斥史云生不要挑三拣四。一向吊儿郎当的王天柱却很认真地教授史云生专业的机械操作知识,史云生根本听不进去。王天柱严肃地提醒他,车间里不能有半点马虎,那可能涉及人命安全。董援朝约人打球时被爽约,正巧他遇到林秋雯。董援朝主动邀请林秋雯一起打球,一来二去的两人成了固定的球友。这天两人又约好一起打球时,遇到史云生灰头土脸地从车间出来去食堂。史云生对主动和他打招呼的林秋雯冷嘲热讽。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