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分类:明星八卦 内地明星 港台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明星婚姻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佳片有约 电视剧演员表 网络红人
主页 > 娱乐 > 电视剧剧情 >

电视剧2017版林海雪原分集剧情介绍1-66集全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7-07-20 17:55:10 编辑:阿宇 标签:电视剧抗战剧 热度:

电视剧2017金星版《林海雪原》是由李光洁、张睿、倪大红、金星、刘婧、黄觉、孙大川等人主演的红色经典剿匪传奇电视剧。下面就带来电视剧2017版林海雪原分集剧情介绍1-66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2017金星版林海雪原主要讲述了1946年冬天,国民党在东北地区成立了“中央先谴军”。这对当地百姓的工作、生活都造成了极大的威胁。我军和当地人民经过激烈交锋,歼灭全部匪徒,取得了剿匪的全面胜利的故事。下面就带来电视剧2017版林海雪原分集剧情介绍1-66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2017版林海雪原分集剧情介绍1-66集全集大结局

林海雪原海报

林海雪原演员表:

李光洁 饰 杨子荣简介 剿匪小分队队员

张睿 饰 少剑波简介 剿匪小分队队长、代号“203”

倪大红 饰 座山雕简介 土匪

金星 饰 蝴蝶迷简介 女土匪

刘婧 饰 白茹(小白鸽)简介 小分队卫生员

孙大川 饰 栾平(小炉匠)简介 许大马棒的联络副官

韩朔饰 于登科简介 夹皮沟老百姓

赵子惠饰 鞠梅英简介 土改工作队队长

张永健饰 常猎户

娟子饰 常宝妈

电视剧2017版林海雪原分集剧情介绍1-66集全集大结局

林海雪原海报

林海雪原剧情简介:

1946年冬天,国民党在东北地区成立了由伪满官吏、地主、恶霸、土匪等组成的“中央先谴军”。这群乌合之众不断对我军进行军事骚扰,其中匪首许大马棒(秦卫东饰)、座山雕(倪大红饰)、马希山(丁勇岱饰)等人分别集结残股,窜居深山密林之中,长期进行暗杀破坏,手段残忍无比。东北地区一时间匪患成群,这对当地百姓的工作、生活都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并严重破坏了土地改革的成果。为了清除匪患,军区领导决定改变战术,组织了一支36人的小分队。在团参谋长少剑波(张睿饰)的带领下,杨子荣(李光洁饰)、孙达得(解子腾饰)、高波(张晚意饰)等人深入林海雪原,先后奇袭奶头山、智取威虎山、围剿大锅盔,与这些“鲨鱼性、麻雀式”的凶残敌人斗智斗勇、殊死拼搏。经过一次又一次艰苦卓绝的激烈交锋,匪徒们最终被全部歼灭,小分队取得了剿匪的全面胜利。

电视剧2017版林海雪原分集剧情介绍1-66集全集大结局

林海雪原海报

林海雪原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北风凛冽,白雪皑皑。刚刚结束了抗战,东北民主联军牡丹江军分区独立二团团参谋长少剑波带领战士们负责运送军用物资。此行不光运有大量军火,还有战区急需的过冬棉衣。东北苦寒,看战士们冻的瑟瑟发抖,少剑波心有不忍,军队法纪严明,军用物资不可私自挪用,他便将自己的棉衣给战士披上。想着马上就能见到心爱的外甥女毳毳,少剑波严肃的面容上不由浮现出一抹笑意。火车在战士们昂扬的战歌中徐徐行进着,不远处的山头上却有一撮人马蠢蠢欲动。威虎山匪首座山雕已在此恭候多时了。此次砸火车劫大纶必能捞一大笔,又能向侯专员邀功。虎据林海,俯仰乾坤谁做主,雕震雪原,纵横天下我称王。座山雕一声令下,众厮哄起,骑马扛枪一拥而上,茫茫雪原瞬间陷入一场混乱的狂潮。混乱声起,少剑波惊觉不妙,路遇土匪劫道,保护司机安全与物资是重中之重。他迅速做出部署,并率先提枪冲了出去,无论如何定不能让土匪上车。对方有备而来,火力甚猛,少剑波虽然作战经验丰富,但敌不过对方人多势众,交战持续,战士中已有伤亡。情急之下,少剑波下令卸下两节车厢,才总算逃过一劫。两节车厢里的棉衣对共军是急需物资,对土匪却无半点用处。没有抢到军火,倒损失了人力物力,座山雕不悦,下令将车厢烧毁,便先行带队离开了。少剑波等人抵达之时,医疗队已准备就绪。与卫生员白茹在此意外相见让少剑波欣喜不已,二人来不及多说,便又投入到了各自紧急的工作中。另一边,奶头山匪首许大马棒亦带领一干人马窥伺着杉岚站。自打共产党土改害得自己的地被群众瓜分,许大马棒心头便一直憋着这口气,今日卷土重来,便是要血洗杉岚站,让你们看看与我许大马棒作对的下场!蝴蝶迷亦在一旁坐镇,这位马头山压寨夫人骚气十足,枪法却很了得。一枪下去,正中巡逻兵眉心。许大马棒也不再废话,带着众厮高呼着杀了进去。李耀光是杉岚站的县委书记,妻子鞠梅英是土改工作队的队长。二人刚刚工作回来,便听闻许大马棒突袭的消息。李耀光打电话请求牡丹江区火速支援,并带领土改队员们拼死抵抗,掩护群众们撤离;鞠梅英则将孩子们带离,并抓紧时间去队部烧毁文件。土匪们一拥而入,烧杀抢夺,群众们四处逃散,原本安宁的村庄瞬间成了一片火海。李耀光等人寡不敌众,被许大马棒逮住示众,鞠梅英也被抓来。面对许大马棒的威逼,乡亲们抵死不从。杀人不眨眼的魔鬼,哪里会有人跟随。许大马棒大开杀戒,杉岚站转眼间尸行遍野。叛徒老火柴却在这时跳了出来,称自己知道共军的孩子藏在哪里。蝴蝶迷听了来了兴致,乐呵呵地跟着老火柴去寻玩具找乐子了。

第2集

蝴蝶迷跟着老火柴找到了李光耀和鞠梅英的孩子毳毳,并把她带李鞠二人面前。当着他二人的面,蝴蝶迷媚笑着让毳毳叫她娘,看着被打得遍体鳞伤的父母,毳毳不知如何是好。李鞠不能眼看着孩子向土匪低头,拼死阻拦着,毳毳没有叫出口,二人刚略感欣慰,下一秒却见失了兴致的蝴蝶迷将毳毳扔向天空开枪打死。前一刻还活泼可爱的孩子此刻却重重地摔在自己面前,土匪惨无人道至此,李光耀惊得说不出一句话,鞠梅英悲痛欲绝,已然晕了过去。许大马棒将李光耀带来,不过一个白面书生,竟也敢和自己作对。李光耀被众人似皮球一般踢来踢去,受尽凌辱,蝴蝶迷则在一旁端起相机留下清共的凭证,好带给侯专员邀功。许大马棒深觉夫人有理,更是派手下不留余地地全部烧光杀光,自己则威风地踩在垒起的尸体上,并将奄奄一息的李光耀一棍打死,火烧杉岚站。既然得不到,那便全部损毁。当杨子荣接到牡丹军区的命令率队赶到杉岚站时,已经为时已晚。土匪已扬长而去,杉岚站也只剩下一片火海。满地的尸体看得杨子荣心痛,昔日的欢歌不再,却而代之的是满目疮痍。杨子荣与战士们一一察看是否还有活着的村民,终于找到了一个奄奄一息的大爷。大爷告诉杨子荣,土匪烧了村子,带走了鞠队长和其他妇女,杨子荣派一部分人留下救援,自己则率领其他人朝土匪离开的方向追去。鞠梅英与一干妇女被带着朝山上去,想起被活活打死的孩子和丈夫,鞠梅英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她疯了一样朝土匪打去,其他妇女见状也纷纷奋起反抗。然而如此只是以卵击石,土匪索性将她们扔到了冰面上,并饶有兴致地朝冰面扔手榴弹,看她们一个个落入水中,土匪们只当看热闹似的笑得前仰后合。顶着河水的彻骨寒冷,鞠梅英在水下帮其他人解开了绳子,自己却体力不支沉入了水中。在这时,杨子荣等人闻声赶来将土匪打退。战士们将自己的棉衣脱下为妇女们取暖,杨子荣更是亲自跳下水救出了鞠梅英。鞠梅英的情况已不容乐观,必须立即送往医院救治。少剑波和白茹等人随后也赶到了杉岚站,火已烧尽,任何努力也已是无用。那么多的村民中竟找不到一个活着的人,白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毳毳,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少剑波亦闻声赶来,他带着与毳毳的承诺回来,却再没有办法兑现了。抱着毳毳的尸体,少剑波沉痛地走出了杉岚站,他与他身后的人,与所有的共产党人,都有着同样的仇恨,今日的仇,来日必报。侯殿坤带着几人来到了寺庙寻访定河道长,此人即宋宝森,日伪时期曾为日本特高科干事,侯殿坤此次前来,即想请他出山,二人一明一暗,自己收编土匪队伍,宋则集结旧部,发展地下力量,共同清共。宋宝森应允,并决定用自己从前的代号千面佛重振势力。

第3集

大锅盔匪首李德林与勃利刁翎地区匪首谢文东已经同意加入国民政府的收编,座山雕和许大马棒这边也已说妥。除了各路匪首,国民党吉林独立旅旅长马希山也是侯殿坤此行要见的一个重要人物。马希山如今接到消息带兵在大锅盔等候,虽是反客为主,可若能将他的部队笼络过来,对壮大国民党力量亦有很大帮助。东北现在是共军的地盘,侯李谢三人不得不低调行事,装扮成收土货的商人,坐着土车朝大锅盔赶路。一路上,谢文东情绪一直不高。他也曾辉煌一时,手底下有着两千多人的队伍,后来在莲花山跟牡丹江分区老二团的一场恶战损失惨重,差点全军覆没。侯殿坤知道他的心思,许他做滨绥图佳保安司令部的总司令,并以他的名义树大旗,拉队伍,好让他甘心服从党国指挥。雪天山路格外难走,三人一路颠簸,侯殿坤哪里受过这等罪,只觉得全身都像是散了架,便与他二人商量着在前面不远处一座小木屋歇脚。而此时此刻,杨子荣和一名士兵拉着病重的鞠梅英也刚到此处。杨子荣正打算出去烧水,却瞧见了侯一行人。在这荒郊野岭的,来者不是土匪就是国民党。杨子荣集中生智,他让同行的士兵从后门离开,若有情况立即回军区报告,自己则装扮成了胡黄二仙,拍着手鼓装模作样地做起法来。东北人信神信得厉害,见状唯恐自己冲撞了神明,没等侯殿坤搞清楚状况,谢李二人便拉着他赶紧离开了。见三人走远,杨子荣这才送了一口气,短暂的修整后,杨子荣将鞠梅英带到了白茹所在的医院,并向军区总部报了平安。少剑波闻讯火速赶来,看着鞠梅英苍白的面容,少剑波只恨自己无能,不能将这群惨无人道的土匪全部杀尽,替姐姐,还有死去的姐夫和毳毳报仇。鞠梅英一夜未醒,少剑波也一夜没有合眼。再次见到白茹,昔日的小白鸽已经长成了大姑娘了,上次匆匆一别,少年往事无尽欢乐,二人相聊叙旧,却不禁双双泪目。少剑波还有任务在身,他向白茹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匆匆赶回了军区。杉岚站被土匪血洗的事件令共军总部痛心疾首,要想土改顺利推进,清匪行动事不宜迟。军区首长下令成立剿匪特别小分队,以少剑波、杨子荣等人为首,誓要将东北地区的几股土匪势力全部清除。而山那边的大锅盔处,马希山与中校参谋长关毅忠已在此等候许久。各路土匪齐聚于此,侯殿坤也终于姗姗来迟。侯想要建立滨绥图佳保安司令部,众人集结响应,却是面和心不和。马希山不屑与这帮只认山头的土匪为伍,几路匪首也不认这个不入流的军官旅长。如今大家虽然同上了一条大船,打着为党国谋利益的旗号在此,却是各自怀有心思。

第4集

侯殿坤在台上大讲国民党复兴大业,底下的人却听得心不在焉。大家能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已经是给足了这位侯专员面子。党国利益与各山头关系甚小,说到底,各位真正关注的还是自己能从中捞到多大的官职,手底下有多少人的队伍,最重要的,这个滨绥图佳保安司令部的总司令究竟是谁来当。总算挨到了委任的时刻,座山雕与许大马棒野心勃勃,却只分到了一个旅长的官位。座山雕面不改色,只是让醉花去接了委任状。许大马棒和蝴蝶迷却当场急了眼。论队伍,奶头山力量最大,论反共,也是奶头山的兄弟第一个往上冲。谢文东莲花江一站后兵力尽损,却白让他捞了这个司令的肥差。许大马棒气不过,一拍桌子指着谢文东的鼻子就开骂。里面吵得不可开交,外面的两帮人马也打了起来。场面眼看着失控,侯殿坤只得招呼众人先入席晚宴。鞠梅英情况虽然已经好转,情绪却非常不稳定,梦里常喃喃含糊不清,醒来也是默默流泪。白茹心里担心,无论内心多么坚强,丈夫女儿双双离去的痛苦也会将人逼疯。红孩儿听说了鞠梅英受伤的消息,央求着杨子荣带他前来看望他的鞠妈妈。红孩儿的父母都是烈士,日本关东军围剿东北抗联时牺牲。鞠梅英看这孩子可怜,便将他收养,像疼亲生孩子一样疼他。鞠梅英醒了,看到红孩儿满面的泪水,嘴里不停地自责自己没有照顾好妹妹,鞠梅英才终于明白,女儿再也回不来了。她终于控制不住地大哭出来,几日的压抑化作泪水爆发出来,内心的伤痛,她已然承受了太多,太多。剿匪特别小分队宣布成立,少剑波任队长,杨子荣任副队长,从各队伍中挑选精兵骨干,即刻建立活动基地,展开剿匪活动。杨子荣回忆起,那日自己遇到的那几个收土货的商人,其中一个就是一直通缉的土匪谢文东。汪团长对这个情况很是重视,并且提到,最近东北地区日伪特务活动频繁,甚至组织内部也不排除存在敌特分子。为保土改工作与政权建设的顺利进行,无论对内对外,此次剿匪工作必须严格保密。众人都投入到了紧张的分队工作当中,蒋参谋却独自一人离开了军区,径直来到了四海旅店。这里的林老板从前是先遣军的成员,二人对过暗号后,便转到了一私处说话。先前联络的电台依旧完好保存着,林老板打算重振先遣军,手下的小马却不愿意再跟随了。共产党善待老百姓,如今过上了安稳日子,妻子也怀了孕,小马向林老板保证,今日之事绝口不提,只求二位看在自己从前卖命做事的份上,能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不为党国谋利益的人绝不能留下,蒋参谋表面上答应了他,转头却让林老板将他二人双双解决,并将共党行动的情况电报发给了千面佛。

第5集

侯殿坤以洋西餐设宴,底下的土棒子们却吃不惯,三言两语的又斗起了嘴上功夫。蝴蝶迷打扮得花枝招展,闲不住地率先挑衅起来。奶头山的几个头领本就看不惯她骚气,今天又跑到这里来丢人现眼,蝴蝶迷不服,又拉着三炮要和座山雕猜拳斗酒。座山雕应了,光喝酒没意思,谁输了扇嘴巴。蝴蝶迷和三炮二打一,却纷纷败下阵来。说扇嘴巴就是扇嘴巴,座山雕也毫不手软。奶头山觉得丢尽了人,吵吵嚷嚷的又打了起来。晚宴还在进行,关看不惯这帮土匪茬子,当即鸣枪警戒。侯殿坤也不愿多待,见刚刚收了电报,便先行离开了。千面佛在电报中汇报,先遣军十万人马一呼百应,现已集结完毕,整装待发。如今共党主力转移是对国民政府是一个好时机,可以借机迅速壮大力量,计划年关暴动,粉碎共党统治东北的计划。侯殿坤决议将奶头山作为巡视的第一站,并就血洗杉岚站一事打奶头山大肆嘉奖,配给大量武器装备。这可正合了许大马棒的心意,乱世称雄的年代里,谁的家伙硬,谁就是老大。许大马棒得了好处,便点头哈腰向侯殿坤表决心,自己一定鼎力相助,与共产党不共戴天。侯殿坤答应着,并命关毅忠随队伍上山巡视,培训部队加强防务。蝴蝶迷一听关参谋长要上山,扭着腰便去招呼。关毅忠受不了她这身骚气,想到以后和这群土棒子们少不了继续磨合,只觉得头大。许大马棒看着这批气派的武器,心里觉得舒快不少。他命手下人留意侯殿坤口中的千面佛,若能把他手里的先遣军联络图弄到手,那到时候所有先遣军都会听自己指挥。这几日军营中来来往往,“猴蹬”栾超家发现大家伙又有了新的任务,自己与“眼镜”李鸿义却毫不知情。他二人一同从海军调来 猴蹬”爬桅杆是一把好手,可来了这茫茫雪原,却一下子没了用武之地。“眼镜”擅长修理,“坦克”来拿自己的枪,却发现“眼镜”把枪拆了。“坦克”着急,他与“眼镜”打赌,要是能一分钟把枪拼好,还能打得响,他就扛着菜缸跑三圈。“眼镜”胸有成竹,娴熟的手法看得众人眼花缭乱,53秒便拼好了。“坦克”愿赌服输,身后的少剑波和杨子荣也对“眼镜”另眼相看。这两个新兵都是身怀绝技,少剑波决定,把他们也加入到剿匪小分队的名单当中。鞠梅英身体已经恢复,却还久久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走不出来。她提出想回杉岚站一趟,医院拗不过她,只好让白茹陪着她去了,并报告给了军区总部。鞠梅英的情绪还不稳定,这时候去杉岚站,必定触景生情。少剑波脱不开身,便让杨子荣先跟去看看,以免出什么事。土改时红红火火的杉岚站已成一片废墟,断壁残垣空无一人,仿佛一座鬼村。鞠梅英再次踏上这片熟悉的土地,还未褪去的伤痛袭来,压得她快要窒息。曾经幸福的一家人,可爱的女儿,心爱的丈夫,如今却只剩她独自一人,再听不到孩子咯咯地笑声,再听不到丈夫吹起她最爱听的口琴。鞠梅英觉得心凉,命运如此不公,土匪猖獗,黎民涂炭。杨子荣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不能让昔日的革命同志就这么毁了。鞠梅英必须振作,还有很多的同志需要她的帮助,还有很多无辜的亡灵需要她拿起枪替他们报仇。杨子荣命令鞠梅英,即刻动身去被服厂指导赶制冬装,为前线做好后勤准备工作。命令这两个字让鞠梅英浑身一振,她意识到了自己还是一个军人,组织还需要她的工作。再次融入到革命的大家庭里,鞠梅英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昏迷时口中喃喃的缝纫机已被找到,派上用场。坐在缝纫机前,她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干劲,想为组织做得更多,更多。

第6集

这几日军中体检人数渐多,且大都是精兵强将,白茹琢磨着,可能是部队有了新的任务。得知剿匪特别小分队即将成立,白茹请命作为医护人员加入。白妈妈舍不得女儿,可看到昔日的小丫头已经长成了一名勇敢、有觉悟的革命战士,她也打心底里为女儿骄傲。白茹毅然踏上了前往小分队的道路,她心里明白,这一次任务非比寻常,一别或许就是永远。白茹兴冲冲地来到了小分队,却受到了少剑波的阻拦。白茹是战地医护模范,也屡建战功,这些少剑波自然清楚,可小分队里都是男同志,男女毕竟有别,行动起来也多有不便。此次剿匪行动条件艰险,任务艰巨,队里个个都是刀刀见血的战士,白茹一个一阵风就能刮跑的小丫头,怎么能让他放心。少剑波的轻视让白茹心里不服,她早已不是那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了,她是战士,是共产党员,革命需要她,她也甘愿付出,再艰险的条件都能克服。少剑波见她执意要来,便让她杀鸡试试胆子,若能成便加入,别无二话。白茹没杀过鸡,但话说到这了,也只能提起刀硬着头皮上。一刀下去,鸡没杀成,反而引来了大伙的一片哄笑。白茹觉得难堪,红着脸跑开了,一旁观看的少剑波却面带笑意,在心里已经默许。年关暴动行动已经确定,关毅忠却还有所担心。各山头当家的狡诈,若马希山的主力全力攻击牡丹江,奶头山,威虎山,徐久彪等为保存实力,不及时进攻合围,那么国军主力就会陷入被共军围歼的危险。侯殿坤深觉有理,他派关毅忠上山,表面上是训练队伍,实际上却是要掌控许大马棒。国军自然不屑与这群土匪为伍,只不过摧毁土改在即,把他们当个炮灰罢了。侯殿坤接到千面佛密电,共军戒备森严,蒋参谋与林老板虽未能探知小分队人员情况和行动目标,但共军主力已经南下去保卫临江,只剩剿匪小分队留守牡丹江地区。少剑波带队,他的赫赫战功关毅忠也有耳闻,是个不可小觑的对手。侯殿坤却不以为然,共产党不过是一伙农民,毫无大略远见,怎能和国军的青年才俊相比。他举杯为关毅忠送行,而那边,共产党的剿匪小分队也已经整装待发。夹皮沟地主冯老六的儿子飞龙上了威虎山当上了土匪,这天回家,老两口见了儿子高兴,却忍不住向他抱怨手底下的穷棒子闹着造反。从前都是毕恭毕敬,如今土改工作队一来,却嚷着打土豪分田地,真是反了天了。去他的土改,飞龙二话不说,第二天就带着人马将其连锅端了。夹皮沟土改工作队同志遇难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军区总部,田副司令大怒,这群土匪简直是手段残暴,无法无天,又欠下了人民一笔新的血债。他特意前来送别剿匪特别小分队,许大马棒的棒子就是土匪残害百姓的证据,这一笔笔血债必须要让他们血偿,这是人民的仇恨,是我们每一个战士的仇恨。鞠梅英也前来送行,她将丈夫的口琴带来,希望它能陪伴战士们一同奋勇抗战,剿匪杀敌,完成丈夫未竟的心愿。

第7集

座山雕回到了威虎山,众人列队迎接,恭喜三爷喜获旅长官职。醉花在一旁一个劲地使眼色,此事不提还好,提起却惹三爷生气。什么政府派来的侯专员,当真是有眼无珠,我威虎山威震四海,就是当司令都不为过,区区一个旅长便让我俯首称臣。等我座山雕来日当了东北王,必要让你们擦亮眼睛看看清楚,在东北,到底是谁说了算。剿匪小分队开始行动,第一个突击点便是许大马棒。前面就是小山子了,少剑波决议,先在此安营扎寨,待摸清许大马棒的老窝,再制定进一步的作战计划。此时此刻,许大马棒与关毅忠一路也正从大锅盔返回。小山子地势险峻,又是回奶头山的必经之路,关毅忠担心,若有人占领了制高点打伏击,那对我方情况将十分不利。他让许大马棒派两人前去侦查,众人却不以为意。大家伙从小山子进进出出走了不下八百回,怎会在这里遭遇埋伏?你关毅忠是侯专员派来的又怎样,在我奶头山的地盘,轮不着你来吆五喝六。双方争执不下,许大马棒懒得废话,空放一枪让各自停手。关毅忠心烦,这帮土匪果真愚蠢至极,丝毫不通战术。目前还没有摸清前方状况,若真有埋伏,此时放枪正好给了对方信号。许大马棒觉得关毅忠说得不无道理,便听他一言派了一小撮人马前去察看情况。不远处的剿匪小分队听到枪声,即刻警戒。少剑波派杨子荣前去侦查,探探对方是哪路人马。杨子荣通当地土话,他假扮徐久彪的人马询问对方何人,得知是许大马棒的队伍。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少剑波决议当即行动,争取将这股土匪一举歼灭。关毅忠心思缜密,不能仅仅通过三两句话就相信对方是徐久彪的人马。小心为上,他将队伍分为三路,许大马棒的儿子一路,三炮一路,自己与许大马棒主力一路,万一对方真是共军,也好各路包抄。小分队首先发现了许大马棒儿子的队伍,对方毫无戒备,正是伏击的好机会。敌明我暗,土匪摸不清枪响的方向,瞬间被打得丢盔弃甲,赶紧往主力方向撤退;小分队也不恋战,即刻动身往另一路包抄,三炮的队伍也损失大半。对方是共军的形势已然明了,敢在我奶头山上撒野,许大马棒命令手下往死里打,关毅忠也即刻整顿队伍,及时反击。许大马棒此行不光有国军的帮助,更是拉来了刚刚空降的武器装备。几炮打下去,共军的力量也损伤不少。伏击距离太远,小分队的手榴弹派不上用场,少剑波便命“坦克”埋好炸弹,自己则去引开敌人。“猴蹬”则窜上树,击毙了对方炮手。关毅忠眼看局势陷入被动,亲自上阵扫射,杨子荣注意到此人实力不凡,从另一侧滑下,直冲着关毅忠击去。关毅忠身受重伤,土匪们也彻底乱了阵脚,只得拉上关毅忠迅速撤退。小分队此行虽然重创许大马棒的队伍,但却没有击毙许大马棒本人,同时队内轻伤3人,重伤8人,还有一名队员牺牲。杨子荣首次侦察没有发现土匪中有国军,使我方对敌情不明,损失惨重,少剑波提出了严厉批评。众人将牺牲战士的尸体埋葬,却不能为他立碑。少剑波起誓,待到剿匪胜利那日,定亲自前来祭奠这些为革命牺牲的英灵。

第8集

许大马棒在小山子一处受挫,总算回到了奶头山,却看到家门口挂起了丧。老儿子在镜泊湖被共军炸死,连个全尸也没留下。许大马棒悲痛欲绝,其余几兄弟也装模作样地跟着哭丧。四个兄弟四个娘生,老儿子也不是蝴蝶迷的孩子,是生是死于他几人都无关痛痒,丧事也只跟着走个形式罢了。这边哭丧哭天喊地,蝴蝶迷的心思却是在关毅忠身上。死了的人哭不活,活人才是更重要的。蝴蝶迷派手下下山砸裁缝铺定制衣服,又劫来郎中为关毅忠诊治,自己更是亲自照顾,炖老山神母鸡汤为关毅忠补身子。见蝴蝶迷不关心山里的大事,反而整日对着小白脸献殷勤,三炮看不过去,许大马棒的几个儿子也都恨恨地记着。若是你蝴蝶迷给咱爹戴上了绿帽子,整个山头都定要你好看。少剑波与杨子荣反思今日的作战情况,我方原本占尽先机,最后却让对方全身而退。从此战看来,土匪已被国民军招安,对方显然具有很高的军事素养,武器装备也远为精良,实力不可小觑。看着土匪在眼皮子底下溜走,少剑波觉得心里窝火,杨子荣又何尝不是?有了这次的教训,看来日后的剿匪任务更加艰巨,斗智斗勇,必须出奇制胜。今日一战打得白茹心里难过。自己加入小分队本是想要上阵杀敌,却还要少剑波分身来保护自己。队里受伤的同志那么多,大家却都先照顾自己,白茹觉得自己没用,她不愿成为小分队的负担,却也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少剑波本就不同意她加入小分队,最初白茹执意留下,他也只得答应。此刻看到白茹躲在一旁偷偷地抹眼泪,少剑波更加觉得她不适合小分队的工作,可看她坚定的眼神,却也不好再叫她离开。小分队的下一个目标是威虎山。夹皮沟地势隐蔽,易于防守,必要时也好向后山撤退。少剑波决议就在此建立新的大本营,并派人打听附近镇子的情况,做好外围工作。座山雕派下山的探子来报,又一个山头被共党劝降,四百多人的队伍全部投降。许大马棒在小山子的枪战也传到了威虎山,座山雕深觉来者不善,他命探子弄清楚突袭奶头山的那伙共军的来路,并派手下继续寻找先遣图,掌握作战先机。老儿子被共军杀害,传家宝大棒子也落到了共军手里,许大马棒没这么窝囊过,抄家伙即刻就要下山为儿子报仇。之前办丧事时蝴蝶迷事不关己,此时却是拼命阻拦。现在下山还不是时候,共军也不会守在杉岚站等着被袭。许大马棒怒气冲昏了头,他和几个儿子去意已决,誓要为老四报仇,并取回传家宝,重振威风。蝴蝶迷眼看劝不住,只得赶紧一同跟去,之后再另做打算。

第9集

剿匪小分队在夹皮沟附近的镇子了解情况,却发现百姓们都是屋门紧闭,草木皆兵。杨子荣试着进了一户人家,里面只有以为饿昏的的大娘,口中却还在无力地反抗。夹皮沟的土改工作队不见踪影,乡亲们见到生人也个个面色惊慌,杨子荣猜测,定是土匪又来扫荡,害得百姓民不聊生。晚上的侦查中,小分队发现几人带着家伙,形迹可疑,便先将他们扣押,带回细审。见他们几人将自己误认成了土匪,少剑波觉得哭笑不得。他耐心地将向他们解释,自己是共产党,是原来的老抗联。对方将信将疑,少剑波只得让白天救下的大娘为自己作证,并赶紧拿出吃的给老乡充饥。老抗联回来了,共产党回来了,穷人终于有救了。拿着热腾腾的馒头,老乡只觉得日子终于有了盼头。先前打走了鬼子,却又来了土匪,轻则挨打挨骂,重则连人带房子被烧。几日前的土改工作正进行的火热,却又冒出了一股土匪将工作队的人全杀了。乡亲们连饭都吃不上,见村里又来了生人,想着横竖都是一死,这次倒不如拼了,没准还能有条活路,没想到却是差点伤了自己人。老乡说着便给大伙跪下了,共产党是百姓的亲人啊,我们夹皮沟有救了。少剑波紧忙将老乡扶起,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小分队的工作要想顺利进行,还得需要群众的支持,要让大伙认识咱们,了解咱们,相信咱们。老乡拍着胸脯向少剑波保证,自己明日就到村里挨家挨户地去说,共产党回来了,人人一定都会全力支持。小分队在夹皮沟的大本营已经建成,可这茫茫雪原,想要再同许大马棒交锋,希望渺茫。杨子荣建议侦察组首先展开工作,主动寻找许大马棒的行踪,改变小分队被动的局面。这也正是少剑波心里所想,事不宜迟,他命令侦察组从群众出发,打探许大马棒的行踪。奶头山这几日事故不断,大儿子许福却打起了谋权篡位的主意。山头里留这个什么参谋长,害得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爹却把他跟神仙似的供着。许福与蝴蝶迷曾是一处,却因为自己看上了一个日本女人,蝴蝶迷转而给许大马棒做了小,成了自己小妈。许福答应蝴蝶迷,若她能帮自己上位,自己便让她做压寨夫人。没想蝴蝶迷却不稀罕,宁肯跟着许大马棒做小,也不愿给自己做大,许福恨蝴蝶迷果真不念旧情,也不再多说,愤愤离去。今日是为小山子一战牺牲的国军兄弟们送行的日子,关毅忠的伤还未痊愈,却依旧强撑着起来,无论如何也要送这些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最后一程。这些兄弟们都是国军的正规军,生前南征北战,死后却葬在土匪之巢。陈排长觉得痛心,国军如今帮着这些残害百姓的土匪打仗,共产党的土改工作却是真真正正为百姓着想。关毅忠提醒他,我们是军人,只管打仗,不谈政治。可是说实话,战场征战这么多年,关毅忠也甚是觉得心累。穿上了这身军装,命便不再是自己的了。待他日解放东北,他便带着兄弟们解甲归田,回家侍奉高堂,好好的过太平日子。

第10集

几日的侦察下来,虽然有几位乡亲的帮助,可百姓们对小分队还是将信将疑,提防心很重。土匪猖獗,少剑波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得赶紧把老百姓的心暖回来。夹皮沟的群众生活艰难,很多都穷得一家人只穿一条裤子,东北严寒,这日子可怎么过得下去。少剑波提议捐出被服,杨子荣赞成,一旁的“坦克”却闷闷不乐。小分队的首要任务是剿匪,可自从到了夹皮沟,弟兄们日日走街串巷,过不了多久,就会弄得人尽皆知,若是传到了土匪耳朵里,反而让他们占了先机。少剑波知道“坦克”心里着急,可自己又何尝不是?于公于私,他都希望能早知将土匪全部铲除,可共产党是人民的队伍,看着人民受苦受难,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对党而言,人民就是根本。革命不能急在一时,如果失去了民心,才是真正的失败。少剑波的话点醒了“坦克”,只有得到老百姓的信任,剿匪工作才能顺利开展,甚至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战士们纷纷捐出棉被,帮助百姓过冬,白茹看到有人还要将手套和围脖捐出,却坚决不同意了。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老百姓,军人的天职不仅仅是保家卫国,同时还有肩上扛着的重任,如果自己先倒下了,还谈什么拯救百姓,谈什么为党为国。白茹的一席话是批评教育,也是对同志的关心。少剑波觉得自己从前小看了这个“小白鸽”,她已成长得伶牙俐齿,不仅能够在战场上救人,还能在精神上给战士们以莫大的支持。关毅忠不让许大马棒下山,胡彪看许大马棒心里憋闷,老儿子的事他帮不上忙,便自请下山将大马棒抢回来。许大马棒当年将他从日本人手里救出,在那之后他便没下过山。胡彪视许大马棒为恩人,如今日本人已被打退,自己这张脸也没人再认得,该是时候报恩了。许大马棒让栾平与胡彪一同下山,同时去千面佛那寻找先遣图的下落。看到共产党的军队在村里进出,冯老六觉得大难临头,拉上了一车粮食想去贿赂,也顺便探探这伙共军的来路。土匪的老爹找上门,少剑波觉得好笑,与其让他拉回去,倒不如将这些粮食分给百姓。共产党拉来了粮食棉被,百姓们起初仍心存担心,不敢上前,可看到真的是老抗联回来了,东西挨个发到了大伙手中,才终于相信,共产党回来了,穷人有救了。冯老六看到自己的东西悉数被穷棒子们分走,心中愤恨,定要让你们怎么吃的怎么吐出来。冯老六偷偷一人去了三清殿,向千面佛报告了这几日共军的情况。原来冯老六也是先遣图上的一员,千面佛推断,这批共党很可能就是电报中提到的剿匪小分队,他让冯老六密切留意,尤其是对方的人马和武器装备,随时汇报。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