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分类:明星八卦 内地明星 港台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明星婚姻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佳片有约 电视剧演员表 网络红人
主页 > 娱乐 > 电视剧剧情 >

电视剧台湾往事分集剧情介绍1-52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8-03-23 16:37:15 编辑:大眼 标签:电视剧抗战剧 热度:

电视剧《台湾往事》是由左小青、刘以豪、张书豪、候彦西、简嫚书等主演的抗战剧。下面就带来电视剧台湾往事分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台湾往事讲述了近代台湾青年一代意气风发的青春往事,以及投身民族抗战,支援祖国解放的史诗故事。下面就带来电视剧台湾往事分集剧情介绍。

台湾往事剧照

台湾往事演员表

左小青 饰 阿梅

简介 林清文的母亲

左小青 饰 陆敏英

简介 浙西农村贫苦农家的女儿

刘以豪 饰 林清文

简介 阿敏的儿子

配音 刘以豪

张书豪 饰 周绍祯

简介 赴大陆参加抗日战争的台湾青年

配音 张书豪

侯彦西 饰 庄是耕

简介 赴大陆参加抗日战争的台湾青年

配音 侯彦西

简嫚书 饰 谢双美

简介 林清文青梅竹马的恋人

程予希 饰 孟芸华

黄薇渟 饰 庄心怡

涩谷天马 饰 松村利吉

施名帅 饰 周绍堂

台湾往事剧照

台湾往事剧情简介

日据时期台湾新竹中学三位少年周绍祯、庄是耕、林清文相继在“皇民化运动”中遭受殖民当局的打击迫害被迫离开校园。他们在为生计奔波摔打历练中思想逐渐成长,在饱尝战时日本殖民当局对台湾底层人民强征暴敛野蛮管制后民族主义意识逐步觉醒,在时代洪流的冲刷下分头迈向不同的道路。周绍祯辗转深入内地抗战,颠沛流离九死一生,后经中共协助加入台湾义勇队为民族抗战倾尽全力。庄是耕考取帝国大学,却被日军强行征召派往战场,后逃离日军。林清文在岛内地下办学传授国学,在家乡保存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火种。1945年日军投降,三人重聚家乡携手建设崭新台湾的过程中林清文选择去往厦门寻找新思想新出路,周绍祯和庄是耕则投身岛内新民主主义革命浪潮中。可战争又随之而来,三兄弟被迫隔海分离。经历数十年的相望相念后,终在祖国大陆得以重逢。

台湾往事剧照

台湾往事分集剧情

第1集

1919年,初夏,台湾江口。台湾还处于日据时期,松村利吉携怀孕的妻子刚刚到达,准备上任警察职务。不久,其妻子难产入院。旁边的病房里,医生林汉仁的妻子阿梅同样难产入院。院长田中先生嗜酒,已经醉卧不起。此刻,林汉仁是唯一的手术医生。林家世代汉医,唯独到他这里读了日本学校的医科,做了西医。林汉仁很快安顿好妻子,根据产妇情况,决定先给松村夫人进行手术。然而松村利吉态度坚决,出于对中国人的鄙夷,他拒绝让中国人给妻子开刀,在他的强令下,田中先生带醉进行手术。与此同时,林汉仁在阿梅的鼓励下,打破外科医生不给亲人做手术的旧俗,亲自给妻子接生。

第2集

日本老师青木在得意洋洋地向学生讲述日本的扩张形势,边说边蔑视中国人。林清文看不过去,在课堂上与老师及其他日本学习争辩。下课后,日台两方学生约架晚上到后山。开战之前,林清文还惦记念书,周绍祯质疑林清文不够勇敢。同时,松村利吉教导武夫什么是武士道精神。林清文和武夫都觉得打架最终不能解决问题,但仍然无法避免这场斗殴。最终,林清文、周绍祯、庄是耕被停学处分。林、周、庄三人在讨论休学后的出路,大家各有观点。正议论着,周绍祯突然惦记着庄是耕的姐姐庄心怡,被其余两人取笑。

第3集 日本阴谋夺取土地

心怡为了自己的幸福,决定逃走前往台北。高保长带着聘礼来家里提亲,庄老爷子让庄是耕去把心怡叫出来,结果庄是耕这才发现姐姐已经离家出走,高保长顿时大怒,在家里大吵大闹,不欢而散。心怡坐上了去往台北的车,周绍桢担心心怡安全,一直跟着她,心怡发现周绍桢也在火车上,周绍桢笑嘻嘻的跟心怡说自己也正好去台北,他们在一个火车上遇见,还真是缘分呢。到了台北,心怡告诉周绍桢自己要去找朋友,周绍桢跟着心怡,说要看到她有着落自己才肯走,心怡没办法,只好带着他一起。心怡来到一间民居,打开门,里面是四个年轻人在打牌,周绍桢进来后才发现心怡说的熟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哥哥周绍康。周绍桢从小就和哥哥不和,小时候家里人都说他哥哥比他聪明、周绍桢就是不服气,心怡娇羞的看着周绍康,这更让周绍桢心里不舒服,他告诉哥哥,周家想逼婚,让心怡家人还债,现在心怡有了着落,自己也要回家了,说完周绍桢头也不回的走了。周绍康追上弟弟,希望他可以留下来呆一晚,周绍桢满腔的怒火,他指责哥哥,好好地银行宿舍不住,跑出来把自己的房子弄的像棋牌室,还有心怡,她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他,而周绍桢和父母都不知道周绍康搬出来的事情,更有意思的是,过年回家,周家打算去庄家拜年,可是周绍康居然说和周家子女不熟,这些都让周绍桢觉得他这个哥哥虽然聪明,可也是满嘴谎言,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时过多日,庄家种植的黄金水稻终于不负所望,开始有了收成,这让庄老爷子和庄是耕地开心不已。粮食丰收,庄家债务有了着落,心怡的婚约也解除了,周绍桢开心不已,他再次去台北想接心怡回汉口,可是此时心怡已经不再想回家了,她要留在台北,周绍桢很失落。庄家的黄金水稻种植成功之后,整个汉口的老百姓都抢着购买高价的黄金水稻苗,一时间,水涨船高,黄金水稻的价格突飞猛涨。林家晚饭桌上,林汉仁说起黄金水稻,也是赞不绝口,可是林老爷子却不同意,他很气愤的说这种东西有违天道,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都糟蹋了,林老爷子越说越气,气氛一时间尴尬不已,阿梅赶紧从中协调,这才缓和下来,阿梅告诉林汉仁,自己觉得父亲说的有道理,她也心有不安。台湾雨季马上就要来了,连日的阴雨,一刻都不曾放晴。就在大家准备等雨季过去好收庄稼的时候,大家发现他们种植的黄金水稻耐不过一场雨,竟然全部都死掉了。一时间,人心惶惶,日本人贴出告示,上面写明,黄金水稻的事情属于天灾,日本政府为了百姓生活,决定收购土地种植甘蔗,可以雇佣百姓为他们种植,这份告示明面上好像是为了百姓利益着想,可是暗地里却是剥夺百姓土地的不平等条约。林清文看明白告示的意图,劝说乡亲们无论如何不能同意这种不平等条约。松村作为警署,没想到竟与非法商人同流合污,原来他一早就知道黄金水稻的缺点,所以和非法商人联合,利用黄金水稻夺取百姓土地,松村认为这是为日本帝国主义更好的占领台湾做出的卓越的贡献。

第4集 林汉仁被害入狱

黄金水稻让汉口的百姓损失惨重,日本政府贴出告示,因为百姓们是在银行贷款买的黄金水稻秧苗,现在没有收成,为了还清银行贷款,百姓们必须把土地抵押给政府才行,政府要为糖厂种植甘蔗,用来支援前线日本帝国作战,而汉口的百姓要为政府服务,种植甘蔗。林清文看出了政府的阴谋诡计,他和庄是耕周绍桢带着民众上街游行,三个年轻人以为他们的诉求合情合理,日本政会和他们讲道理,可是他们没有想到,就是这样一场他们自认为合情合理的行动,却彻底改变了他们三个人的人生轨迹。以松村为首的警署武力镇压游行民众,周绍桢实在气不过,扔了石头打了日本人,一时间场面失控,松村下令开枪,日本人枪杀了很多游行民众,场面惨烈。林家老宅里,仆人桂嫂慌忙跑回来报信,林汉仁让阿梅守在家,自己去把孩子们带回来,林汉仁赶到广场,看见庄是耕林清文正抱头四处躲蹿,林汉仁赶紧上前护住两个孩子,带他们离开,一个日本记者在林汉仁离家之前,拍下了他的照片。众人平安无事回到家,阿梅和林汉仁想想今天的场面都有些害怕,阿梅更是厉言职责两个孩子,做事竟然如此没有分寸,阿梅以为自己家里没有种植黄金水稻,日本人就算再过分也不会找到林家,可不成想,就在众人准备松口气的时候,日本警署的人强行闯进了林家,以组织暴乱,影响治安为名带走了林汉仁,这一下,林家不知所措。林汉仁关进去多日没有消息,阿梅实在担心,疏通关心来到监狱,发现林汉仁不禁被囚禁,还被殴打,阿梅决定,不管是花钱还是找人,她都要救自己的丈夫出来。林清文为了证明自己父亲是无辜的,他和庄是耕周绍桢三个人趁着四下无人,满大街小巷的贴满告示,斥责日本政府乱抓好人,阿梅回家后发现孩子们不在家,她急忙去街上找,看到日本人正在清理这些告示,她心中隐隐不安。晚上阿梅抓住偷偷从外面回来的林清文庄是耕,批评他们今天的做法实在太危险了,阿梅让两个孩子今天晚上就坐最后一班火车去台北避难。松村知道了林清文三个人贴告示的事情,他派去监视林庄周三家的人回来报告说,林庄周三人准备坐火车前往台北,松村当即带人赶往火车站。阿梅刚把林清文庄是耕送上火车,周绍桢从家出来就发现了警察,他赶紧让大家下车,四人总算躲过松村的搜索,可是也错过了最后一班火车,周绍桢告诉他们,自己跟家里人说好,现在赶马车前往桃园,还能赶上火车。林清文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觉得这次离开家,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了。阿梅赶回家,正碰见松村带人在家里搜查,阿梅不卑不亢,她直面松村,质问他究竟要做什么,是不是要把林家所有的老人妇女也要抓紧监狱当作暴乱分子,松村在林家没有搜出林清文,愤愤离去。

第5集 林庄周三人独闯台北

林清文庄是耕周绍桢三个人终于一路奔波赶到台北,林清文和庄是耕从来没有出过汉口,台北的繁华、大气、热闹都让这两个年轻人震惊不已。周绍桢笑着闹两个人,他告诉他们,台北如此之大,什么样的工作都有,早晚有一天,他们会在台北闯出一番天地的。周绍桢带着两人来到自己大哥阿堂哥家里,他们在台北没有别的亲人,只能来找阿堂哥,阿堂哥听了林清文他们的描述,没想到日本人如此嚣张,竟然这么残暴的对待汉口百姓,阿堂哥同意他们三个人暂时住在自己这里,周绍桢从阿堂哥那里打听到心怡在百货大楼上班,他神秘兮兮的拿着路边买的花,偷偷跑去百货大楼。心怡在百货大楼里坐电梯引导员,周绍桢看着穿这一身制服,如此美丽动人的心怡姐,一时间收起了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少爷脾气,竟然变得害羞起来,他慌慌张张的把花送给心怡姐,转身就跑了,心怡看着他这可笑的样子,如同宠溺自己弟弟一般笑了。晚上心怡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给三个人接风,林清文和庄是耕拿出临走时阿梅交给他们的钱,两人把这钱拿给阿堂哥,毕竟寄人篱下,总不好意思吃用都让阿堂哥花费,阿堂哥推辞不掉,便告诉大家这钱作为他们的生活公费用,周绍桢不以为然,他拒不拿钱,还说阿堂哥是自己大哥,就该养他。第二天,三个年轻人无所事事到处溜达,林清文看到人力拉车,他想做这份工,可是拉车要掏押金,他已经把钱都给了阿堂哥做生活费,庄是耕想去火车站擦皮鞋,可是没有钱买工具,就在两个人因为没钱做不了工惆怅的时候,周绍桢仗义的拿出自己的小金库,他和林清文去交押金租车,给田是耕买了擦鞋工具,三个年轻人意气风发,决定在台北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林清文和周绍桢来到百货大楼,为了心怡,周绍桢提议就在百货大楼这里等活,林清文看到这里人这么多,一定有生意的。可是他们没想到,就在这里碰上收保护费的小混混,两人拒不上交高昂的保护费,小混混便给他们捣乱,一上午一个客人都载不到,周绍政忍不了被人欺负,要和小混混起冲突,幸好林清文在旁拉走了周绍桢,林清文劝周绍桢千万不能再惹事了,他们就是因为在汉口惹了事情猜躲到台北的,周绍桢还想回百货大楼接心怡下班,林清文让他一定小心,不能再招惹那帮人了。林清文和周绍桢分开之后,有客人上门,他拉着客人去了台北女子中学,林清文送完客人,在校门口休息的时候,一个女学生上了林清文的车,林清文根据她的地址,拉她到谢家公馆,女学生下了车,看到林清文,惊喜不已,原来她不是别人,正是小时候和林清文一起离家出走的阿美,阿美现在跟叔叔住在一起,她热情的招呼林清文进家,林清文再见到阿美,心中别提多开心了。两人正聊着,阿美的叔叔回来了,叔叔对阿美很冷淡,阿美刚想介绍林清文给叔叔认识,叔叔看到林清文一身人力车夫的打扮,顿时不屑,塞了张钱给林清文,还告诫阿美以后不要什么人都往家里带,正当阿美要辩解的时候,回身发现林清文已经走了,只有那张钱好好的放在桌子上。晚上林清文睡不着,他坐在自己的人力车里,拿出小时候阿美送给自己的手帕,林清文想起小时候阿美陪着自己离家出走,两人发生的好多好多故事,笑意不经意的浮现在林清文的脸上,久别重逢,让这个少年心里有种异样的幸福感。第二天林清文再次去谢家公馆等着阿美,可是阿美没有出现,只有一个佣人坐上林清文的车,要去菜市场,林清文只好失望而去。

第6集 谢振铭呵斥阿美和林清文交往

周绍祯在街上拉车的时候不小心弄脏了一个女孩子的鞋,女孩子不依不饶,周绍祯看了女孩子打扮,知道这鞋子自己赔不起,他灵机一动,拉着女孩来到庄是耕的擦鞋摊位,假装掏了钱给庄是耕,用来赔偿女孩子的钱,女孩这才放过周绍祯。周绍祯走了之后,庄是耕被女孩子的美貌所吸引,结果不小心竟把黑色的鞋油擦在了女孩白色的鞋子上,这下,女孩说什么都不干了。庄是耕兜里没有钱,只好带着女孩回家,跟阿堂哥借钱赔给这位小姐。周绍祯从外面回来,正好碰见庄是耕,他没有看到那个女孩子,上前跟庄是耕要回自己给他的擦鞋子钱,还跟庄是耕抱怨这富家小姐真是麻烦,庄是耕暗自给他使眼色,不要说下去了,可是周绍祯神经大条,根本没有明白庄是耕的意思,周绍祯回头发现那个富家小姐正站在自己身后恨恨的看着自己。阿堂哥见到这位富家小姐,给众人引荐,原来这个女孩叫做孟云华,她是阿堂哥房东的女儿,一直在外求学多年,见多识广,在阿堂哥的调解下,孟云华决定不再追究鞋子的赔偿了,可是因为周绍祯故意欺骗自己的事情,孟云华不能原谅,她要求周绍祯第二天给自己做一天的车夫,周绍祯只能接受。阿堂哥即将启程去往上海,他明知道心怡对自己的心思,可是阿堂哥却告诉心怡,她现在的工作可以接触形形色色的人,以后她一定能碰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心怡想把自己心里的情谊告诉阿堂,可是阿堂故意躲避过去了,心怡心中很失望。第二天,周绍祯按约定给孟云华做车夫,带着孟云华到处跑,孟云华故意折磨周绍祯,买了很多东西可是还不肯停,周绍祯故意给孟云华买了一杯加了黄连的汽水,孟云华早就看出了他那点花花肠子,愣是三言两语就让周绍祯自己把这水喝了下去,周绍祯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林清文有机会就带着阿美出去玩,两个年轻人久别重逢,小时候青梅竹马的感情好像一下子就找回来了,阿美最近这些天总是早出晚归,阿美叔叔谢振铭派人跟踪她,这才发现原来阿美竟然跟一个人力车车夫来往如此密切,这天晚上阿美开心的从外面回来,谢振铭冷着脸警告阿美,不允许她再和林清文来往,阿美想解释她和林清文的关系,谢振铭根本不听阿美的解释,他厉言告诫阿美,自己没有了一个摆设还可以再找一个,可是阿美离开自己这个靠山,就什么都不是了,阿美心中对这个家,万分失望和伤心。阿梅一直在为了林汉仁的事情四处奔波,田中医生从自己政府朋友那里打听到,要想送钱,最起码得五千块才行,田中来到林家,把这个消息告诉阿梅和林老爷,田中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钱,一共五百元,都交给了阿梅,阿梅和林老爷向田中鞠躬致谢。为了尽快凑齐这五千元,阿梅没日没夜的替别人洗衣服、缝补衣服,林老爷看在眼里,他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人参和古董,希望阿梅可以把这些都拿去典当,阿梅知道,这些都是林老爷这大半生最珍贵的物件,阿梅告诉林老爷,现在这个形式,这些东西典当不了多少钱,还是留着吧,桂嫂还有其他伙计们拿出自己攒下的钱,都交给了阿梅,阿梅感动不已。在阿梅日以继日的赶工,还有大家的帮助下,她终于凑够了这五千元,她疏通好关系,终于日本人答应释放林汉仁。

第7集 林清仁不堪受辱精神崩溃

谢振铭每天都派下人跟踪阿美的行踪,阿美在同学的帮助下,终于得以脱身去见林清文,林清文在街口等阿美,周绍祯跑来告诉林清文,家里打来电话,告诉他林汉仁可以出狱了,林清文顾不得赶忙往火车站跑去,阿美到的时候只有周绍祯等在这里,周绍祯告诉她林清文回家了,阿美有些失望。林老爷子带着阿梅还有林清文等在监狱门口,终于见到了饱受折磨的林汉仁,林汉仁这些日子在监狱里,被松村用尽各种酷刑折磨,林汉仁刚走出监狱大门,就体力不支昏倒过去。众人把林汉仁接回家,林汉仁整个人消瘦了一大圈,精神状态更是魂不守舍,他的手全部淤青,就连吃饭都根本抓不住筷子,众人心中强忍着难过,故意不去看林清仁,阿梅拿着筷子,一口一口喂林清仁吃饭,饭后,阿梅帮林清仁清洗手上的伤口,阿梅实在忍不住掉下眼泪,林清仁轻轻哼着歌曲,安抚妻子的心。林清仁在家休息多日,他想要去诊所重新工作,林清文不放心自己的父亲,一路跟随着,林清文发现父亲根本就没有恢复,他不仅害怕人群,看到有日本人,更是止不住的颤抖,最后整个人跌倒在街道上,林清文护住自己的父亲,不住的安抚他,可是无补于事,林清文只好带着父亲回家。周绍祯在家里发现阿堂哥一直和他的牌友还有心怡姐他们背地里讨论事情,周绍祯心中疑惑,他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溜进去,发现原来他们一直在看几本书,周绍祯看不懂这书里写的是什么,正好被孟云华看见,孟云华看了书之后,大惊,她告诉周绍祯这些都是禁书,要被警察看见是要抓进去的。松村带着好多日本官兵来到林家,松村美名曰是来看望林汉仁的,林老爷子看到日本人,就气不打一出来,他告诉松村,林汉仁正在出诊,请日本人离开自己的家,没想到松村得寸进尺,不仅不理会,还命令手下人四处搜查,松村告诉林老爷子,为了帝国,以后林家开药方必须是日文,而且林家不能再悬挂祖宗留下的牌匾,也要换成日本,林老爷子听到日本人要动老祖宗留下的牌匾,气愤不已,就在这时,林汉仁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一把扼住松村的脖子,死死不肯放手,等林汉仁反应过来松手的时候,松村差点被掐死过去。松村大怒,不仅砸了林家的牌匾,还吊销了林家及林汉仁的行医资格,一时间,林家陷入困境。

第8集 林清文为了家庭远走台北

自从林汉仁精神失常之后,又加上松村不允许林家行医,林家老老少少,日子越来越难过,林清文决定为了家人,他要继续回到台北工作挣钱养家,阿梅不忍心让儿子去做那么辛苦的工作,林清文以大人的口吻宽慰母亲,阿梅很欣慰,感觉一下子儿子就长大了。林清文再次背起母亲为自己准备的行囊,踏上离家的路,林清文知道自己身后是家人殷切和不舍的目光,他不能回头,他怕自己一回头,就迈不开脚步。回到台北,谢振铭为了断绝阿美和林清文的关系,特意把两个人带到西餐厅,谢振铭很蔑视林清文,他想用西餐礼仪来侮辱林清文,好让林清文认识到,他和阿美根本不是一个阶级的人,虽然林清文是第一次吃西餐,也有很多失礼的地方,可是阿美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而离开林清文呢,晚上回家,谢振铭自认为他成功羞辱了林清文,整个人洋洋得意,他的妻子告诉他,他一直支持的日本高官如今风生水起,谢振铭更是觉得自己高枕无忧了。周绍桢在百货大楼被拉车的其他人驱逐,原来因为周绍桢他们不肯交保护费,结果那些小混混就把所有人的保护费都提高了一倍,大家不敢对小混混怎么样,只好把责任都怪在周绍桢他们身上。周绍桢憋了一肚子气回家,三个年轻人决定借酒消愁,结果都喝醉了,周绍桢更是醉意醺醺,他问心怡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哥哥,还孩子气的说自己早晚有一天要向心怡证明自己也很厉害。庄是耕每天白天去火车站擦皮鞋,晚上就去知识分子组织的学堂上上课,在庄是耕心里一直坚信,唯有学习才是出头之路。松村为了黄金水稻的事情来找谢振铭,没想到谢振铭不仅态度傲慢,还跟松村讲起了条件,松村以自己知道当年他和他哥哥一起去淘沙金,结果他没有救出他哥哥,反而自己独吞了沙金这件事威胁谢振铭,可是松村没想到,谢振铭根本不在乎自己那点虚名,他指着自己和日本高层人员的照片,得意的看着松村,松村心中对他已经起了杀意。谢振铭和妻子带着阿美出席酒会,阿美对这种事情向来很厌烦,可是她无法违背叔叔的意愿,只好来参加,在酒会上,阿美偷偷看到林清文来接自己,她趁着叔叔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在门口的时候,阿美与武夫擦肩而过,武夫对这个女孩有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这让他注视着女孩的背影,一直不肯收回目光。

第9集 谢振铭被杀阿美再次孤苦无依

阿美和林清文跑到大街上,两个年轻人为这么一场小小的逃离觉得很兴奋,就在这时,防空警报开始拉响,警察上街开始肃清街道,两人没有办法一起走,林清文把家里地址告诉阿美,让她赶紧去这里,两个人一会儿回家汇合。阿美根据林清文给的地址跑回来家里,正好周绍桢心怡姐庄是耕他们都在,唯独林清文还没有回来,就在大家担心不已的时候,林清文气喘吁吁的赶回家,阿美看到清文平安无事,这才放下心来,周绍桢庄是耕看着他们两个人甜蜜的样子,都背过头去偷偷笑了起来。阿美换下礼物换上心怡姐给的衣服,林清文和阿美坐在楼下,林清文告诉阿美自己心中担忧,林清文觉得现在的自己配不上阿美,阿美反问林清文,真的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吗?她想过的不是晚礼服,不是酒会,而是心意相通的两个人,彼此相爱就够了,林清文答应阿美以后再也不说配不配的话了。在谢振铭家里,她的妻子接到一个电话,电话的内容让她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过了一会儿谢振铭回家,妻子看着他的背影,眼光中复杂万分。深夜,一个黑衣女子将两个装着活人的麻袋带到树林里,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谢振铭的妻子,而麻袋里的,正是谢振铭和他的司机。原来谢振铭的妻子是日本人安插在谢振铭身边的日本特务,她虽然对谢振铭有感情,可是依然无法拒绝日本帝国赋予自己的命令,松村在得知自己无法操纵谢振铭的时候,便下了这道死令,谢振铭千算万算,都没能算到自己会死在枕边人的手里。阿美已经出来两天了,可是谢振铭都没有派人来寻她,林清文陪着阿美回家,发现家里已经被查封了,婶婶告诉阿美,她的叔叔已经死了,阿美震惊,呆若木鸡,婶婶只是嘱咐阿美,以后她要自己独立生活了。婶婶走了之后,阿美看着报纸上说,谢振铭是因为贩卖黄金水稻的事情死亡的,她心中万分悲凉。如今阿美已经没有容身之所,林清文把她带回家里,林清文跟庄周二人道歉,按照报纸上来说,黄金水稻的事情都是谢振铭一手策划的,那让周庄两家损失惨重也是谢振铭的责任,谢振铭毕竟是阿美的叔叔,他觉得自己应该道歉,周庄二人当然不会把这种事怪罪在阿美的身上,林清文经过这件事不禁感慨,连谢振铭这样有权有势的人,一夜之间钱财散尽,连姓名都不保,那他们这些小人物,岂不是哪天死了都没人知道,三个年轻人对自己的未来都有深深的担忧和恐惧。

第10集

阿堂哥和自己的同伴在房内商量,如何将金条运往上海参加抗日,林庄周三个人在门口,不小心听到这些话,三人震惊,没想到阿堂哥要参加抗日,大家伙都为阿堂哥的勇气感到钦佩,就连一直跟哥哥别扭不已的周绍桢,都开始对哥哥有所改观。阿堂哥出门发现三个人躲在门口,阿堂惊讶竟然让他们听见了屋内的谈话。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