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分类:明星八卦 内地明星 港台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明星婚姻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佳片有约 电视剧演员表 网络红人
主页 > 娱乐 > 电视剧剧情 >

电视剧上古情歌分集剧情介绍1-54集全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7-07-17 17:38:39 编辑:阿宇 标签:电视剧古装剧 热度:

电视剧上古情歌讲述了上古时期宣阳族率真善良的木青寞与天资卓绝的赤云荡气回肠的凄美爱情故事。将于6月12日播出,下面就带来电视剧上古情歌分集剧情介绍1-54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上古情歌》是由黄晓明、宋茜、盛一伦、张俪、翟天临、沈泰、罗云熙、吴倩联袂主演的古装言情电视剧,将于6月12日播出,下面就带来电视剧上古情歌分集剧情介绍1-54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上古情歌分集剧情介绍1-54集全集大结局

上古情歌宋茜剧照

上古情歌播出时间:

于2017年6月12日登陆东方卫视周播剧场,每周一、二晚22:00三集连播。

上古情歌演员表:

黄晓明 饰 赤云

宋茜 饰 木青寞/宣阳婼

盛一伦 饰 凌云晟仑

张俪 饰 玄牧云桑

翟天临 饰 宣阳昱辰

罗云熙 饰 宣阳知若

吴倩 饰 亦篱

沈泰 饰 景时

刘凡菲 饰 紫株

刘帅良 饰 坤卜

电视剧上古情歌分集剧情介绍1-54集全集大结局

上古情歌海报

上古情歌剧情简介:

出身名门的木青寞(宋茜饰)性格率真善良。天资卓绝的赤云(黄晓明饰),在山林中长大却凭借一身武艺名振天下。一次偶遇,赤云对木青寞一见倾心。多年后两人再次相遇,赤云对木青寞展开热烈追求,并以一腔热情获取木青寞芳心。木青寞的哥哥(翟天临饰)此时为她许下一门亲事,赤云放下一切只求带上木青寞隐居山野。然天意弄人,木青寞最终还是为了家人嫁给了指婚对象凌云晟仑(盛一伦饰)。木青寞向晟仑坦言与赤云的情感,晟仑答应并不强求木青寞。逐渐晟仑被木青寞吸引,不愿放手让木青寞离开自己。木青寞因为意外受伤而失去记忆,赤云耗费灵力为木青寞疗伤,并悉心唤醒木青寞所有记忆。伤愈之后,木青寞更加珍惜与赤云的感情,决定放下世俗束缚,在一起。可惜天意弄人,木青寞再次陷入危险之中。赤云不愿再让木青寞受伤,他选择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成全木青寞,给木青寞换来一片明媚天空。

电视剧上古情歌分集剧情介绍1-54集全集大结局

上古情歌黄晓明剧照

上古情歌分集剧情:

第1集 - 赤云遇上一生所爱 佳人意外遭遇不测

一片苍翠之中,自然万物繁盛之间,只见一身形矫健、远古居民穿着的粗犷男子,肆意奔向悬崖至尽头,毫无畏色。落于丛林间,一手随意扯住一根藤蔓,荡向前方。这便是赤云,生于大荒若疆,天生拥有号令百兽之能。

上古相传,大荒有玄牧、宣阳、凌云三大强盛部落,而若疆在诸多强国的大荒中,是个弱小的部族。在赤云的带领下若疆逐渐崛起,赤云也因此成为众矢之的。

十年后。

一青衣女子身形姣好,面带柔光,笑容娇美。她穿梭于丛林间,忽而四面冰棱骤起,原是宣阳王姬宣阳婼想要偷偷下山,遇上了大哥的禁制。宣阳婼从容而优雅,婀娜旋转间藤蔓慢慢滋长将她护于其间,令她躲过一道道冰棱。而冰棱势头太强,未曾挡住的一道刺向她白玉般的脸庞!此时之间一滴红色液珠飞至,无数冰棱顷刻间被瓦解……徐徐走来一人,是宣阳婼的四哥知若。

知若为宣阳婼带来了他们的母亲亲手做的一件斗篷,是冰蚕丝做的,给她下山穿,并让她在外不便用宣阳氏的名字。宣阳婼会意,便烂漫地笑了,道自己在家是宣阳婼,下了山便是木青寞。

事隔十年,赤云逐渐强大,武功和灵力也随着多年的积累和超乎常人的天赋。一天,赤云途经百里山时,碰巧遇到一位老翁遭到猛兽所伤,他立即出手相助,不料,野兽越来越多,赤云因为寡不敌众,渐渐不胜体力。木青寞此时刚好路过,她立即和赤云联手,击退了如潮如涌的猛兽。赤云再见木青寞,便认出了她就是自己魂牵梦萦的人,可是木青寞却似乎不认得赤云,还拿刚刚赤云不敌猛兽的事,来揶揄他。赤云得知木青寞要去百里城后,便赖皮地跟着她,希望她会记得自己。

两人来到百里城后,从百姓口中得知,玄牧的童峥为了练功而在火山口放了一把天火,把百里城的百姓们弄得苦不堪言。木青寞侠骨丹心,决心帮百里城解决问题。

木青寞来到百里山,对着火山口的天火用灵力攻击,赤云则在后方看着,一方面打算掩饰自己的真正实力和身份,另一方面也随时做好准备,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子。木青寞拿出自己的灭火秘宝冰蚕王,投进童峥放的天火中,却一时不慎,晕了过去。赤云立即抱住木青寞,随后三两下便把童峥放的火灭了。

山下的村民看见火山那熊熊烈火变成滚滚烟尘,立即转忧为喜。但有人欢喜有人怒,童峥找到灭火的始作俑者,然后骑着龙对赤云和木青寞不断追赶。

赤云十分珍惜和木青寞一起的好时光,他让木青寞向童峥恶作剧,把童峥惹得怒不可言。事情暂告一段落,赤云便回到玄牧国交差。

另一边厢,阿寞灭火而得罪了玄牧童峥的事,传到了宣阳王和王子宣阳昱辰的耳中。阿寞是宣阳国的公主宣阳婼。阿寞自小性格外向,敢作敢为,王子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就是把妹妹嫁给自己的挚友凌云晟仑。这样做,一来能找个人治一治自己的妹妹,一来可以让凌云国和宣阳国的关系更加密切。因为玄牧的势力越来越大,他们担心再这么下去,会让宣阳陷入危机。

与此同时,玄牧王身中剧毒,赤云刚好处理完火山的事回来,于是立即用自己的灵力救了玄牧王。玄牧王子一直十分崇拜赤云,赤云此次还救下了自己的父亲,他对这位兄弟便更加仰慕了。玄牧国的小公主嫦曦一直都喜欢着赤云,王子希望赤云尽快和嫦曦结为夫妻,两人可以亲上加亲,却不料赤云说自己心有所属。说着说着,他用灵力弄出木青寞现在所处的景象,却发现她被一群暴民绑在十字木架上,还被一名巫师用刀子刺中心脏。赤云立即赶到现场想要救下自己心爱的女子。

第2集 - 玄牧王施计让赤云为国参赛

赤云来到时,木青寞早已不知所终,他用灵力想看看过去发生的事,但由于灵力有限,他只看见木青寞被巫师用刀子刺入心脏的一瞬间,随后便灵力中断,血吐了一地。他只当心爱之人已死,他好想再见一见她,倘若不能在一起,还不如当初不要相见。

玄牧国,云桑公主正向父王提出,要尽快促成赤云和妹妹嫦曦的婚事。玄牧王在十年前曾经帮助若疆,教若疆人耕种、医术,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若疆族长赤云能助自己一臂之力。但赤云的性子他也很清楚,他不能强迫赤云做不喜欢的事,娶嫦曦便是其中之一。如今各国都互相有着纷争,宣阳国必定和凌云结盟了,若疆作为自己这一边的盟友,他希望赤云能尽快成长起来,增强己方实力。为此,他希望能派赤云去参加玉山的蟠桃宴,并参加玉夫人举办的大荒英雄榜。据说,获胜者可以获得向玉山神鸟提问题的殊荣,而玄牧王也知道,很多英雄都是冲着向神鸟询问河图洛书的下落而去。河图洛书是记载着大荒所有河流山川的神物,可谓得此书者得天下。云桑听了父亲的话后,便意会了,他希望由战斗力相当强的赤云念在双方的交情,帮忙取得河图洛书,然后交给玄牧。

玄牧王察觉到赤云的失意,于是将计就计,告诉他说,玉山的玉夫人处有一把盘古弓,可以让他看到心爱的人,无论生死。

此时,凌云晟仑正抱着奄奄一息的木青寞来到玉山,向玉夫人求助。原来,木青寞被刺中心脏后,凌云晟仑便及时赶到,他先是安抚着,那些因为被上流权贵截断水源而失去理智伤害公主的暴民,随后便把木青寞带到玉山求助。玉夫人在晟仑来时便预先知道了情况,也早已准备好瑶池水为宣阳王姬木青寞疗伤。没过多久,云桑便带着赤云来拜见玉夫人,向她求助。

赤云说明来意后,玉夫人便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说盘古弓非想拿就拿的东西。云桑安抚了玉夫人的情绪后,便提出自己有话要说到,玉夫人便让云桑跟自己到瑶池边走走。玉夫人和云桑单独离开时,赤云到处转悠,却无意中发现一处守卫森严的地方,他猜测,这里可能就是玉夫人的藏宝地。

另一边厢,凌云晟仑正向将军景时打探,玄牧派了谁去参加大荒英雄榜的比试,王姬云桑和坤卜前往玉山的事,早已传开,但这两者,一位是玄牧王姬,不会参赛,而坤卜则是新手,很容易让玄牧落败。景时这么疑惑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就是玄牧有弃赛的打算。但晟仑却笑称,赤云才是玄牧国的代表,他虽然代表若疆,但意在玄牧。与此同时,晟仑还得知,自己被流放的弟弟地音也前来参赛,弟弟的心思他很清楚,就是要通过打败自己,在凌云树立属于他的威风。

阿寞醒来后,晟仑便前往照看她。景时一人来到花园,只见玄牧王姬云桑在花园里,对着自己设计的凹晶池玩得不亦乐乎,那天真烂漫的模样吸引了景时。两人一见如故,很快便打成一片,对着池水玩了起来。云桑不小心脚下一滑,准备摔跤,景时立即出手抱住,两人四目双对,景时的心中既开心又纠结。对方可是王姬,自己何以高攀,他立即匆匆告辞,打消了自己心中的念头。

赤云想到,盘古弓可能就藏在玉夫人的藏宝地,他悄悄闯进这个密室,看看能不能把盘古弓拿到手。

第3集 - 赤云偷弓见阿寞 实力非凡却认输

果然不出所料,赤云在密室内找到了盘古弓,意欲把它偷走。但房间内,墙壁上那些雕塑猛兽突然活了起来,它们追着赤云猛烈进攻,幸好赤云武功盖世,才得以逃脱。盘古弓得手后,赤云立即按照玄牧王所说的,拉弓发箭,希望能看见阿寞。他在花园里躲避追兵的抓捕,却惊喜地遇到了阿寞。他以为这是盘古弓奏效了,得以让阿寞起死回生。

阿寞知道赤云偷了盘古弓后,责备他的鲁莽,为了不让他受罚,阿寞主动把罪名揽了上身。面对玉夫人的质问,阿寞矢口否认偷弓者另有其人,是自己误闯了玉夫人的地宫。玉夫人知道她不是始作俑者,但既然这个女孩甘愿受罚,那她便顺应对方的意思,罚她在玉山幽禁五年。

阿寞被罚一事,让大哥宣阳昱辰和四哥宣阳知若很是担忧,但大哥沉着地思考后,决定还是按照玉夫人的意思来办。一来,阿寞虽说是被罚,但幽禁的过程中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二来,假若玉夫人要宣阳自己进行处罚,那么宣阳不知该如何衡量轻重,才让夫人满意。与此同时,云桑公主也劝赤云以大荒英雄榜的比试为重,倘若赢了,赤云要提出跟阿寞一起,也就更有底气。

大荒英雄榜的比试顺序出来了,宣阳昱辰、玄牧坤卜和赤云和一些别国猛将分了在甲组,而晟伦和地音两兄弟则和其他猛将分在乙组。比试一触即发,赤云自视甚高,竟让第一场的对手们一起上。同组的鬼方氏、涂山氏不消片刻便被赤云打至落花流水。而下一组的宣阳昱辰和凌云函宴的比试中,昱辰明显技胜一筹。轮到晟伦和弟弟地音的比试时,哥哥对弟弟一在忍让,但弟弟却对哥哥怀恨在心,把对方往死里打。晟伦一个不留神,便输了比试。可众人看在眼里,认为晟伦留了力,不愿伤着弟弟,连主办人玉夫人也看不过眼,在昱辰提出与地音切磋时,玉夫人临时改例允许了。

甲组的昱辰把乙组的地音打败了,如此一来,乙组便没有了胜者。玉夫人提出,让晟伦和昱辰战一场,假若晟伦赢了,他便是乙组的胜者。昱辰信任着自己的好兄弟晟伦,他故意放水,把晟伦捧上了下一场比试。

晟伦以乙组胜者的身份,对战甲组胜者赤云。玉夫人看着赤云,想起了赤云和童峥之间的恩恩怨怨,还有他和宣阳婼的这段孽缘,不禁眉头紧皱,不知赤云得胜,会在大荒引起什么风起云涌。话音未落,赤云和晟伦的比试一触即发。赤云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灵力放出了一个万象心魔阵。两人进入了一个异度空间内比试着,但晟伦不知道,他一早就掉进了赤云布下的局。赤云原本可以赢得不费吹灰之力,但他却主动以晟仑有伤在身为由,认了输。

比起第一名的奖品,向神鸟提问,赤云更想要第二名的奖品驻颜花。他希望把花送给阿寞,让佳人开心。赤云的举动引来了云桑的责备,但他不在乎。赤云找到了阿寞,把花为她递上,阿寞不解眼前这位英雄为何对自己这么好,赤云这下内心不禁有点痛,他们可是一同经历过生死,但阿寞把这些都忘了。

第4集 - 赤云擅自带走阿寞闯祸 晟仑公布河图洛书下落

赤云把驻颜花送给木青寞,博得美人一笑,随即把当年两人相遇之事说了出来。赤云自小生于若疆山林,若疆族人与玄牧在祖辈时,便定下了自治的规矩。当年,玄牧第一高手童峥想把若疆的不归谷据为己有,甚至派出手下高人,危害不归谷的百姓。赤云为了拯救不归谷,只好与童峥展开一场恶斗。不料在对战时,赤云一时不慎被童峥打伤,负伤后,赤云失足坠入山涧,正好遇上路过的木青寞。木青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立即用灵力对赤云进行治疗。木青寞早已听闻若疆大英雄赤云的大名,盯着他打量一番,猜测他便是所想之人。不料,童峥对赤云穷追不舍,赤云的伤还没好,他便赶来了,打算给他致命一击。木青寞决心要救大英雄,于是挺身而出,为赤云挡了童峥的攻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玄牧王前来,制止了童峥和赤云之间的纷争。玄牧王答应,他们永不攻打不归谷,还会教百姓们耕种医术,赤云也代表若疆与玄牧结盟,教玄牧的匠人锻造兵器。可木青寞受了重伤昏迷,治愈后,她便失了忆,忘记了赤云。

木青寞知道真相后,有点生赤云的气,气他对自己隐瞒身份。赤云为了哄回心上人,特意把神鸟唤来,采集一颗蟠桃送赠佳人。

云桑托木青寞把一玉匣子交给景时,匣中之物,是云桑关于景观设计的一些心得,想藉此与景时讨教切磋。景时拿着云桑的作品细细研究,不一会儿,竟发现云桑作的三幅图,可以拼凑在一起,拼?虾螅闶且桓黾易帧T粕T窍虢宕嘶岜砻餍囊猓刖笆背杉遥笆比词歉鏊滥越睿晕跫犹煜挛遥男厥挚砝T粕<笆比绱四沮唤械闵繁阕摺>笆闭馐辈挪炀跬跫У囊馑迹俑惺艹枞艟砸蛩┒松矸菪猓约憾酝跫У母星楹苊话盐铡?

木青寞也明白了赤云的心意,赤云便觉得现在是个和木青寞共结连理的好时机,他擅作主张,带木青寞骑上自己的神兽逍遥离开玉山。木青寞发现时,劝赤云不要,可是话音刚落,便触了结界,被玉夫人知道了。玉夫人怒上心头,斥责两人坏了规矩,还扬言要出手对付赤云和若疆。木青寞担心赤云再次闯祸,连番向玉夫人道歉,还让赤云向云桑求助。云桑知道这事后,也责备了赤云的恣意妄为,随后便和赤云还有阿寞一同去向玉夫人求情。

玉夫人其实别有心思,她想借此机会,让云桑向玄牧王求助,趁机与玄牧王接触。不料玄牧王只给玉夫人送了一信,玉夫人见状,便也不再心软,说规矩就是规矩,命赤云尽快离山。

大荒英雄榜的比试结果揭晓后,按照约定,晟仑获得向玉山神鸟提问的机会。晟仑正如众人所料,向神鸟问了河图洛书的下落,但提问结束后,他竟然把答案公布给所有人听。神鸟的答案是:虞渊、金鸡、玉卵。地音对哥哥的所作所为甚是生气,认为他破坏了凌云的优势。但知晟仑者莫若昱辰,昱辰知道晟仑此举是为了保全大荒的平衡势力,也是保护了凌云,倘若只有凌云知道河图洛书的下落,那么凌云国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云桑让赤云也尽快前往虞渊,作为交换条件,她答应赤云,只要他助玄牧拿到河图洛书,那么她便会帮赤云争取多一点留在玉山,陪伴木青寞的时间。赤云出发前,与木青寞依依不舍地告别,他把一只身世可怜的小狐狸阿獙留在木青寞身边与她作伴。

木青寞此时还不知道她和晟仑之间的婚约,昱辰对妹妹被囚在玉山一事心中有数,他认为,现在玉山是个安全之地,阿寞在此正好能疗伤静养,待事情结束后,晟仑再以接亲的名义把她带走。

第5集 - 洛书岂是易取物 众人合力闯虞渊

景时离开玉山返回凌云时,命人把凹凸馆的图纸送给云桑。云桑见景时没有亲自前来与自己告别,却又送来图纸,一时不解他是什么意思。

阿寞和赤云在玉山的凹凸馆逗獙獙玩,享受着两人相处的时光。赤云看着阿寞对獙獙这么好,看着阿寞佯装吃醋,在阿寞提出给獙獙改名字时,赤云故意改个不好听的名字,叫它做小跟屁虫。阿寞没理会赤云,叫獙獙做阿獙,这个改名遭到赤云的吐槽。就在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地互相调戏对方时,赤云突然提起他明天就要下山这件伤心事,阿寞用强颜欢笑来掩饰内心的不舍,叮嘱赤云下山后就不要鲁莽冲动,多做好事。

夜深时的玄牧国内,童峥约了将军兴汒密会。童峥对于玄牧王挑选了若疆人赤云参加大荒英雄榜的举动,感到不满。他认为玄牧王正利用角逐英雄榜的机会,挑选一名猛将辅助儿子浩许,但他宁可信任外人赤云,都不信任玄牧人,童峥深深地感到,自己只是一颗棋子。他试图煽动兴汒的思想,让他也和自己一样,产生造反的心态。

河图洛书所藏之地虞渊,是个极为险要之地,具有吞噬一切的力量。赤云、云桑、晟仑、昱辰、地音和知若先后到步,准备闯入此地,争夺河图洛书。赤云提出,让云桑先在外等候,然后自己和昱辰、晟仑先进入试探。果然,虞渊之中不仅凶险,还会削弱灵力,纵使赤云用尽浑身解数,也没什么收获。

云桑在外等候着赤云等人,突然感到身体不舍而晕倒在地,幸好知若此时在她身边守着,见到云桑此状,立即出手相助。现在众国都在互相争夺河图洛书,在利益面前,知若还能顾及他人感受,此番风度,让云桑赞叹不已。

大家试过虞渊的险要后,都意识到要寻找河图洛书绝非易事,需要众人联手方可成功。晟仑提议,大家可以合力设下幻水镜,探知金鸡所在。众人心中有数,虽然各有想法,但知道结盟的重要性,于是暂时放下成见,互相制衡,分头行事,待找到制胜之术,再一比高低。

离开时,昱辰察觉到地音可能会在路上对晟仑图谋不轨,于是让知若先行回去宣阳,自己则追上晟仑。果然不出所料,昱辰赶到时,地音正对晟仑出手,所幸昱辰及时出手,才没有酿成悲剧。

地音见偷袭晟仑不成,于是赶在他前头回到凌云,随后就晟仑把河图洛书的下落告诉众人一事,在父王面前参了他一本。然而凌云王并未顺地音之意去责备晟仑,反倒关心起凌云与宣阳联姻之事。晟仑回到凌云,昱辰也以商议婚事之名前来拜访,凌云王看着久违八年的儿子,依旧风姿绰约,为此他深感欣慰。凌云王问晟仑,这些年离家在外,都获得什么感悟,晟仑立即不卑不亢地就治水、练兵、务农养民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建议。凌云王听了晟仑的高论后,十分开心,更是安排晟仑官复原职,统领青龙部。

玄牧王的小女儿玄牧末昕,常年卧病在床,如今已经气数将尽。云桑赶回来,见上妹妹的最后一脸,二人姐妹情深,末昕能在最后看见姐姐回来,跟她说上两句话,也感到死而无憾了,便安详离去。

赤云离开玉山时,听木青寞说,倘若他多做善事,多帮助百姓,让玉夫人感到高兴,便有释放她的可能。赤云于是下山,为百姓除去猛兽,受到百姓的称赞。赤云随后向玉夫人邀功,却遭到玉夫人的冷眼相待。

第6集 - 阿寞忍痛送走赤云 木讷景时错过佳人

赤云认为玉夫人出尔反尔,一气之下便与玉夫人大打出手。然而玉夫人功力深厚,不出数招,赤云便被玉夫人打得口吐浓血,狼狈不堪。木青寞从侍女口中得知此事,立即赶到现场,见到赤云的惨状,立即求玉夫人格外开恩,放过赤云,让他俩见上一面。不料玉夫人此刻铁石心肠,不仅不答应阿寞的哭求,还设了结界,让赤云不得接近。

赤云看见佳人就在玉夫人身边,却不得接近,他不顾身受重伤,一次又一次地用身体撞击结界,可惜这都是徒劳无果之举。木青寞见玉夫人铁了心不让他俩相见,她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假若赤云要死,她便去陪他。阿寞箭步冲到结界处,想要触碰赤云,却遭到结界的反弹而被击倒在地。玉夫人看着两人为了对方,连命都不要了,终于被两人所感动,破例让赤云在玉山停留一天疗伤,但一天过后,他一定要离开。赤云和木青寞都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一天,两人依偎着彼此,谈情说爱。

赤云离开玉山后,便来到山下,他从百姓口中得知有一放火怪鸟,把村子给烧了,于是动起了心思。就在玉夫人以为赤云按照约定离开玉山时,赤云又偷偷跑了回玉山,还给木青寞带来了一只琅鸟。木青寞看到这只琅鸟声音怪异,且性格刚烈,不禁心生好奇。赤云说,这琅鸟身世可怜,从小被凤凰养大,但长大后却发现自己有异于凤凰,故此学凤凰声,试图变为凤凰。而性格刚烈,也是因为它的父母十分痛惜它,牺牲自己,把百年内丹喂了给它。这只琅鸟在城中闯祸后,便被赤云捉了,如今他想把鸟送给木青寞,让她帮忙驯化此鸟。阿寞这时想到,两人即将分隔两地,有了这个琅鸟,便可以为两人送信,那么他们即使不在一起,也能与彼此交流

云桑经历了丧妹之痛后,伤心不已,她此时好想景时,于是便来到凌云军营。景时看着云桑,知道身份有别,不想陷得太深,于是让云桑离去。云桑见景时待自己态度冷漠,认为他不喜欢自己,殊不知景时心中其实有情,只是没有勇气,况且景时对云桑的身份还有误会,以为她是晟仑的未婚妻阿寞。

木青寞知道赤云不愿乖乖地离开,她趁着两人对酒当歌时,在酒里下药,让他醉得不省人事。随后,木青寞忍着内心的煎熬,把赤云送到逍遥的背上,让逍遥把他送走,临别时,阿寞跟逍遥说,她三年后在玉山的蟠桃宴上,等赤云前来。

童峥在路上埋伏着,等赤云出现。两人相遇,童峥便以讨教为由向赤云挑衅。两人势均力敌,童峥跟赤云过了几招后,便离开了,童峥其实强装没事,实质中招受了伤,他回府后疗伤,还和部下密谋着,认为赤云是个祸患,要尽快除掉。

第7集 - 景时大意遭暗算 赤云带阿寞偷走

景时回府看见晟仑,一阵愧疚之情涌上心头,他只觉得自己和晟仑的未婚妻产生情愫,十分对不起晟仑,一想到这,突然跪地道歉。晟仑不知道景时对云桑身份的误会,也不知道他此举所为何事,对他的举动感到难懂。

赤云让烈阳送一匣子到玉山给阿寞,阿寞打开,只见里头有一双雕塑凤凰,阿寞猜测是傀儡,于是把其取出。随手施下灵力,正如阿寞所料,凤凰立即动了起来,两只凤凰再空中比翼双飞,十分漂亮,看得阿寞目不转睛。凤凰停下后,阿寞突然发现玉夫人早已来到庭院,随即立即上前打招呼。玉夫人跟阿寞说,赤云能掌握傀儡之术,实数奇才,且很多熟悉傀儡之术的人,都利用其去争权夺利,但赤云却用此术来博得阿寞一笑,言外之意,似是赞赏赤云是个性情中人。

景时被自己的感情事所困,故而借酒消愁,喝醉后来到院子,巧遇一位叫渊寒的女子,此时地音则躲在一边吹笛。月下醉酒,加上渊寒的身影跟云桑有几分相像,而地音刻意制造笛音扰乱景时的心智,如此一来,景时竟把渊寒误认作云桑。第二天,景时醒来时,发现渊寒躺在自己身边,还说景时昨夜跟自己共度春宵。景时立即大惊,说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渊寒听了后,伤心地说景时不认账。景时脑袋一片混乱,这时,地音带着一帮白虎部的人来到景时的房间,说要寻人。地音一看见渊寒,便说渊寒便是白虎部昨夜失踪之人,随后更是把景时押到凌云王那里,要求对景时进行发落。

汇合营销

晟仑此时也来到殿上,凌云王听完地音那添盐加醋的说话后,便质问晟仑,说他没有管理好青龙部的人,问他该当何罪。晟仑心里虽然相信着景时,但是如今被地音捉个现行,一时之间他没想到应策,只好先劝凌云王把景时暂且关押,容查清此事后,再对景时另行发落。

晟仑认为此事事有蹊跷,于是秘密召见渊寒,但渊寒的说辞依旧只说景时喝醉后便对自己起了色心。晟仑没有责怪渊寒,但他总感觉景时是被奸人所害,他来到大牢见了景时,叮嘱他万事小心。

阿寞给赤云做了披风,然后托烈阳给赤云送去。赤云收到心爱之人送来的礼物后,相思之情便一发不可收拾,竟然骑着逍遥便偷偷来到玉山。正在睡觉的阿寞察觉到赤云在她身后出现,故意装睡等他出口唤醒自己。一个看着,一个装睡,最后阿寞还是按捺不住起身,娇嗔地责备赤云偷偷来了又不叫自己。两人打情骂俏起来,赤云用一个吻来制止阿寞的吵闹,阿寞也不甘示弱,把赤云的嘴唇咬破了。赤云不觉得痛,心里反而是甜蜜的。赤云这次前来,下定决心要带她离开。阿寞掰不过赤云,加上心里也对赤云有情,只好应允。

云桑回到玄牧,从弟弟浩许口中得知,玄牧要发生变故。云桑立即见父王,才得知玄牧王打算闭关修炼,打算把国事交给云桑和浩许。

此时,凌云王打算向玄牧起兵,大荒的战事随时一触即发。昱辰找到晟仑,跟晟仑商量,希望两家尽快联姻,这样战力便会倍增,对大家都有好处。晟仑因为景时一事,在凌云王心目中的地位稍有降低,他也急需尽快和宣阳王姬阿寞进行联姻,从而提升自己的声望。他来到玉山,向玉夫人提出释放自己未婚妻阿寞的请求。玉夫人此时才得知阿寞和晟仑的婚事,正犹豫着是否应允。阿寞和赤云此时正悄悄地离开玉山,途经玉夫人的宫殿时,偷听到两人的说话,这时阿寞才知道,大哥和父王不经自己同意,就帮安排了这门亲事。阿寞越听越觉得不对劲,最后按捺不住冲了进大殿,想要阻止此事。

玉夫人深思熟虑过后,她和阿寞单独聊了聊,认为阿寞不妨先和晟仑走一趟,回去问个明白也好。晟仑既然今天来说这番话,证明大荒很多人已经知道此事,倘若阿寞冲动妄为,很容易影响大荒的天下。阿寞冷静细想,认为玉夫人也在理,决定和晟仑回宣阳。赤云闯进来想要阻止,可是阿寞心意已决,她是宣阳婼,应该以大局为重,让赤云放她离开。玉夫人见赤云执意至此,本也出言相劝,让他理解阿寞的想法,等她作决定,但赤云对阿寞十分执着,玉夫人别无他法,只好叹息。

第8集 - 浩许接棒遭嘲讽 阿寞反对嫁晟仑

玄牧国上朝之时,童峥见玄牧王迟迟未现身,心里不禁产生了怀疑,并向浩许质问玄牧王是否抱恙。浩许性格单纯,一时没有考虑太多,便承认了。幸好云桑在一旁,她立即稳住童峥,说父王因末昕逝世一事而身体欠佳,目前暂时闭关休养,国事交给浩许打理。童峥见状,立即搬出最近玄牧部落灾民饱受洪水困扰一事,咄咄逼人地追问浩许有何解决办法。浩许一时无言以对,反问童峥有何高见,却反遭童峥讥讽,说他作为玄牧王子却没有为国解决问题的办法。云桑见浩许如此,立即为弟弟出面给出建议。云桑认为,目前先安排灾民在树林里,暂时通过狩猎过日子,与此同时,派士兵到前线抗洪,待险情一过,再拓宽河道。云桑的提议让童峥心服口服。

赤云回到玄牧,欲找玄牧王借兵,云桑阻止他,并问其借兵原因。云桑得知宣阳和凌云即将成婚,立即惊觉,宣阳和凌云可能即将攻打玄牧。云桑是个沉着细心之人,虽然情况危殆,她依然劝说赤云不要冲动,以免引起更大的争夺,把玄牧陷入险境。浩许知道赤云回来了,心里十分欢喜,他和赤云把酒言欢,直言有赤云在,童峥等人就不敢欺负自己。

汇合营销

云桑到凌云探望景时,却得知景时被关押入牢。她立即找晟仑,问明个中情况。晟仑把景时和渊寒的事说了出来,但同时也为景时解释,说他绝非轻薄之人,很可能是酒后乱性。云桑听见景时和其他女子苟且,心里无比难受,但她还是想帮景时,求晟仑出手相助。

阿寞回到宣阳,找母亲木青廖若聊天聚旧,期间谈及自己不想与晟仑成亲,却被母亲劝其不要任性。道理阿寞都懂,但她依旧感到难受。阿寞随后见到昱辰,遭到昱辰责备她晚了回家。阿寞只好谎称晟仑受伤,导致自己晚了回来。昱辰对阿寞的话半信半疑,随后说起她婚姻大事,叮嘱阿寞,嫁给晟仑是很多人梦寐以求之事,要阿寞好好珍惜,不许任性,更要以国家大事为重。阿寞心里实在憋屈,打算以死相逼,但昱辰作了的决定阿寞也左右不了,昱辰一点儿也不顾阿寞的感受,要她即使死也要嫁给晟仑。

赤云对木青寞的思念一刻也停不下来,无论旁人劝他多少话,赤云依旧由着自己的性子,半夜擅闯宣阳。昱辰发现赤云后,便与他大打出手,阿寞随后也赶来,看见赤云再次鲁莽行事,心里既焦急又担忧。赤云脑子一转,故意用灵力攻击知若。知若受伤倒地,昱辰立即追赶赤云,可是被他逃走了。阿寞以为知若被赤云杀死了,十分伤心,但没过多久,昱辰便回到知若身边,他对着知若施了灵力,知若随即恢复完好无缺的样子。原来赤云没有真的伤了知若,只是用灵力来施了障眼术。

阿寞回到房间,发现赤云早已躲在房里头等她。阿寞看见赤云,责备他不分轻重,拿知若的生死来开玩笑,而赤云却不管阿寞怎么骂自己,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和心爱之人腻在一起。突然,房门处传来一阵骚动,原来知若察觉到房里有异,于是带人前来一探究竟。阿寞立即把赤云藏到床上,再接待知若,却依旧瞒不过,被他逮个正着。阿寞求知若能否网开一面,帮自己瞒着此事。

第9集 - 云桑劫狱救景时 赤云身中玄牧毒

知若答应木青寞,可以替她隐瞒赤云藏于房中一事,木青寞才松了一口气。临别时,阿寞向知若解释,赤云其实心地善良,之前对知若的所作所为也不是故意要伤他。

云桑深夜来到凌云,打算劫狱救景时。劫狱时,少不免打上一场,云桑也因此受了伤。得手后,景时却拒绝云桑的好意,不愿离开凌云,并说自己倘若就这样走掉,必然会落下通敌叛国的罪名。景时心里感激云桑,但他一直误以为云桑是晟仑的未婚妻宣阳婼,不愿做出对不起晟仑之事。面对云桑的劝说,他为了断了这份情,不惜说出狠话,说云桑只是他用来派遣寂寞的女人,他要娶渊寒为妻。说罢,景时便让云桑自己走,他则独自回到监狱。面对景时如此绝情绝义,云桑也不可强求,只好落泪自怜。

阿寞随赤云偷偷从玄牧逃走,两人在逍遥背上一路往若疆的方向而行。期间,赤云一直甜腻地和阿寞谈情说爱,不断说着要娶她为妻之事,不料,话说到一半,赤云突然就昏倒了,阿寞慌忙把赤云带回若疆。阿寞来到若疆后,一时方寸大乱,只知道要尽快救赤云,她顺手把赤云放到神台上。她让阿獙和烈阳帮忙照看赤云后便到一个村庄找点药草和食物,并看看能不能向人求助。

景时回监狱时晚了一步,被地音发现了。正当地音想借题发挥,向晟仑诟病他的手下大将景时畏罪潜逃时,景时及时赶到,说他去捉逃犯,可自己不才,被那人逃了。地音听着景时的说话,只觉得他在找借口,不禁奚落一番。待地音走后,景时一脸歉意地向晟仑请罪,并只身走回牢中。晟仑看着景时,心里依旧相信此案另有冤情,而景时心里也藏着事,一切都充满着蹊跷。

阿寞在村里遇到一个小姑娘,打探到若疆的巫王懂得医术,可能可以救赤云。正当阿寞准备寻找巫王时,阿獙突然飞来,神情焦急,阿寞意会,便知赤云那里可能出了事。

阿寞赶回去,看见一大堆若疆族人围在神台边,指责她这样把赤云放在神台,亵渎了若疆神灵,随后更是粗鲁地想要强行捉走赤云他们。阿寞心里又急又无助,无法把事情解释清楚,只提出想要求见若疆巫王。若疆巫王收到消息便来到神坛处,他一看赤云便认出此人就是族长,立即出手救治。巫王在赤云背后推了一掌,一块断剑片便破体而出,巫王再探一探伤口,发现赤云身中剧毒。阿寞捡起剑片看了看,认出来这时昱辰的剑,但她认为哥哥虽然不喜赤云,但不会做出此等阴险之事。

另一边厢,昱辰焦急地四处寻找阿寞,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她的下落。宣阳王此时心急如焚,因时间越久,玄牧国的势力便越大,他希望阿寞能尽快回来和晟仑联姻,众国结盟,一起抵御玄牧的版图扩张。

巫王仔细查看了赤云的伤势,发现赤云中毒已有五年之久,此毒还异常凶猛,中毒后,既不能用灵力疗伤也不能用灵力逼毒,只能等死。对于如何解毒,巫王也表示无奈,因他们若疆族擅长的是蛊毒,但赤云身中的属于药毒,巫王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所幸不归谷的水有灵气,可以暂缓一下症状。阿寞好奇,此毒从何而来,巫王从毒性猜测,此毒出自玄牧王族。阿寞仔细一想,中毒五年以上,毒来自玄牧王族,这当中必定大有文章。

阿寞拜托巫王每天帮忙喂赤云喝一点阿獙的血,用来延缓毒性,随后割破自己的手,染上赤云的毒。她想以自己的身体去寻找解药来救赤云,以前都是赤云在保护她,这次让她来救赤云。临别时,赤云无意识地捉住了阿寞的衣角,阿寞虽然不舍,但她又更重要的事要做。

知若跟母亲说起阿寞和赤云私奔一事,态度显得十分焦急,言辞间似在责备阿寞。廖若却笑知若煞费苦心地担心阿寞的事,还不如想想自己的感情事,随即嘲讽他,在这方面还不如阿寞,趁年轻就得敢爱敢恨。

阿寞带着烈阳前往玄牧,路上却因为中毒而体力不支,她只好找一处暂且歇息,让烈阳帮忙通知云桑。赤云醒来后,得知阿寞亲自染毒去寻药来救他,他不顾自己伤势未愈,立即动身去找阿寞。赤云在森林处发现了躺倒歇息的阿寞,随即心痛地上前,轻轻靠近自己的意中人。阿寞看着赤云来了,担心他的伤势,却未曾想到自己的状况可能比赤云还差,两人在森林里,暂时忘却纷争,互相安抚。眼下要做的事,就是到玄牧求药,如今玄牧王在闭关,把守玄牧山的是童峥、兴汒和坤卜,童峥与赤云有仇,想必不会轻易给他们放行,但赤云另有对策。

第10集 - 赤云见玄牧王求药

赤云用来对付童峥的计策,便是让烈阳先飞入玄牧轵邑城,然后四处喷火,以引起童峥的注意。待童峥去追捕烈阳时,赤云便趁机从其他位置,带阿寞进玄牧山,去找玄牧王求药。童峥看到烈阳烧城,立即去追赶它,阿寞见状,指责赤云利用烈阳引开童峥这个手段卑鄙。赤云依旧以自己的方式去对付童峥的手下,他故意惹哭阿獙,让它哭起来。阿獙的哭声充满魔性,凡是听了哭声的人,脑海里都会受到极其痛苦的刺激。玄牧的守卫们听了阿獙的哭声,便应声倒地,赤云和阿寞趁机进入玄牧。

在玄牧关口把守的兴汒将军,灵力比手下要强一些,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他看见赤云和阿寞进来后,便问明情况。得知自己的手下可能会因为哭声而衰竭而死时,他想向赤云求情,但赤云不为所动,要求帮他引见玄牧王。兴汒本想向童峥请示一番再作打算,但赤云一副傲慢的姿态,以兴汒手下们的安危作威胁。兴汒不想失去手下大批猛将,只好告诉赤云,玄牧王在小月顶,让他自行前往。

正当阿寞责备赤云欺负阿獙时,赤云突然口吐鲜血。原来他刚刚在兴汒面前的威风样子,是靠消耗灵力来维持的。即使毒素压抑不住,赤云还是不忘讨好阿寞,说只要她在自己身边,便什么都不怕。

两人来到小月顶,见到了玄牧王。玄牧王这时背向两人,但早就察觉到赤云的到访,就在他正想转身接待赤云时,赤云突然因毒素的蔓延而体力不支倒地。玄牧王为赤云探了探毒,立即察觉到此毒是属于玄牧的药毒,毒性深潜体内多时,随后,他拿出一颗丹药给赤云,让他用灵力配合药力,把残毒逼出来。赤云想向玄牧王多要一颗给阿寞,玄牧王便顺道为阿寞探毒。玄牧王发现,阿寞是自己引毒上身,于是问她为何这样做,阿寞谎称赤云欠自己债,所以不能让他死掉。赤云听后,想要出手轻拍阿寞,以惩罚她的不老实,但阿寞看准时间,把药丸拍进他的嘴里。赤云立即抠喉咙想把要吐出来,可惜为时已晚。幸好玄牧王说,阿寞的毒比较浅,他会配制解药给阿寞,随后便问起轵邑的大火。阿寞从玄牧王口中得知,他的灵力感应范围很强,于是问他烈阳现在的状况,玄牧王表示,他已命浩许帮忙照看。

三人坐下闲聊,说起赤云和玄牧的十年之约。玄牧王回忆起当年请赤云来教玄牧锻造兵器时,赤云也以学习药术、种植术作为交换,后来玄牧王才知道,赤云此举,是为了救那位受伤的姑娘,也就是阿寞。赤云和玄牧王结盟后,渐渐惺惺相惜,玄牧王还把速度超凡的北冥鲲逍遥送了给他。赤云察觉玄牧王身体状况有异,不禁担心起来。玄牧王这些年来为了制药,不惜以身试毒,弄得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如今他担心自己时日无多,打算把江山交托给浩许,并让浩许和赤云一起掌管军队。他顺势拜托赤云,希望他能集结兵力,辅助浩许。

第二天,阿寞看见玄牧王独自站在山头沉思,于是上前问候。玄牧王看见阿寞前来,便告诉她,她的模样让自己想起一位故人,这位故人叫木青廖若。遥想当年,木青廖若在大荒可是一位名女子,年轻时,玄牧胥黎和廖若还有一名叫阿玉的姑娘,结拜成异姓兄妹,但自从胥黎成了玄牧王后,家事国事事事忧,三人各奔东西,便不再往来。

云桑因景时受到景时的无情对待而借酒消愁,晟仑找到云桑出言开解,并打算送她回府。晟仑其实心里另有想法,他怀疑此事是地音所为,表示自己会尽力帮助云桑,查出真相。

阿寞想玄牧王坦言,自己是廖若的女儿,玄牧王听后大为震惊,他对着阿寞端详了一番,往事和千百般情感立即涌上心头。此事,赤云熬好了解药,送来喂阿寞服下,玄牧王便让两人先出去逛逛,嫦曦和浩许来了,他想单独和他们聊聊。两人识趣地离开,赤云见阿寞无聊,让她靠在自己肩膀,阿寞靠着靠着,突然患得患失,问赤云会不会对自己生厌,赤云立即解释,否认了阿寞的怀疑。

玄牧王叫两人回去,两人回程路上,偶遇嫦曦和浩许。嫦曦是玄牧王的义女,性格刚烈,对浩许和云桑十分好,聊天时说到云桑受伤,被晟仑送回来一事,阿寞也关心起云桑来,却遭到嫦曦态度恶劣地斥责,说她没资格叫大王姬的名字。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