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分类:明星八卦 内地明星 港台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明星婚姻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佳片有约 电视剧演员表 网络红人
主页 > 娱乐 > 电视剧剧情 >

电视剧红蔷薇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8-01-12 17:41:21 编辑:阿宇 标签:电视剧谍战剧 热度:

电视剧《红蔷薇》是耀客传媒出品的年代谍战剧,由金晔执导,杨子姗、陈晓、毛林林、谭凯、田雷领衔主演。下面就带来电视剧红蔷薇分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红蔷薇讲述了不经世事的千金小姐夏雨竹,主动投身革命浪潮,与肖君浩并肩战斗,共同为民族复兴奉献青春,逐步成长为一名拥有坚定革命信仰的中共地下党员的故事。下面就带来电视剧红蔷薇分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红蔷薇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大结局

红蔷薇剧照

红蔷薇演员表:

杨子姗 饰 夏雨竹

毛林林 饰 顾霜菊

配音 张喆

冷海铭 饰 林文忠

刘长水 饰 林文忠助手

刘敏 饰 肖成碧

于谷鸣 饰 小安

高一清 饰 夏恒轩

谭凯 饰 任志远

何涌生 饰 孙天普

孙之鸿 饰 宋光

电视剧红蔷薇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大结局

红蔷薇剧照

红蔷薇剧情简介:

在1927年的“七一五”反革命政变中,为了营救共产党员任致远,夏恒煊慨然赴死,留下妹妹夏雨竹与丫头霜菊相依为命。柔弱的雨竹独自谋生,霜菊则在恒煊恋人肖成碧的引荐下加入了国民党特务组织。几年后雨竹偶然营救了任致远。致远牺牲后,雨竹受感召成为中共地下情工作人员,与此同时霜菊在特务组织内获得重用和提拔。抗战爆发,雨竹和霜菊再次相见,却为了各自的任务针锋相对。雨竹发现肖成碧的弟弟肖君浩和自己承担着共同的使命,两人在战斗中相知相爱。1949年国民党败逃台湾,雨竹毅然前往台湾执行任务,被身为保密局军官的霜菊发现。为了信仰,雨竹在霜菊面前从容赴死,霜菊被震撼。雨竹在胜利的前夜用生命谱写了一曲壮丽的信仰之歌。

电视剧红蔷薇分集剧情介绍1-48集大结局

红蔷薇剧照

红蔷薇分集剧情:

第1集

1927年7月,武汉,卫戍区机要室。武汉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召开秘密会议接受了汪精卫分共主张。准备进行大规模清党,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屠杀行动开始了。 在一处幽静的农家院落中,不谙世事的富家小姐夏雨竹(杨子姗 饰)正在和丫头顾霜菊(毛林林 饰)悠闲地打羽毛球。这与外界的腥风血雨形成鲜明对照。 这时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院落的平静。夏雨竹抓起电话,对方焦急地要找夏雨竹的哥哥夏恒煊。当夏雨竹反问对方是谁时,电话突然戛然而止。 而此时,特务们破获了一个地下党的秘密基地,正在围剿地下党员,一番激烈的枪战后,地下党员林文忠夺路而逃,特务们穷追不舍。 院落中,夏雨竹和顾霜菊精心打扮,准备去参加就会,夏雨竹还赠给了顾霜菊一枚哥哥特意从东洋留学带来回来漂亮发卡。两人姐妹情深,可见一斑。 遭到追捕的林文忠,被特务紧紧咬住,在门口碰巧遇到了出门准备乘黄包车去参加酒会的夏雨竹和顾霜菊主仆两人,林文忠见势不妙,顺手将情报塞进了夏雨竹的挎包中。 毫不知情的夏雨竹带着顾霜菊去国府小礼堂参加酒会,酒会上人流如织,一个疯跑的小孩不小心撞上了正在饮酒的顾霜菊,她将杯中酒洒到了夏雨竹裙子上。心地善良的夏雨竹准备去挎包里拿糖哄跌倒的小女孩,却拿出了装着情报的小瓷人,就顺手把小瓷人当成玩具送给了小女孩。这时哥哥夏恒煊的女朋友肖成碧(刘敏 饰)走过来,和夏雨竹打招呼,两人相谈甚欢。 地下党员任致远也来参加酒会,这令夏恒煊喜出望外。谈起眼下的革命形势,夏恒煊忧心忡忡。并申请要加入共产党,得到了任致远的赞赏。 酒会上,正在弹钢琴的夏雨竹被哥哥强拉着去见任致远,任致远一番关于妇女自立自强的话大大激励了夏雨竹和顾霜菊。 另一边,国民党卫戍区秘书室主任孙天普得到上级指示后,立刻命令警卫队队长宋光带着警卫队到国府小礼堂,逮捕出席酒会的所有共产党。宋光不敢懈怠,立刻带着副队长陈得道集合队伍,赶往国府小礼堂。 此时的国府小礼堂酒会正在热闹的举行,任致远的一番话赢得了热烈掌声。就在这时,肖成碧靠近,悄悄告诉夏恒煊出事了,书局被查处。夏恒煊脸色大变,意识到汪精卫要发动革命政变了。他立刻去找夏雨竹询问今天家中是否有人找过,夏雨竹联想起之前的种种情况,也意识到那个小瓷人不同寻常,于是立刻找到刚才的小女孩,四下寻找那个小瓷人。 而这一切都被精干的孙天普看在眼里,立刻命令部下守住前后门。赶到的卫队将国府小礼堂未得水泄不通,副队长陈得道命令如遇反抗,就地开枪的话引起了同情革命的队长宋光的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小礼堂中,夏雨竹终于在桌子底下找到了小瓷瓶,并迅速交给了哥哥夏恒煊。瓷瓶中的字条让夏恒煊大惊失色,马上去找老师任致远,催促他尽快离开。这时,卫队冲进小礼堂,将众人团团围住。孙天普终于撕下了伪善的面具下令逮捕共产党人任致远等人。任致远临危不惧,斥责孙天普虚伪。 这时,夏恒煊挺身而出,想要阻拦,却被士兵打伤。任致远鼓舞了夏恒煊后,就坦然跟随卫队离开。 夏恒煊得知任致远被关在卫戍区监狱,并且很快就会被枪决后,决定劫狱救出任致远,但他不想牵连女朋友肖碧成。肖碧成却说如果夏恒煊牺牲,自己决定不独活,使得夏恒煊大为感动。 夏恒煊和肖碧成去见卫队长宋光,还未开口,就被宋光挡回。宋光劝夏恒煊不要惹火烧身,见夏恒煊根本听不进去,就把任致远很快就会被转移到中央清党审判委员会这一重要消息透漏给他。 夏家,两名卫兵以夏雨竹涉嫌通共为由,不顾仆人阻拦,冲进夏家,准备抓捕夏雨竹。为了帮小姐洗脱嫌疑,顾霜菊主动承认通共的是自己。于是两名卫兵带走了顾霜菊。 夏雨竹去找宋光寻求帮助,想要救出顾霜菊,却在门口遇到了陈得道。陈得道三言两语支走了夏雨竹,并让她出钱上下打点。 夏恒煊和肖碧成伪造了特别通行证,想要从戒备森严的监狱偷偷提走任致远。监狱中,夏恒煊要求打开脚镣,引起了典狱长怀疑。他迅速拨通了卫戍区警卫队的电话,在得知夏恒煊等人是冒充的后,立刻拉响警报,夏恒煊等人见势不妙,开车硬闯出监狱。 得知任致远等人被劫走,孙天普勃然大怒。陈得道想要嫁祸给宋光,却被机智的宋光遮掩过去。孙天普要求三天内抓获归案。陈得道主动请缨,立下军令状,并派人日夜守候在夏家周围。 归来的夏霜菊和夏雨竹激动拥抱,并下跪感谢,还归还了银票,从而赢得了夏雨竹的信任。 夏恒煊和任致远商议准备乘船秘密潜逃,但放心不下妹妹夏雨竹,只得决定等风头过了,在和她联络。 奸诈的陈得道主动上门拜访夏家,千方百计想要套出夏恒煊的下落,并暗示已经有特务守候在夏家门口。

第2集

陈得道的话吓坏了少不更事的夏雨竹主仆,为了救哥哥夏恒煊,夏雨竹主动告诉陈得道自己老家在乡下有一个老宅的消息。陈得道喜出望外,却不动声色的追问老宅的位置。被瞒在鼓里的夏雨竹一一告知。 陈得道立刻告辞,集合队伍,去菱米村老宅,准备抓捕。 这边夏雨竹听到巷子口有哥哥的通缉令,匆匆赶出去看,细心的顾霜菊却发现原本坐在茶馆门口的特务突然不见了,这引起了夏雨竹的警觉。联想起陈得道的话,立刻意识到上当了,也匆匆赶往菱米村。 菱米村码头,夏恒煊遇到了熟人顾长发,要求对方开船送自己去芦淞码头。夏恒煊立刻回去叫人,正准备上船,陈得道等人刚好赶到。 为了掩护任致远等人上船,夏恒煊主动留下担任阻击,并叮嘱肖成碧保证任志远等人的安全。激烈的枪战随即爆发,任志远中弹受伤,被肖碧成掩护他匆匆上船。夏恒煊打光了弹匣的子弹后,被陈得道扔出的手榴弹炸伤,倒在了血泊中。 听到岸上枪声停歇,预感到情况不好,肖成碧虽然心如刀割,但还是命令开船。 陈得道命令手下捆上受伤的夏恒煊,继续追击任致远等人。当他们赶到码头时,船已经驶远,功亏一篑使得陈得道恼怒不已。 当夏雨竹主仆赶到菱米村时,刚好遇到了准备返回的陈得道等人。夏雨竹怒骂陈得道是骗子,被陈得道一巴掌扇倒在地。顾霜菊冲上去咬了陈得道一口,恼羞成怒的陈得道掏出手枪,准备开枪,被手下劝住,这才作罢。 孙天普对于陈得道的表现大加褒奖。陈得道趁机用夏恒煊和宋光的关系挤兑宋光,宋光只得答应可以用刑。 为了救出夏恒煊,夏雨竹找到宋光求助,并不惜下跪哀求。宋光也是无能为力。但他指给了夏雨竹一条明路,那就是去找孙天普,只要他把案子压下去,夏恒煊就有救了。 芦淞码头,肖成碧护送任致远等人安全上岸后,为了践行当初的诺言,就驾船独自返回,决意和夏恒煊同生共死。 为了筹足够的钱救哥哥,夏雨竹准备变卖家产。顾霜菊也拿出自己的私房钱。夏雨竹虽然感激她的好意,但还是谢绝了她。最终她忍痛决定卖掉祖宅。 肖成碧主动到卫戍区警卫处投案自首,对于宋光的劝阻根本听不进去,并且请求和夏恒煊关在一起。宋光无奈,只得将肖成碧关押。 宋光和夏雨竹一同去找孙天普,对于突然出现的夏雨竹,孙天普很是不满。宋光适时的递上了银票。孙天普心照不宣的照单全收。孙天普立刻表示只要夏恒煊洗心革面,就会有回旋余地。孙天普的话令夏雨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夏雨竹离开后,老奸巨猾的孙天普让宋光暗示夏恒煊写出自白书,和共产党划清界限,这样他的事就可大事化小。并且指示立刻释放肖成碧。 监狱中,面对着前来释放自己的宋光,肖碧成却坚决的拒绝,并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肖成碧要求见夏恒煊一面,得到了宋光许可。 夏恒煊和肖成碧这对恋人终于在监狱见面,两人海誓山盟,要同生共死,一起实现梦想。夏恒煊问起任致远等人情况,得知他们安全后这才放心。宋光把孙天普的话转告给夏恒煊,并让他写出自白书自保。生性倔强的夏恒煊二话不说,就直接拒绝,他不愿改变信仰,苟且偷生。 在肖成碧和宋光的苦苦劝告下,夏恒煊写出了一份自白书。但是他的自白书却是公然辱骂汪精卫的叛党行为,这令孙天普暴跳如雷。事到如今,孙天普只好让宋光替写一分自白书。并让宋光秘密释放夏恒煊和肖成碧。 不料,两人的对话刚好被门外的陈得道听到,为了利用夏恒煊帮自己铺平仕途,他将夏恒煊的自白书交给了记者,刊登在汉口日报上。上峰大怒,责令孙天普立刻处决夏恒煊。 夏雨竹欢天喜地的准备去监狱接哥哥。半路上却遇到典狱长带人准备处决夏恒煊。夏雨竹伤心欲绝。一对兄妹在监狱中难舍难分。

第3集

监狱中,看到即将被押上刑场的哥哥夏恒煊,夏雨竹情绪失控,歇斯底里的喊叫,想要扑向哥哥,却被宋光和顾霜菊拉开。警卫押着夏恒煊经过肖成碧的牢房时,还不知情的肖成碧急忙问他要去哪。夏恒煊仅仅来得及说把妹妹夏雨竹托付给肖成碧就被警卫拖走了。夏雨竹终于挣脱了宋光和顾霜菊,不顾一切奔向刑场。隔着铁窗,哥哥夏恒煊临危不惧,慷慨赴死的场面刚好进入视野。看到哥哥被枪决,夏雨竹当即昏厥。典狱长到监狱通知肖成碧离开,得知夏恒煊已经被执行枪决。丧失了理智的肖成碧当即冲向典狱长,想要夺走他的配枪。气得典狱长拔出枪瞄准了肖成碧,但最终还是放下枪,喝令警卫枪毙肖成碧。当枪声响起后,肖成碧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安然无恙,原来这是典狱长有意安排的一场假枪决。但是死里逃生的肖成碧却心理防线崩溃,跪地嚎啕大哭。在顾霜菊的精心照料下,夏雨竹终于苏醒。但她内心极为自责与悔恨交织。如果不是自己轻信陈得道,说不定哥哥就不会死。肖成碧赶来安慰夏雨竹,祖宅卖掉后,夏雨竹漂泊无依,只得带着顾霜菊离开了夏家。孙天普准备去南京赴任。他坐车准备去机场,半路上司机突然刹车,并把车子驶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孙天普大惊失色,司机转过身,用枪对准了孙天普,孙天普这才看清,眼前的司机居然是肖成碧。肖成碧用枪胁迫孙天普下车,孙天普只得解释枪毙夏恒煊并非是自己的意思,而是有人将他的自白书出卖给了报社,才导致了夏恒煊的死。肖成碧咬牙切齿的追问是谁捅给报社的,孙天普如实回答,是陈得道。巧舌如簧的孙天普趁机劝说肖成碧收手,让她为国民党任职,这样夏恒煊才不会白白牺牲,他的话令肖成碧陷入了空前的迷茫。乡下老宅中,沉浸在悲痛中的夏雨竹没有注意到煤油灯点燃了窗帘,幸亏顾霜菊及时发现,冲入火中,救出夏雨竹,这才没有酿成惨祸。夏雨竹却再次冲入火中,抢出哥哥的自白书,这是她唯一的精神慰藉。为了让夏雨竹走出阴影,肖成碧和宋光商量,让夏雨竹去办事处当速记员。夏雨竹一开始并不想去,但为生活所迫,夏雨竹决定自力更生。一到办事处,夏雨竹以其卓越的记忆力就令组长王霞刮目相看。一身纨绔打扮的肖君浩乘车来到理查饭店,路上遇到了游行的学生队伍,并散发传单,肖君浩装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来到理查酒店后,他询问预定的客房,招待交给了他别人留下的一封信。进入电梯,肖君浩打开信封,看到了一张写着地址的卡片,立刻心领神会。肖君浩按照指示,赶往酒店,搜集情报。正当他悠闲地品酒时,目标人物出现——一名西装革履的俄国人。肖君浩端起酒杯向他微笑示意,俄国人大步走向肖君浩,却突然被隐藏的特务猛地连捅数刀。

第4集

夏雨竹在办事处受到同事排挤。但是王霞组长,非常的信任。加上在工作上的失误被同事讥笑,使得夏雨竹心灰意懒。回到家中夏雨竹,就想辞掉工作,她一气之下就想辞掉工作, 顾霜菊劝她去上班,这样才不会寄人篱下的生活。早餐时,肖成碧提到吴大军,心情郁闷的夏雨竹一推三不知。肖成碧见夏雨竹不想提到工作,就劝她尽早进入工作状态,这样才能够真正的独立,。肖成碧的话,触动了夏雨竹,继续回办事处上班。办公室中,王霞组长邀请夏雨竹,希望夏雨竹能够尽快融入办事处的集体。肖君浩也出现在这家酒店。他看似悠闲的饮酒,其实却在暗暗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王霞劝夏雨竹聚会时放开点,没必要太拘谨。但是,夏雨竹却显得格格不入。她的落落寡欢,和整个聚会的气氛很不和谐。连楼上的纨绔公子肖君浩也注意到楼下的夏雨竹。聚餐时,同事们轮流给夏雨竹敬酒,其实,却是想让她当众出丑。夏雨竹不好推辞,只好来者不拒。旁边的男同事趁机邀请夏雨竹,去舞池跳舞。不胜酒力的夏雨竹,却跑到卫生间狂吐不止。在卫生间,一个西装革履的俄国人和夏雨竹,擦肩而过,但他仅仅是看了下夏雨竹,便走出了卫生间。俄国人,走进舞厅,环视一圈,便很快注意到楼上独自饮酒的纨绔少爷肖君浩。肖君浩看似随意的敲击着旁边的栏杆。这一幕,却让俄国人心领神会,朝着肖君浩微微点头示意。俄国人大步朝着肖君浩走去,但他丝毫没有注意到,一个戴着帽子的陌生人正朝他靠近过来,迎面而过时,朝他狠狠的接连捅了几刀。而这一幕,刚好被刚从卫生间出来的夏雨竹清楚的看到,尤其是她看到了行凶者嘴边的黑痣。这时候, 肖君浩才匆匆赶来,佯装想要帮助,凑近俄国人。但此时的俄国人已经奄奄一息,根本说不出话来,他用他的手指蘸着血在地上胡乱的画着一些英文字母。而这一切,都得细心的夏雨竹捕捉到了。舞厅发生命案,租界巡捕很快赶到。夏雨竹和肖君浩因为是目击证人,而被巡捕房询问。 肖君浩悄悄靠近夏雨竹,想要套出刚才的俄国人临死前说的话。但夏雨竹并不买账。克拉德少校亲自询问他们。面对询问,肖君浩一脸轻松,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询问中,夏雨竹说出俄国人临死前用手在地上,写出了一串单词。但她也意识到问题不同寻常,于是立刻闭嘴。可克拉德少校还想带两人回一趟巡捕房,却使得肖君浩很不满。克拉德要求肖君浩,找一个保人。肖君浩只得搬出自己的姐姐,原来他的姐姐就是肖成碧。这使夏雨竹,非常吃惊。宋光和肖成碧保出了两人。 肖成碧原本还想介绍,谁知肖君浩,却一口就说出了夏雨竹的名字。在回家的车上,宋光随口问起英文单词的事。夏雨竹推说不清楚。肖成碧对于夏雨竹的借口非常怀疑,但是也没有放在心上。临走时,肖成碧让宋光在办事处关照下夏雨竹。宋光对 肖成碧嘘寒问暖,令肖成碧,微微有些感动。次日一早,肖君浩,因为顾霜菊洗了他带着血迹的衣服,而大发脾气。他的少爷做派,引起了夏雨竹的不满!。肖君浩就和夏雨竹故意斗嘴。 肖成碧让夏雨竹,陪着肖君浩去礼查饭店,拿回行李。在车上,肖君浩有意搭讪,但夏雨竹,却一脸冷漠。肖君浩又提起俄国人在地上写字。但是夏雨竹,却仍说自己记不清了。 肖君浩带着夏雨竹,去买衣服。但是夏雨竹明显不感兴趣。面对肖君浩的横加指责,夏雨竹直接无视,并随意捡了两件衣服。肖君浩一口气,给夏雨竹买了项链等首饰。换上了衣服后的夏雨竹,被萧君浩大加赞赏。他还带了夏雨竹烫发。 面对着镜子中焕然一新的自己,夏雨竹有些有些惊呆了。肖君浩趁机再次问起英语单词。夏雨竹仍不肯说。恼火的肖君浩就让他坐上人力车独自回家。共产党负责人任志远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党内执行秘密任务的一位联系人突然遇害。因为线索中断,只能用登报的方式重新联络。就在这时,有人朝屋内投掷石块,砸碎了玻璃,当他们朝外看时,大批警察正在迅速赶来。顾长发心惊胆战,任致远却表现的处变不惊。

第5集

任致远从容自如的应付克拉德少校。克拉德解释是误打误撞,因为追捕疑犯,不小心打玻璃,而当上门道歉。克拉德走出杂志社,刚好看到两名巡捕,押着一名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而他的嘴角刚好有着一颗痣,和夏雨竹织前的描述吻合。但是,克拉德还是对出版社起了疑心,密令手下去查查出版社的底细。夏雨竹赌气,回到家中。顾霜菊却夸肖君浩眼光好。就在这时,顾霜菊接到一个电话,原来打电话的事哥哥顾长发。顾霜菊却干脆的,挂断了电话。在肖成碧的卧室,肖君浩,看到了夏恒轩的照片。秀君,大力赞赏夏恒轩的行为。但是,肖成碧却觉得他死的不值。肖君浩,劝肖成碧赶紧出嫁。 肖成碧反过来,要给肖君浩说媒。并提到夏雨竹,她极力夸奖夏雨竹。她一心想要撮合两人。但是肖君浩,却以休息为由打断了姐姐的话,离开房间。卡德上校半夜给夏雨竹打电话,通知他已经抓到了凶手。并再次追问英语字母的事。但夏雨竹仍然坚持说记不清楚。办事处中, 肖君浩开车,来来接夏雨竹。一身纨绔气息的肖君浩,引得周围人议论纷纷。夏雨竹只得下楼。肖君浩表示,是奉姐姐之命来接夏雨竹的,但夏雨竹并不领情。 肖君浩提出想要和夏雨竹交往,但是他玩世不恭的语气却引得夏雨竹反感。在路上, 肖君浩装作若无其事的,再次问起了那个英语单词。这时候他们刚好经过一家酒店,酒店的招牌立刻让夏雨竹回忆起来了当时俄国人临死前在地上写的英语字母。于是脱口而出,说那个英语单词,是蓝鸟。夏雨竹,想立刻把这个休息告诉克拉德少校, 肖君浩却很是不屑。并要求夏雨竹守口如瓶。夏雨竹想买一台新的收音机,却为钱不够而苦恼。肖君浩却说自己会修理。回到家, 肖君浩倒腾了一番之后,果然就修好了收音机,这令的夏雨竹,对他刮目相看。在家中,夏雨竹一边对着镜子,换着萧君浩买给她的新衣服,一边唱着轻松的小曲。顾霜菊就故意打趣,是因为肖君浩,她的心情才变好的。党务调查科的会议上,会议迟迟没有召开,人们焦急的等待着特派员的到来。特派员入场后,宋光大吃一惊,原来眼前的特派员就是陈得道。主任想要给宋光介绍,但是陈道德,却走上前对着宋光冷嘲热讽,并言之凿凿的表示自己是奉命来对付共产党的。夏雨竹对肖君浩的话起了疑心,来到蓝鸟酒店对面的咖啡厅。果不其然,不久后,肖君浩到达了蓝鸟酒店。克拉德去酒店喝酒,遇到陈得道。陈得道有意拉拢,克拉德表示愿意配合,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共产党。咖啡厅中,夏雨竹一直等到深夜,才看到肖君浩,和一个妖娆女子手挽手一同走出。夏雨竹心情极为失落,独自一人,徘徊在街头,刚好遇上开车回家的肖成碧。夏雨竹本来想向肖成碧表明,自己和肖君浩并没有什么,但看到肖成碧为公务烦恼,就没有说。餐桌上, 肖成碧突然提到夏雨竹和肖君浩的婚事,使得两人都措手不及。夏雨竹犹豫再三,还是以不想结婚为由,推辞了肖成碧。肖君浩忙从中打圆场,却遭到了肖成碧的训斥。任致远回到出版社得到消息,上级要求启用新的渠道,使得地下党家属尽快转移。并详细说明了接头地点,和接头暗号。

第6集

在办事处中,夏雨竹刚好遇到陈得道。仇人见面,自然分外眼红。听说下夏雨竹,成为办事处的速记员后,陈得道免不了一番冷嘲热讽。夏雨竹,也忍不住反唇相讥。就在这时,陈得道得到手下密报,就带着手下匆匆离开。夏雨竹,到办公室,找宋光询问陈得道的事。宋光干脆的告诉他,以后不仅要面对陈得道,并且还要听他的命令时,心中郁闷不已。陈得道得到密报,共产党将会在下午秘密接头,陈得道决定亲自带人抓捕。肖君浩,开车来接夏雨竹,并邀请她去咖啡厅喝咖啡。路过蓝鸟酒吧时,夏雨竹想要询问肖君浩当晚的情况,但是欲言又止。咖啡厅中,夏雨竹询问肖君浩为何回日本,肖君浩索性开起了玩笑,是因为自己被拒绝,太没有面子。而与此同时,陈得道已经带着特务赶到了咖啡厅的斜对面。陈得道要求特务秘密包围咖啡厅,不得惊动里面的人,等时机已到,再进去抓人。另一方面,赶来接头的任致远,乘着黄包车也准备赶往咖啡厅,一路上,他不断的催促黄包车快点。但人力车夫在躲避迎面驶来的汽车时,一不小心扭伤了脚。看到时间差不多,任致远就带着特务,闯进了咖啡厅。环视一圈,他很快就看到了夏雨竹。任致远换了一辆黄包车,赶往咖啡厅,却看到咖啡厅门口,站满了特务,他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就让黄包车夫拉着车直接走了过去。咖啡厅中,陈得道以咖啡厅的所有人,都有嫌疑为借口,准备全部带走。这立刻引起了肖君浩的不满,出言讥讽,并和陈得道的手下发生冲突。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决定先跟特务们走。党务调查科中,当任致远得知了肖君浩的家世背景后,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并主动的套近乎。面对陈得道的询问,肖君浩胡编了一通理由,并说,夏雨竹是自己的女朋友。肖君浩临走时,要求陈得道,立刻释放夏雨竹。陈得道表面答应,但是一转身,就立刻提审夏雨竹。提审中,为了激怒夏雨竹,陈得道提到了夏恒轩。并说多亏了夏恒轩,自己才当上了特派员,夏雨竹与他针锋相对,大骂他卑鄙无耻。陈得道举起手枪,就准备对夏雨竹开枪。幸好宋光及时赶到。宋光主动为夏雨竹担保,陈得道无奈答应。随后,陈得道命令手下特务,释放所有嫌疑人,并一一监视。出版社中,任致远接到报告,此次,转移家属的任务失败,是因为电文被租界破译。任致远十分吃惊,也十分疑惑。但他很快猜到了这是新来的特派员和巡捕房联手了。任致远对于陈得道的阴险深有体会,特叮嘱同事以后办事,务必小心。而这个出版社,也已经不再安全。同时,同事告诉他,已经再次约定好下周一阳历9号秘密会面。他告诉任致远,那位被转移通的家属,也会一同去,她是一位苏联女人。买菜回来的顾霜菊告诉夏雨竹,最近一直监视他们的两个特务,终于离开了。顾霜菊问起当天咖啡厅的情形。于是夏雨竹将当天,咖啡厅的顾客一一回忆了一遍,她惊人的记忆力令夏霜菊惊叹。除了肖君浩,所有人几乎都被她一一排除。

第7集

任致远回到出版社,众人都在收拾东西,准备转移。任致远对于顺利接头非常满意,并对对方的年轻和沉稳称赞不止。肖君浩准备离开上海,去日本。夏雨竹和肖成碧前往送别。肖君浩和夏雨竹握了握手,轻佻的把夏雨竹搂了搂,凑到她耳边暗示眼见未必为实。肖君浩的话似乎在暗示什么,也似乎在解释什么,但夏雨竹并没有细想。为了夏雨竹的安全,宋光和肖成碧商量,准备给夏雨竹换个工作。于是肖成碧准备让夏雨竹报考无线电学校,谁知夏雨竹却把这个机会让给了顾霜菊。使得肖成碧很是不悦。在夏雨竹的鼓励下,顾霜菊积极准备,并参加了无线电考试。回到家,她就埋怨自己太笨,怕浪费了这次机会。这时夏雨竹,拿出了学校的通知书,令顾霜菊兴奋不已。顾长发给看守无线电的同志们送粽子,并拿出一份情报,让电报员发出去,然而他们不知道,特务的无线电监测车已经开进了租界,正在搜索电报信号。得到汇报的陈得道立刻命令特务们,开始抓捕。此刻,屋内的同志正在发送电报,万万没有料到,特务们已经开始了大搜捕,并在步步逼近。屋内,顾长发正为完成了任务而高兴时,特务们突然破门而入。为了掩护发报员带着电台离开,顾长发主动留下,担任了掩护任务。但因为寡不敌众,他最终被捕。陈得道让王霞通知夏雨竹去党务调查科做审讯记录。夏雨竹一开始并不情愿,但碍于王霞的面子,还是答应了下来。特务们带着夏雨竹走进了刑讯室,她一眼就认出,眼前正在受刑的人是顾长发。为了获得情报,阴险的陈得道,竟然准备用夏雨竹诱供。顾长发忍受酷刑,没有招供。他受伤昏厥,特务们用水把他泼醒。为了从顾长发嘴里挖出共产党的下落,陈得道对夏雨竹动刑。顾长发不忍心爱的女人受刑,于是供出了共产党的秘密据点。任致远得知顾长发被捕的消息,吃惊不小。就在这时,抓捕的特务已经赶到,一场激烈的枪战随即爆发。当特务们闯进屋时,却没有发现任致远的踪迹,陈得道非常失望。就在这时,有特务发现,有人跳进了河里,陈得道当即朝着河里连开数枪,河中的任致远不幸中弹受伤,鲜血染红了河面。当特务赶到河边时,已经不见了尸体的踪迹,他们就误以为任致远的尸体已经被冲到下游了。楼下的夏雨竹,这是忽然听到一阵哗哗的水声,当她好奇的走过去时,却意外发现了已经身受重伤的任致远。陈得道以为任致远已经死掉,就带人去下游寻找任致远的踪迹。特务们离开后,夏雨竹赶到河边,已经不见了任致远的踪迹,她顺着血迹,终于找到了任致远。任致远劝她离开,随后会有人前来接应。夏雨竹刚走出几步,任致远就想起身,但因受伤过重,就摔倒在地。

第8集

看到任致远受伤很重,夏雨竹动了恻隐之心,她带着受伤的任致远悄悄回家,并把他暂时安顿在地下室。任致远强隐着疼痛对伤口进行了处理,并取出了子弹。夏雨竹一向晕血,她在擦拭地上的血迹时,想到了死去的哥哥和顾长发。当她进屋时,看到任致远缝合伤口很艰难,就壮着胆子主动帮任致远缝合伤口。为了任致远的安全,夏雨竹决定要将他安顿在家里,但任致远却不愿留下,他怕连累夏雨竹。早晨早餐时,夏雨竹心里惦记着地下室里的任致远,有些心绪不宁。等到肖成碧去上班后,夏雨竹就匆匆忙忙给任致远送来了早餐。两人闲聊时,任致远身上共产党人特有的乐观和舍生取义的精神感染了夏雨竹。关于人生的意义,给了夏雨竹上了生动的一课。党务调查科的会议上,主任对于陈得道的此次在抓捕共产党行动中的突出表现,尤其是成功击毙了任致远进行大力表彰。陈得道十分得意,在会议上,对于自己的功劳大力渲染了一番,并自吹自擂了一番,这使得宋光十分反感。当听到任致远被击毙的消息,肖成碧有些失落,毕竟当年爱人夏恒煊就是为了救任致远才慷慨赴义的。接着她就大骂陈得道的小人得志。肖成碧刚一下班回家,仆人小溪就慌慌张张跑来报告最近家里闹鬼了,仔细一问,原来家中的各种事物不断丢失。肖成碧不动声色的叫来夏雨竹询问。肖成碧把任致远被击毙的消息告诉了夏雨竹,却夏雨竹出乎意料的平静。夏雨竹的不同寻常表现,令肖成碧心生心生疑惑,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肖成碧因为失眠,半夜起来喝酒,刚好看到了,从房门口匆匆经过的夏雨竹,就一路跟到了地下室。当肖成碧到了地下室时,夏雨竹就从地下室出来,拦住了肖成碧。但神色慌张的夏雨竹,令肖成碧更加怀疑。精明的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只是没有点破而已。早餐时,肖成碧旁敲侧击,故意说自己晚上做了噩梦,梦见有一个人浑身是血,进了她们家。做贼心虚的夏雨竹,惊慌之下,失手筷子落地,这使肖成碧心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因为下水道堵塞,仆人小溪想去地下室取东西,被夏雨竹拼命阻拦。最后眼看阻拦不住,只得和她一起去地下室。可当她们到了地下室后,夏雨竹却发现任致远的身影。夏雨竹发现了桌子下的地上有一块染血的绷带,趁着陈仆人小溪不注意,就悄悄藏了起来。当晚,肖成碧支走了夏雨竹,独自一人来到了地下室,果然在地下室,看到了受伤的任致远。为了不让任致远连累自己和夏雨竹,肖成碧故意用话刺激任致远。因为爱人夏恒煊的离世,让肖成碧迁怒到了任致远头上。两人谈话越来越僵,盛怒之下,肖成碧最后掏出手枪对准了任致远。

第9集

肖成碧最终放下了手枪,让任致远离开。她警告任致远,这一次放过他,是给你自己和夏恒煊的感情一个交代。如果下次碰到任致远,自己一定不会手软。无线电学院的课堂上,老师娓娓的讲解,顾霜菊认真的听讲,她的天赋加上勤奋,使她在无线电方面进步很大。下课后,夏雨竹来找顾霜菊,给她送东西。这一幕刚好被来无线电学院为无线电小组寻找人才的陈得道看到了,于是对顾霜菊很感兴趣。夏雨竹去上班,在办事处,看到所有的人都是行色匆匆。原来是陈得道在例行训话。自从上次成功击毙了共产党头目任致远后,陈得道每天都会对全体办事处人员进行演讲。对于晚来了一点的夏雨竹,陈得道借题发作,毫不客气地训斥了一番。心里清楚任致远并没有牺牲的夏雨竹,对站在台上自吹自擂的陈得道十分不屑。为了宣传自己抓捕共产党的经验,陈得道甚至将他的事迹,编成了小册,在办事处内到处分发传阅。宋光在报纸上无意中发现了一些端倪。他当即找到办事处主任,当着陈得道的面,尖锐的指出其中一篇文章的作者是海德,他的风格和击毙的任致远十分相似。陈得道极力反驳,但因为任致远的尸体至今仍未找到,遭到宋光的冷嘲热讽后,陈得道唯有拿着报纸悻悻离去。顾霜菊在给夏雨竹洗衣服时,无意中发现了夏雨竹的口袋里,有一条带血的绷带,就询问怎么回事,夏雨竹含糊其辞,并没有回答。接着,夏雨竹提到了被捕的顾长发,顾霜菊劝她不要干涉,免得惹火烧身。陈得道约克拉德少校酒店相见,他将那张报纸拿出来交给了克拉德少校。克拉德少校提到了海德,陈得道立刻拿出任致远的照片,让克拉德少校辨认。克拉德少校马上认出照片上的人就是任致远。得知任致远并没有死后,陈得道深受打击,他严令部下严守秘密,并迅速抓捕任致远,这样,自己才不会成为办事处的笑柄。在办事处,夏雨竹听同事们无意之间提到了报纸上的海德,并告诉行动队,准备顺藤摸瓜,进行抓捕。夏雨竹意识到情况严重,就想要及时的警告任致远,但苦于任致远行踪不定,根本无法找到。夏雨竹不知道如何才好。回到家夏雨竹再次阅读了报纸上的文章,心潮澎湃。也更加钦佩任致远的为人。在培训班毕业仪式上,陈得道恰好看到了站在台上颁奖的顾霜菊,意气风发的顾霜菊立刻引起了陈得道的兴趣。于是主动提出,让顾霜菊到党务调查科当无线电人员,遭到肖成碧毫不客气的拒绝。但不久后,宋光告诉肖成碧,陈得道已经把顾霜菊,安排进了办事处无线电小组,肖成碧显得吃惊却又无奈。顾霜菊刚到办事处,不久后就捕获了一个共产党的电波信号,并上报给陈得道。陈得道夸奖了顾霜菊一番。并让译电组迅速破译。译电组很快就破译了顾霜菊新发现的那组电波。果然,这是一封共产党的密电。陈得道得知,密电已经成功破译,就立刻派出行动组,准备抓捕。根据密电,陈得道成功锁定了共产党的一个接头地点——华安饭店505房间。为了以防万一,陈得道事先做了非常周密的安排。特务们秘密监视着华安饭店,很快,一个拎着包的中年男人,就进入了他们视野,并预定了505房间。中年人正是共产党的联络人老宋。老宋在房间里打电话进行联络,然而他没有想到他的电话,早就被特务们偷偷安装了窃听器,他的每一句话,都被陈得道听得一清二楚。电话里那个男人的声音,让陈得道立刻想到了熟悉的敌人任致远。这也让他确信任致远还活着。他决定此次一定要捕获这条大鱼。

第10集

电话中陈得道立刻认出了说话人正是老对手任致远。为了不使行动功亏一篑,他严令部下不得轻举妄动,在下午6点等到任致远到来后,将共产党一网打尽。夏雨竹下班后邀请顾霜菊去电影院看电影。下班前顾霜菊听到同事说自己立功了,询问之下才得知自己破解的那组密电码原来和共产党有关,陈得道正准备顺藤摸瓜抓捕任致远。惊惶失措的顾霜菊立马去找夏雨竹。夏雨竹想到眼下唯有立刻通知任致远,但又不知如何联络。夏雨竹正不知如何是好,顾霜菊突然想到可以在电讯组用无线电频率通知共产党。说干就干,来到电讯处后,夏雨竹在门外放风,顾霜菊利用电讯设备使用固定频率向共产党的电台发报。一直在华安饭店暗中监视的陈得道这时听到隔壁的敲门声,原来是一位酒店侍者给505房间的中年人送出的报纸。中年人接到报纸后,先是心中疑惑,随即,他在报纸中发现了夹着一张纸条:此地危险,立刻撤离。他马上知道不妙,于是迅速撤离。与此同时,暗中监视505房间的陈得道和手下特务长们因为时间没有得到隔壁的消息,505房间不同寻常宁静使他们心生疑惑。陈得道隐隐觉得事情不对,立刻率领特务冲进505房间,可是505房间已经空空如也,那名中年人已经不见了踪影。陈得道又是恼火,又是沮丧。陈得道觉得事情蹊跷,肯定有人故意泄密,就下令对参与抓捕的所有人一一进行排查。这时手下报告,总台监听到有人用电讯组的明码通知共产党的频率。陈得道恼火不已,立刻命令手下特务将电讯处的所有成员全部逮捕,并一一询问。排查时所有同事都证明顾霜菊是最后离开的。当陈得道询问谁可以为顾霜菊时,她只得说,是夏雨竹。陈得道拍案而起,一口咬定就是顾霜菊故意泄密的。顾霜菊极力争辩。就在这时,特务带着另一名电讯处成员前来报告,夏雨竹当时和顾霜菊下班后重新回到了电讯组。这一来,顾霜菊的嫌疑顿时大大提升。陈得道立刻命令特务带夏雨竹前去问话。夏雨竹灵机一动,分辨自己没去电讯处,而是把东西落在速记组,就让顾霜菊和自己一起去取。但是两人的口供前后不一,漏洞百出陈得道迅速抓住了破绽。为了保护夏雨竹,顾霜菊挺身而出,主动把责任揽到自己头上。但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夏雨竹叫打断,并偷偷从口袋里掏出了电影票,示意顾霜菊。顾霜菊顿时心领神会,立刻改口,说是去速记组拿电影票,并没有去电讯处。为了自证清白,夏雨竹还将电影票拿出来给陈得道看。狡猾的陈得道进一步逼问电影的内容。机智的顾霜菊立刻把早上听同事们议论到的电影的内容,原封不动的说了出来,她的话得到周围人的认同。因为没有实际证据,陈得道只得释放了顾霜菊和夏雨竹。党务调查科的会议上,唯独陈得道迟迟没有感到。宋光明明知道处长反感陈得道,就趁机挑拨任致远和处长的关系,使得处长更加不悦。陈得道正为泄密的事没有台阶下而苦恼,得到报告,办事处的吴海成一向好赌成性,欠下大笔赌债,就到电讯处窃取情报卖给需要的人。为了给自己挽回颜面,陈得道严令手下,务必要拿到吴海成的口供,把他坐实成泄密的罪魁祸首。只有这样他才能向党部交差。因为顾霜菊截获了共产党的密电,陈得道就带着她去了党部邀功。事后,陈得道提出要开车送顾霜菊。在车上,陈得道大力称赞顾霜菊是功臣。并对顾霜菊开诚布公,进行自我检讨。但顾霜菊仍是对陈得道表现出敬而远之。饭桌上,肖成碧对于顾霜菊和陈得道走得太近,而心生反感,并出言讥讽。顾霜菊只得当众发誓,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夏雨竹的事。顾霜菊准备下班后和夏雨竹一起去看电影,谁知道电讯处却要加班,夏雨竹只好一个人去看电影。夏雨竹正在电影院看电影,她为电影感动流泪,这时旁边一个男人适时递过来一块手帕。夏雨竹回头一看,此人竟然是任致远。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