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分类:明星八卦 内地明星 港台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明星婚姻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佳片有约 电视剧演员表 网络红人
主页 > 娱乐 > 电视剧剧情 >

tvb电视剧同盟分集剧情介绍1-30集全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7-09-22 17:42:45 编辑:阿宇 标签:现代剧港剧 热度:

Tvb电视剧《同盟》是一部由陈展鹏、胡定欣、鲍起静、姚子羚、陈山聪等主演的香港时装电视剧。将于8月7日播出,下面就带来tvb电视剧同盟分集剧情介绍1-30集全集大结局。

香港TVB电视剧同盟《同盟》找来鲍起静(鲍姐)做『武则天』,在剧中管天下,而剧情讲到现代世界的角力,还有一些神秘情节。由陈展鹏、胡定欣等主演,将于8月7日播出,下面就带来tvb电视剧同盟分集剧情介绍1-30集全集大结局。

tvb电视剧同盟分集剧情介绍1-30集全集大结局

同盟海报

港剧同盟什么时候播:

将于2017年8月7日播出

同盟演员表:

鲍起静饰 令熊

陈展鹏饰 高子杰简介 令熊之子

胡定欣饰 阮清欣

姚子羚饰 韦以柔

陈山聪饰 令千佑

简介 令熊之养子

张国强饰 令烈

吴家乐饰 -

林子善饰 -

梁舜燕饰 -

林颖彤饰 -

tvb电视剧同盟分集剧情介绍1-30集全集大结局

同盟海报

同盟剧情简介:

令熊(鲍起静饰)掌管一个庞大的势力集团,配合其他有权有势的豪强,在幕后操控整个社会。成就大恶的她,恐怕祸延家人,不惜牺牲自我,放弃了亲生骨肉高子杰(陈展鹏饰),及后又收养了孤儿令千佑(陈山聪饰)作为心灵替代品。两端亲情因而纠结出一个血泪的故事。

家族成员勾心斗角,不甘成为附庸的韦磊(郭锋饰)勾结外来势力密谋作反,女儿韦以柔(姚子羚饰)因为背负原罪,感情路上荆棘满途。。。。

令熊尝试转身,为后人找回公义和安定;女保镖阮清欣(胡定欣饰)试图助她脱离混乱的利益世界,却发现她并非能够主宰一切,幕后另有其人。。。。

除了风景怡人的台湾外景,更有令人目不暇接的枪战、潜水和飞车场面,展现生死搏斗的各种武术,如以色列格斗术以及巴西柔术,务求令观众耳目一新,热血沸腾!

tvb电视剧同盟分集剧情介绍1-30集全集大结局

同盟海报

同盟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高子杰生长於台湾,由薇姨抚养成人。薇姨靠打理民宿为生,而子杰则是极限运动爱好者,薇姨不满他终日游手好闲,於是找来一班大妈学员,要他教授滑浪,赚取学费以缴交租金。子杰正踏着单车在马路上风驰,忽然阮清欣骑单车靠近挑衅,更於马路上超越了他。子杰奋起狂追之际,看见朋友向毒犯买毒品一幕,但子杰只管追赶清欣,不以为然。子杰发现授课的帐幕倒塌便赶往清理。清欣紧随其後,说她可帮忙教授滑浪。子杰见清欣弄伤了脚踝,便带她回民宿,薇姨热情款待清欣,又答应可让她留下来帮忙教授滑浪。调查谁人破坏规则稍後时间的香港,毅民党正进行慈善筹款晚会,令熊到场致辞,表明支持柳泽成主席,引起韦磊不满。在场的记者於令熊致辞时,提出尖锐的问题,暗示她的集团在大众背後干伤天害理的事,例如贩毒,可是这些问题都被令熊轻松带过,更获得全场掌声。令熊於晚会後召开集团会议,找出谁人违反集团的守则贩毒,韦磊表示记者的提问可能只是空穴来风。同一时间,令熊的儿子令千佑正对付集团内的贩毒分子。他成功保住集团声誉,再通知令熊的保镳易兆风,告知令熊确定贩毒主谋是「新界东」洪永东。令熊收到消息後,便在场暗示新界东铤而走险贩毒,新界东否认,还得韦磊维护,令熊只好不再追究。令熊不满弟妹争执令熊的弟弟令烈希望与新界东发展地产业务,凭着他的地皮及自己的地产配套,利润将高於平常一成多。令熊默不作声,可是令烈的二姊令熹表示令烈尚有数个未能完成的项目,怎麼还想染指新界的地。令烈反怪罪是令熹干预财政,才令项目资金不足而停止;令熊不满二人争执,要他们在聚餐期间别谈公事。令熊事後向令烈表示跟人合作做生意,需清楚对方底细,又指出新界东就是贩毒的主谋。薇姨突然察觉到有人包围民宿,同时清欣亦有所感应。薇姨突然将刀摘向清欣,而同时清欣也拔出手枪指向薇姨。薇姨清欣保护子杰杀手群起而至,子杰在慌乱间看见来者的手背上刻有老虎图案纹身。薇姨与清欣同时保护子杰离开。另一方面,身在香港的令熊正前往约见一位非常重要的议员,事前也经精心安排,以免被人跟踪。可是到达场地後,竟发现所有工作人员均被换掉,正觉可疑之际,对方已作出攻击。千佑与兆风护送令熊离开,令熊神态自若,松容不迫。他们登上车辆後,千佑才惊觉母亲受伤……

第2集

子杰醒来,发现清欣正在驾驶,可是清欣不肯透露发生何事,还劝告子杰现在不要相信任何人,突然间子杰打开车门跳车。子杰潜入被烧毁的民宿,从铁盒中找到他小时候跟薇姨的合照及一张求签文。他找到发出签文的庙宇,希望负责人能解释签文意思,想不到负责人竟然将一个行李箱交给子杰。子杰得知薇姨来自香港,打算到香港查探真相。令熊失踪,以柔前来令家询问该由谁来代替令熊出席记者会发言。令烈及令熹则争相表示要代替姊姊出席,最後事件交由同盟众人开会讨论。席间令烈及令熹得不到各人的支持,反而戴七在韦磊的支持下成功担任记者会发言人。千佑的情人韦以柔不满他作了危险的事情而不报平安,千佑好言安抚,然後告之他们现在欲找出暗算令熊的主谋,需要以柔的帮忙。子杰来到香港找到好友戴华冠,还跟他上轻型货车送货。一路上华冠被人跟踪,子杰施计让对方知难而退。华冠摆脱了跟踪,可是子杰发现华冠从事非法的勾当,再不愿找他帮忙。突然华冠的债主找上门,子杰见状替他偿还债务,华冠立即邀请子杰跟他同住,又积极问他需要甚麼帮忙;子杰无奈道出是次来港,是希望找到有关越虎帮的线索,因他在民宿看见杀手的纹身。千佑带人将医生及护士接走,前往令熊的所在继续治疗,更成功将跟踪者摆脱。华冠便带他到越南菜馆探问,可惜一无所获。离开时,子杰发现一名越南人鬼祟地避开警察,於是跟随其後。另一边厢,千佑同时也在跟踪越虎帮,并於街上展开追逐。子杰见那名越南人欲逃走,打算将他拦住,可是最後与他同时从楼梯滚下,子杰晕倒,而千佑的手下则带越南人离开。千佑解开越南人手机密码,以他的女朋友作胁,终於查出早前暗算令熊的主谋。兆风带了清欣前往见令熊,清欣遭子杰逃脱,自感失职,可是她承诺会将他寻回。清欣与兆风一同回家,兆风突然袭击清欣,二人激烈打斗起来,旗鼓相当。突然门钟一响,送来外带薄饼,清欣欣喜的应门,并拿取两件薄饼给兆风。华冠再次带人前来,替子杰寻找越虎帮,可是子杰一看,便知对方只是个信口雌黄的骗子,打算离开时被对方喊停。双方对峙之际,警察突然前来检查身份证,子杰大为紧张。

第3集

子杰趁混乱之际离开,华冠紧随其後,不断询问他是否干了犯法的事。当两人返回家门外时,发现隔壁的凤姐没有应门,而子杰发现门外安装了闭路电视,觉得可疑。子杰悄悄潜进隔壁查看究竟,突然清欣现身,二人更打斗起来。翌日,子杰在茶餐厅碰见清欣,无奈同坐,清欣不断与子杰搭讪,可是当电视报道令氏集团的消息时,清欣突然静下来进食,引起子杰注意有关新闻。刚好华冠到来,向子杰报告有关令氏的消息,原来令氏在港势力庞大,是一个称作同盟的连锁集团首领。最近主席令熊还遭遇伏袭,听闻同时也是越虎帮所为。同盟为政党设立基金的记者招待会,戴七因为担任发言人而意气风发,还称令氏为一盤散沙。记者会开始,令熊突然来到,取回发言人的地位,令戴七大失预算。子杰偷偷潜入记者招待会,竟发现令熊与薇姨的相貌极为相似。子杰欲闯进令熊所乘搭的电梯内,却被保安阻止。韦磊表面上大力支持戴七与令熊对抗,其实暗地裏在隔岸观火,欲坐收渔人之利。以柔劝父亲别再因为权力而互相斗争,韦磊唯诺答应,还将话题转移到她跟千佑的婚事上。警方突然前来令熊的办公室,调查日前发生的枪战跟令熊的失踪有关,令熊否认失踪。返回所有集数第3/3集 第3集 - 令熊回归主持大局播出日期: 2017.08.09 (三) 子杰趁混乱之际离开,华冠紧随其後,不断询问他是否干了犯法的事。当两人返回家门外时,发现隔壁的凤姐没有应门,而子杰发现门外安装了闭路电视,觉得可疑。子杰悄悄潜进隔壁查看究竟,突然清欣现身,二人更打斗起来。翌日,子杰在茶餐厅碰见清欣,无奈同坐,清欣不断与子杰搭讪,可是当电视报道令氏集团的消息时,清欣突然静下来进食,引起子杰注意有关新闻。刚好华冠到来,向子杰报告有关令氏的消息,原来令氏在港势力庞大,是一个称作同盟的连锁集团首领。最近主席令熊还遭遇伏袭,听闻同时也是越虎帮所为。子杰身世关系令氏同盟为政党设立基金的记者招待会,戴七因为担任发言人而意气风发,还称令氏为一盤散沙。记者会开始,令熊突然来到,取回发言人的地位,令戴七大失预算。子杰偷偷潜入记者招待会,竟发现令熊与薇姨的相貌极为相似。子杰欲闯进令熊所乘搭的电梯内,却被保安阻止。韦磊表面上大力支持戴七与令熊对抗,其实暗地裏在隔岸观火,欲坐收渔人之利。以柔劝父亲别再因为权力而互相斗争,韦磊唯诺答应,还将话题转移到她跟千佑的婚事上。警方突然前来令熊的办公室,调查日前发生的枪战跟令熊的失踪有关,令熊否认失踪。子杰主动调查令熊子杰驾车跟踪令熊,反被兆风弄致撞车受伤,兆风下车更欲向子杰开枪,幸好清欣及时赶到,将子杰救走。令熊返回家裏,众人总算放下心来,可是令熊不肯透露发生何事。其实众人都收到消息,指越虎帮袭击她。令熊要众人别轻举妄动,并指警方已介入调查,着众人近日深居简出,安全为上。令熊知道戴七欲坐上同盟领袖之位,却不打算将他杀掉,反而提议找出他的犯罪证据,让警方拘捕他。千佑自荐潜入万国峰集团,但令熊认为太危险,反建议由清欣前往。令熹的丈夫范柏森为讨好外母大人,专诚找了一位名伶跟她在慈善金曲夜合唱。令熹闻言大怒,因令熊下令众人深居简出,着柏森取消有关行程。可是翌日,令熹得悉柏森竟已带母亲前往慈善金曲夜,她立即致电柏森将母亲带回,但遭母亲令蒋秀萍拒绝。令烈见状,立即向令熊告状,说令熹的不是,还主动提出派出保镳将母亲接回来。令熊闻言,便提出她将会亲自将母亲带回,并着千佑找以柔帮忙。

第4集

清欣收到指令潜入万国峰集团偷取戴七的犯罪证据,临行前她准备了安眠药给子杰。令熊到达慈善金曲夜的彩排现场,兆风及千佑均视察了现场环境。戴七听闻令熊亲自前来,要手下准备对付令熊。手下告之戴七,他的母亲正在会场内。原来令熊要以柔邀请戴七的母亲前来欣赏彩排。清欣乔装混入万国峰集团,当她走进电梯内,发现一名男子跟入,那人竟然是子杰。清欣与子杰避开赶往慈善金曲夜会场的戴七,清欣还利用子杰作饵,引开守卫,顺利潜入办公室偷取犯罪证据。戴母出现 作护身符慈善金曲夜彩排完毕,令熊邀请戴太一同进餐,戴太爽快答应。戴七赶到酒家,打算将母亲接走,可惜遭母亲拒绝。席间戴七突然收到讯息通知,说电脑遭人盗取资料。清欣与子杰逃走时,遇上戴七的手下,双方展开枪战。清欣将硬盤带给令熊,令熊赞赏清欣的办事能力。令熊听闻子杰能跟踪清欣潜入万国峰集团,认为他有点本事,令熊还引导清欣多谈一下子杰的生活。清欣闻言,便口若悬河的说出如何跟子杰一起枪战逃走,平常睡觉的古怪姿态等等,令熊一边听着,一边回想起子杰还是婴孩时的情境。令熊不欲 杀掉戴七戴七被警方通缉,令熊命兆风追查戴七下落。兆风建议若找到戴七便将他解决掉,千佑附和指戴七为对付令熊,竟要婆婆秀萍陪葬,罪无可恕,但令熊说希望修读法律的千佑能知法,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尽量不让同盟走回旧路。其後兆风向令熊分析,当日伏击令熊的人不像是戴七,因为布局不像戴七所为。令熊推测袭击薇姨也是由另一位高人策划,兆风怀疑是韦磊,但令熊认为计划又不像韦磊般深谋远虑。兆风提议将子杰带离香港,可是又明白子杰未查得真相前不会离开,但令熊认为目前仍不是告之子杰真相的时候。韦磊暗窥 戴七资产同盟将开会讨论如何分配戴七旗下的业务,韦磊表面上看似相让,其实暗地想独揽戴七的生意。他在开会前向众人表示戴七的资金及业务正受警方监视,若接收其业务可能会惹上麻烦,令其他成员却步。令熊前来宣布戴七财产的安排,众人未待她开口已推却接收,只得韦磊一人表示愿意。令熊觉得奇怪,可是她一早已命千佑将戴七的财产转换成正当的资产,并打算平均分配给众人。韦磊如意算盤打不响,只好强颜欢笑,然後立即以与孙儿会面为由告退。

第5集

韦磊与孙儿及家人会面,他向儿子韦以坚表示不满令熊;其後千佑与以柔携手前来,韦磊立即改变态度。韦以强踢波被对方球员取笑,韦磊联同儿子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韦磊离开後,以柔走进更衣室放下二十万支票,向球员作出补偿。千佑送以柔回家时,回想当年结识她的经过。千佑看见跳热舞的以柔一眼便爱上了她,以柔见千佑冒死偷进韦宅只为交还耳环,芳心感动。令烈等人到赌场阻止同盟其中两名成员豪赌,更暗示要他们将分得戴七的资产回吐给令氏,并威吓他们别向令熊告状。家名的妻子以为令烈等人得宠,要家名争气,不要每天只在家中看书。家名不满自己患疾缠身,致使家中各人不对他委以重任。令烈被令熊质问为何取回戴七的资产,令烈不忿,与煽风点火的令熹争辩。令烈将早前柏森带母亲参与慈善金曲夜,置母亲於险地一事怪罪令熹,二人争吵不休。令熊再忍受不了两姊弟内哄,喝止他们,怪责他们只顾私利不断你争我夺。令熊一人在房间裏,忽然很想看看子杰的情况。子杰不满连日被清欣监视,可是苦无办法摆脱她,只好带同她前往找令熊,却被兆风阻止,不得其门而入。子杰遂使用薇姨给他的闪光弹,顺利闯进令熊的房间。千佑制止子杰进一步靠近令熊,令熊希望子杰多给予她一点时间,日後才将真相告之。子杰觉得郁闷,登上华冠的货车,竟然发现华冠偷运的人蛇是一名老太婆。泽成早前与土豪陈万辉有秘密协议,只要泽成在立法会反对兴建污水处理厂,他便卖出地皮让他发展豪宅项目。可是当污水厂议案被否决後,万辉竟以村民反对为由拒绝卖地,令泽成损失惨重。泽成遂向令熊求助,着她处理收地事件。 令熊跟家人交代事件,令烈一心欢喜以为泽成看得起令家,可是令熊担心收地会得罪万辉,最初不敢将此事交给家就处理,可是在令烈坚持下只好答应。其後令熊交托千佑调查此事的背後真相,因为她认为万辉出尔反尔,背後应该有不可告人的真相。令蒋秀萍乐得一家人齐整进餐,她表示担心令熊孤独一人终老,可是在言谈间却透露自己最疼鍚的是儿子令烈,希望令熊将生意交给令烈处理。令熊苦苦思量,後来命兆风安排约见子杰,希望亲自劝他离开香港。

第6集

熊带子杰到她成长的地方,慢慢诉说她与薇姨的关系。当年她被仇家追杀,受重伤後躲在大屿山静养,在休养期间遇上他心仪的男人,还为他怀上孩子;可是他们还是遭仇家找到。结果令熊便狠心将孩子交给薇姨,让她带子杰到台湾抚养成人。子杰大约猜到自己身世时,突然收到通知,指戴七全家遇上事故,子杰大为震惊,从此对令熊态度大变,不再相信她的说话。子杰返回家裏,不满清欣一味监视他,遂动手拆掉闭路电视。华冠好心相劝他时,突然债主临门,华冠只好爬窗求生,最後华冠将子杰带回母亲住处暂避。千佑与以柔情侣档到新界西视察,发现一个货柜场的保安特别严密,觉得可疑,遂向令熊报告。千佑担心调查会触怒负责收地项目的家就,令熊着他不用理会,只须提防万辉。华冠重返新界西,回到母亲开办的士多,戴太一见儿子便热情欢迎,但华冠父亲却忠叔反应冷淡。子杰发现就算他避居新界西,清欣依然能找到他,并在士多门外守候。子杰欲赶清欣离开时,村长突然前来,告之有地产商来找村民洽谈卖地事宜,要忠叔一同前往。尽管地产商令氏集团开出优厚的价钱,忠叔都不为所动,坚拒卖地。家就见状打算杀鸡儆猴,找人教训忠叔一趟,逼其他村民就范。子杰与华冠见数名大汉来意不善,奋身保护忠叔,可是寡不敌众,幸得清欣再次出手相救。千佑及以柔乔装成环保署职员,进入货柜场内视察,千佑发现货柜场内有一个地方守卫特别严密,推测货柜场内收藏万辉了不可告人的秘密。千佑发现有泥头车撞向忠叔的士多,千佑见状,立即追上泥头车并制服司机,可是泥头车仍向士多方向冲去。刚刚士多外有一名正在光顾的男孩,子杰见状及时将男孩抱走,而车辆亦恰好在撞上士多前刹停,才不致有人受伤。令氏一家聚餐,席间不见千佑及家就,可是秀萍只记挂家就,待家就一出现便着众人起筷,在秀萍眼中,始终将收养回来的千佑视作外人。皓雯提起千佑,家就便向秀萍告状,不满千佑破坏他的收地。令熊看不过眼,斥责他的收地方法不妥,可是家就还是得秀萍百般维护。

第7集

华冠母亲发现忠叔自从晚上外出跑步後便不见踪影,感到十分担忧。子杰请清欣帮忙,可是清欣推说这不在她的职务范围,子杰遂以美食哄她出手帮忙。清欣发现了忠叔跑步时留下的痕迹,子杰来到一货柜场外,清欣见货柜场使用的是最新型号的监视系统,立即阻止子杰进入。泽成邀请令熊一同前往万辉的连任庆典,在此之前万辉已收到消息,得知令氏曾派千佑与以柔到货柜场调查。泽成问及收地一事,万辉只推说因村民反对而不成事,还怪责泽成利用令氏的财力来威吓他。兆风见万辉手下欲拔枪,但他轻松击退万辉手下,震慑全场;同一时间,万辉已命人袭击千佑及以柔二人。千佑反击後赶到以柔的约定地点,见她被押上客货车,立即驾驶电单车追截。车辆停了下来,千佑见以柔安然无恙,从容若定。华冠遍寻父亲不获,於是向万辉求助,还跟他表示发现一个可疑的货柜场,万辉自称会派人寻找忠叔下落,要他放心。令熊看见子杰卷入忠叔失踪一事,特意前往劝他置身事外,可是子杰根本听不进耳。警方再次前来令熊办公室,就忠叔一事查问令熊,他们怀疑戴七之事及忠叔失踪均与令氏有关系;令熊处理得宜,令警方虽然起疑,但亦对令熊无可奈何。韦磊与家人练习射击,成绩理想。千佑获邀加入,他亦刻意射失,以保韦磊面子。韦磊希望套取千佑的口风得知令熊与万辉斗争的形势,可是千佑无可奉告,更借与以柔拍拖纪念日为藉口离开。其实韦磊已成功骇进以柔的手机,掌握万辉与令熊的情报。千佑询问以柔可有想过何时结婚,只是以柔担心千佑结婚後,若双方父母斗争起来,千佑会加倍为难。千佑收到手下消息,见有房车驶入货柜场,遂向车尾发射窃听器。千佑得知货柜场的真正用途後,提出明晚将有所行动。子杰看见华冠为忠叔失踪一事坐立不安,打算跟他一同到货柜场救人,可是事前得先摆脱清欣的监视。他们尝试於即食面及柠檬茶内下药,可是均被清欣悉穿。到了晚上,馋嘴的清欣吃下一碗芝麻擂沙汤丸後,突然性情大变;当清欣回复清醒躲回帐幕,子杰便趁机与华冠潜入货柜场。子杰二人惊动了货柜场的保安,遭受追打,最後清欣赶到,将他们救回。另一边厢,千佑正在监视货柜场的动静,竟发现子杰由令氏最优秀的保镳保护,不禁猜想子杰的真正身分。清欣打算带子杰及华冠逃走,可是三人终被发现。

第8集

千佑在以柔的协助下,带领手下潜入万辉的货柜场,拍下万辉清洗黑钱的证据。子杰被万辉手下吊起来殴打,清欣则被困绑。清欣看见货仓高处的气窗有熟悉的暗号,知道有自己人在外,立即装作柔弱怕事的样子,让对方疏於防范。千佑遇上万辉的手下,双方发生枪战;清欣见外面一乱,便迅速制伏敌人。货仓外仍是枪林弹雨,子杰拿起手枪跟着清欣杀敌,清欣虽称赞他略有进步,但子杰还是显得手忙脚乱。忽然,有人偷袭清欣,子杰飞身扑救而受枪伤,最後以柔驾车成功将他们接走。清欣悉心的为子杰处理伤口,子杰痛得大叫。兆风进来表示已将华冠及其父母安排到安全地方,子杰仍对令熊感不满。万辉手下打算将马总的财产运去昂船洲时,遇到一班武装份子拦截。令熊向泽成展示万辉接待马总时的片段,泽成见有证据在手,便可继续发展他的地产项目,可是他突然收到万辉的电话,指他的财物被劫走。泽成怪罪令熊黑吃黑,企图陷他於不义。令熊心烦,要清欣开启视频,让她看看子杰的状况,清欣遂展示子杰熟睡的样子及他的伤口。令熊回到家时,警司李仁礼及督察方立德已在令宅守候,他们怀疑新界西的货柜场失窃跟令家有关,带同搜查令前来检查。事後令熊要以柔前来一同开会,欲查出谁劫走财物;当家就得知收地事宜是掩饰时,立时闷称事出意外只因为令熊不信任亲人所致。散会後令熊致电吵醒了的子杰,表示废车场一事与她无关,子杰表明已知道。千佑推测是次嫁祸给母亲的最大嫌疑人是韦磊,於是要以柔以其人之道发相片给以坚,从而监视他们的对话内容。可惜此举一早被韦磊看穿,千佑一无所得,反而以柔对令熊黑吃黑一事被外界广传,同盟的盟友同样受到警方监视,导致生意受挫,大表不满,韦磊趁机暗地教唆盟友反抗令熊。子杰前往华冠的匿藏地点,发现众人一切安好。清欣突然收到电话,说要带子杰前往一个地方。令熊将薇姨的骨灰带返香港,更为她设好灵位。她向着薇姨的灵位道歉,感谢她将子杰视如己出,可是始终都保护不了他们的安全。子杰来到,看见薇姨的灵位,感到非常感触。子杰责骂令熊对薇姨只顾着生意上的盤算,完全没有顾念之情,因此打算离开香港。调查自己父亲感到很为难,希望千佑别要追查下去。

第9集

令烈认为万辉认定令家偷走财物,提议先找万辉算帐,可是家名表示此举只会令外界更加肯定令氏黑吃黑,令熊下令众人别轻举妄动。散会後,家就向父亲表示不满大小事情都要看千佑的面色。家就跟学琳背着家名缠绵时,告知家就每星期万辉都会到情妇家一聚。以柔为助千佑查探韦磊,翻看了所有韦家货仓的资料,发现没有任何可疑。她表示不认为韦磊会嫁祸令家。可是千佑告之她还有一地点没有调查,就是海边的别墅。 授以枪击临别礼物子杰翌日便会离开香港,清欣正为不用再保护他大肆庆祝。子杰突然从噩梦中醒过来,更在厨房听到枪声,追查下,意外发现屋下原来有一个地下室。清欣表示会教授他射击技巧作临别的礼物,慎防日後遇上危险也可保护自己。以柔跟千佑结伴到荒废以久的别墅,以柔内心大感不安。皓儿跟令熹同到办公室找令熊,见令熊还记得出席今天的伤健活动,十分高兴。其後家名代替家就向令熊汇报奠基典礼事宜;令熊对家就的缺席生疑,查问下得知他前往埋伏万辉。令熊下令要家就回家,可是电话未能接通,兆风见状立即前往救人。万辉本欲捉拿兆风或千佑,可是见家就来了,命手下引他到单位内处决,幸好兆风赶到,家就见枪手现身追杀,方知自己差点铸成大错。韦磊心计博取信任韦磊得知千佑与以柔前来别墅是想调查赃物一事,便首先向以柔下软功,说明父亲总为他们设想,希望一家团结,博得以柔的信任。以柔回房间再次劝千佑别追查下去,但千佑为了母亲安全而拒绝,以柔伤心欲绝。该晚千佑发现别墅的地下室,打算进来查探,被韦磊以枪指吓。在以柔规劝下,千佑仍坚持进内,可是发现房内空无一物,千佑此举令以柔十分失望。兆风得知万辉计划兆风进到拘留室,被同囚的人袭击。  兆风从他们身上搜得伤健活动的单张,并知道万辉将对令熊不利。清欣刚将子杰送到机场禁区外,收到电话立即赶往活动会堂,通知令熊有危险要她离开。途中已遇杀手拦截,清欣着手下带令熊先行离开。可惜到达停车场,手下一一被万辉的杀手制服,眼看令熊快被枪击时,子杰突然来到制服杀手,更抢了机枪掩护令熊。奈何对方人多势众,火力非常猛烈……

第10集

令熊到清欣的住所暂避,刚收到消息皓儿及令熹也平安无事,且兆风正获保释前来接令熊。令熊问子杰为何不离开香港,子杰自称不想连最亲的人也失去。兆风向令熊表示,既然子杰的身份经已曝光,放在身边反而更有利保护。千佑自责未能保护令熊,又报称自己肯定黑吃黑一事与韦磊有关,可是调查一事令以柔不快,影响他们的感情。令熊着他要相信自己,等到终有一天水落石出,以柔定能谅解他。韦磊不断在同盟间挑拨盟友与令熊的关系,以便推举自己当上港龙汇奠基典礼的主持人。子杰答应加入保护令熊小组,由兆风及清欣负责训练他各种搏击技术。令熊前往同盟开会地点,子杰首次以保镳身分现身。清欣看见子杰首天上班表情僵硬,要他轻松一点。令熊与以柔及千佑会面後便先行离去,令熊向以柔表示无论发生甚麼事,也将以柔视为自己人,可是以柔认为令熊的说话似乎另有所指。以坚发现地下古董网有人徵求以高价购买维也纳之星,这是马总的财物之一,韦磊认为目前情况紧张,不宜轻举鲁莽妄动;可是以坚其後发现买家竟然成功购得维也纳之星,怀疑弟弟暗中将颈鍊售出,以填补股票上的损失。以强否认,而为了释除哥哥的疑虑,二人便前往收藏赃物地点。以柔看见两位兄长匆忙离开,便检视以坚的电脑资料;她又以GPS得知千佑的位置,认为千佑正要对付以坚、以强,於是立即赶往现场。奠基典礼举行在即,韦磊见令熊到场,说尽客套说话。令熊则表示若为同盟好,谁当主持也没问题,并主动将典基大典主持位让给韦磊。泽成到场只向韦磊问好,完全无视没有利用价值的令熊。子杰得知清欣被召到千佑那边增援时,担心清欣的安危,请缨出动帮助清欣,但被兆风阻止。以强向哥哥展示维也纳之星完好无缺,以坚见状立知道已中了计,要以强赶快离开,否则人赃并获。千佑与清欣已在高处手持狙击枪守候他们,千佑见韦氏兄弟离去,立即射破货车车胎,逼二人下车。这时以柔赶到现场,阻止千佑射杀两位哥哥。港龙汇奠基典礼开始,泽成致辞後邀请韦磊上台。韦磊上台前还着令熊早点退休享福,令熊冷静地拿出手机,将韦磊三名子女身处的困境的直播给他看,韦磊看罢大惊……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