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分类:明星八卦 内地明星 港台明星 日韩明星 欧美明星 明星婚姻 影视动态 综艺节目 音乐聚焦 电视剧剧情 佳片有约 电视剧演员表 网络红人
主页 > 娱乐 > 电视剧剧情 >

电视剧我们的纯真年代分集剧情介绍1-43集全集大结局

发布时间:2016-07-04 17:57:51 编辑:阿宇 标签: 热度:

电视剧我们的纯真年代是由左小青、郭晓东领衔主演的的年代情感励志剧。下面就为大家带来电视剧我们的纯真年代分集剧情介绍1-43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我们的纯真年代主要讲述了前进巷两个大院、四户人家、三代人在三十年间发生的故事。下面就为大家带来电视剧我们的纯真年代分集剧情介绍1-43集全集大结局。

电视剧我们的纯真年代分集剧情介绍1-43集全集大结局

我们的纯真年代海报

我们的纯真年代演员表:

左小青——尤玲

郭晓东——涂阳

王雨——马晓建

刘雨鑫——刘青

关晓彤——苦瓜

吴冕——左新玲

李建义——尤国臣

杜源——徐建利

张少华——涂师太

艾丽娅——范云

电视剧我们的纯真年代分集剧情介绍1-43集全集大结局

我们的纯真年代剧照

我们的纯真年代剧情简介:

唐山大地震之夜,涂强从烟囱上跌下身亡,在场的只有尤玲。尤家在旁人的唾沫中渡过了五年,涂强的弟弟涂刚一直守着尤玲,默默鼓励她。五年后,尤玲和马晓建恋爱,遭到双方父母极力反对。涂刚在家人的安排下与刘青定亲。马晓建生意失败,尤玲向港商借钱盘下饭馆,希望和马晓建重新创业,然而马晓建认为尤玲背叛她,独自南下。尤玲怀了马晓建的孩子,瞒着众人将孩子生下来。十六年后,尤玲饭馆做得风生水起,涂刚与刘青结束了婚姻。马晓建衣锦还乡,以为自己的孩子被尤玲打掉了,发誓报复,用各种手段最终导致尤玲公司被清盘,尤玲跌回平民圈,不得以嫁给了殷争光,这段婚姻最终以和平分手告终。重挫后的尤玲并未消沉,二次创业,在涂刚的建议下,“尤氏馄饨铺”应运而生,幡然悔悟的马晓建黯然离开。事业成功的尤玲在女儿的鼓励下终于接受了涂刚的表白。

电视剧我们的纯真年代分集剧情介绍1-43集全集大结局

我们的纯真年代剧照

我们的纯真年代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 涂强意外身亡 尤玲身陷舆论

在唐山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场惊世地震就这么发生了,正在攀爬烟囱的涂强因地震,失足掉地而亡。涂强死的时候,就在他身边的尤玲,自然而然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街坊邻居们都指责尤玲,说涂强的死与她有关,特别是涂强的母亲,对尤玲是恶言相向。面对众人的指责,这对于一位未成年的少女来说犹如一把把利刃插在她身上,让她只管躲避,无法解释。尤玲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躲避来自周遭的白眼和嘲讽。

涂强有个弟弟叫涂阳,他看见自己的母亲不断为难尤玲他们家,还第二天一大早赶往尤家兴师问罪。涂强的父亲涂建利则在涂母身后劝阻,让她不要太冲动。当涂强在一边留意自己父母动向时,涂强的奶奶涂师太出现了,两人边商量着,边怀疑尤玲和涂强确实有谈恋爱的嫌疑。

涂母来到尤家要找尤玲问罪,尤玲的母亲左新玲则不甘示弱,双方情绪激动,吵得不可开交。这时广播站的同志告诉广播站的马大哥这事,马大哥提议说让两家参加辩论大会,通过辩论来弄清是非。尤家双亲和涂家双亲按照辩论大会的时间来到街上,双方都来势汹汹,打算以唇枪舌剑进行一番恶斗。突然间,涂师太敲着铜锣出现。

涂师太表示现在双方各执一词,所以自己要求作为公证人,为双方公平地分胜负。涂建利打算借自己是涂师太儿子的身份,让涂师太好好为孙子涂强讨个公道。但是涂师太刚正不阿,在众目睽睽之下批判了儿子和媳妇。她还指出目前没有证据,不能妄作定论,并指责那些起哄的人,他们可能会因为说出一些流言蜚语,就此把一个无辜的女孩儿害死。涂师太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感化了一些盲目愚昧的街坊,这让大家开始琢磨,到底尤玲是不是真的有罪。

尤玲告诉了涂阳当天事情的真相,原来涂强在半夜去爬烟囱确实是因为尤玲。涂强和尤玲因兴趣相仿而互生爱慕,尤玲好奇,站在烟囱上能看到多远,涂强为了解答尤玲的疑问,打算爬上烟囱顶看看,然后告诉尤玲。涂强还打算在烟囱顶,插上一面小红旗,这样尤玲每天起来打开窗户,就能看见小红旗了。没想到,涂强打算实现对尤玲的承诺之夜,就发生了那样的悲剧。尤玲为此十分自责,觉得涂强的死,自己也有责任,但是让涂强丧生的凶手,也不是自己。涂阳知道后,一时之间对尤玲有点生气,于是两人争吵起来,这时尤家的邻居好像知道有人骚扰尤玲,于是跑来赶人,吓得涂阳赶紧离开。

一些混混往尤玲的窗户砸东西,尤父为了保护女儿,在女儿的窗户上筑起了铁网,但尤玲觉得这样很压抑,情绪更加忧郁。原以为尤家能暂时得到一丝清静,没想到在深夜时,尤玲趁父母不注意,自己从家里溜走去烟囱那儿攀爬。

第2集 - 涂母咄咄逼人 尤家鸡犬不宁

尤玲面对众人的冷嘲热讽还有世俗的眼光,觉得生不如死,于是打算爬上烟囱自寻短见。尤父尤国臣极力劝说尤玲,告诉她如果今天就这么死了,就是对他们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养育之恩的背叛,希望尤玲能够珍惜性命,还有珍惜家人对她的关爱。涂阳在一旁也加以劝说,并扬言如果尤玲跳下来,自己也一起跳下烟囱。尤玲在大伙的劝说下终于冷静下来,结束了这场闹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涂母范云决心要把涂家弄得鸡犬不宁。尤国臣被检举信举报导致停职,从一个教师的职位被贬到后勤组报道负责打扫厕所,左新玲被举报其公器私用,被贬成清洁工。而在范云的推波助澜之下,街坊邻里之间依旧流传着尤玲就是小妖精的闲话。

尤母左新玲知道这是涂家搞的鬼,于是带着一些邻居去涂家讨公道,但是尤国臣却劝说左新玲,先啃下这个委屈,毕竟人家死了一个儿子,左新玲尽管心里不服,但是他们也是比较讲道理的人,所以决定给对方留点情面。

范云和涂建利正为自己的报复行动洋洋得意,这时范云提出要把涂阳接回家里住,但是涂建利考虑到涂阳自小跟着奶奶涂师太住,而涂师太又不喜欢他们夫妇俩,如果执意要涂阳回来,那可能会让彼此的关系雪上加霜,范云只能妥协,但是心里有了疙瘩。

范云没打算就此放过尤玲,她半夜里,在尤玲的窗外装神弄鬼,把尤玲吓得不轻。尤家夫妇找到公安队长报案,于是队长便安排了人手,并叫上了尤玲的同学,宣传队的马骁建,半夜在尤家附近蹲点,打算把这个装神弄鬼的人抓个现行。另一方面,涂阳知道尤玲被“鬼”骚扰一事,也叫上了一帮伙伴来抓鬼。涂阳并不知道公安也在这蹲了点,他比公安要抢先一步,抓住了装神弄鬼的人,没想到这个人就是自己的母亲,涂阳为了保护母亲范云,让她先逃,随后把公安小队的人给忽悠走了。

涂阳拿着母亲作案的工具,把事情告诉了涂师太,涂师太带着作案工具找到尤国臣,代涂家向尤国臣请罪,让他要么报官,要么就这么放过范云。宽宏大量的尤国臣就此原谅了范云的所为,让涂师太深感佩服,涂师太提议让尤国臣带着作案工具去找范云,给她一个警告,让她不要再如此狂妄嚣张。

尤玲陷入了自闭的状态,涂阳为了让尤玲能重新振作,于是和马晓建商量着,让宣传队的马晓建带着队里的同志,为曾经是宣传队的尤玲唱歌跳舞,逗她开心,并藉此劝她归队,但是尤玲依旧无动于衷。

眼看尤玲自我封闭的状况日益严重,公安队长找到涂阳,说让他想办法,去排解一下尤玲的忧愁。

第3集 - 尤玲回归生活 晓建热烈追求

涂阳在奶奶涂师太的劝说下,决心要代替弟弟涂强,照顾他的恋人。涂阳给尤玲写了信,对她进行开导,让她不要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之中,应该展望未来。涂阳还完成了涂强对尤玲的承诺,在烟囱上插了小红旗,让尤玲一觉醒来就能看见红旗飘扬。尤玲不再消沉,重新打开窗户,像以前一样积极乐观地生活着。

转眼间数年过去,尤玲已经长为一名亭亭玉立的成年女性,涂阳和马晓建也变得年青有为。这天是涂强的忌日,距离涂强逝世已经六个年头,尤玲心里对涂强还是那么怀念。马晓建在路上碰见尤玲,知道她要去涂家看看,于是提出载她一程。两人来到涂家,范云还是依旧对尤玲冷眼相待,并恶言相向。尤玲如今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她和范云对恃起来。而范云对尤玲一直只有偏见,却没有证据,在双方的争论中自己理亏,于是骂多了尤玲几句后便悻悻离去。

尤玲和马晓建离开涂家后,途中被尤国臣看见。马晓建见尤国臣看自己的眼神略显奇怪,于是便匆匆向尤玲告别,调头离去。这时涂阳出现,他遇到马晓建后寒暄几句,这时他们俩都发现独自一人的尤玲被混混跟踪,于是两人一起追上尤玲,制止了要调戏尤玲的混混南霸天。马晓建英雄救美时,头部不慎受伤,尤玲和涂阳立即将他送院治疗。马晓建的父母还有尤国臣闻讯赶到医院,马晓建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则谎称自己是救一位不认识的女孩,但是马晓建的父亲和尤国臣都知道大家儿女的心事,在病房门外心照不宣。

马晓建住院时,尤玲和涂阳一起照顾他。当涂阳去买酸奶回来时,刚好听见马晓建趁着只有他和尤玲二人时,向尤玲表白,涂阳有点震惊和失意,事后他找到马晓建,告诉他不要对尤玲有非分之想。

尤玲和马晓建确立了情侣关系后,尤国臣和马父都不赞成,涂阳更是一股醋意油然而生。尤玲和马晓建就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情况下,谈起了恋爱。

马晓建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马母虽不知道马晓建和尤玲的事,但是她察觉到马晓建最近似乎谈起了恋爱。她告诫儿子不要过早就有恋情,等过几年,她会帮儿子去找门当户对的姑娘。

第4集 - 尤玲晓建谈恋爱 鲁莽涂阳自伤心

眼看尤玲和马晓建现在感情越来越好,尤国臣心里比较焦急,他认为谈恋爱对于两人来说还是太早。而马晓建的父亲马嘹亮也这样认为,且他知道自己妻子谢圣华性格古怪,既有洁癖又有恋子癖,让她知道儿子恋爱了,肯定东窗事发。两位父亲的目标达成一致,打算阻挠尤玲和马晓建恋爱。

谢圣华的一位旧朋友给她送来一台收音机,马晓建看见后便拿出去向涂阳和尤玲显摆。尤玲非常喜欢这台收音机,涂阳打算向马晓建借来拿给尤玲在家里好好欣赏。涂阳找到马晓建,向他说明来意,马晓建则提出一个条件,就是要求涂阳不能干涉自己和尤玲谈恋爱。涂阳在马晓建面前发了假誓,把收音机拿到手了。

涂建利知道涂阳借了别人的收音机后,觉得这样不妥,于是想把收音机拿走,不让涂阳听。两人拉扯时,收音机不小心掉地上摔坏了,涂阳生气地要求涂建利赔他,涂建利则拍拍屁股就走了,留下涂阳一个人在那里修理。

涂阳修好收音机后打算去找尤玲献殷勤,途中遇到母亲范云。范云一直都非常讨厌尤玲,她看见儿子拿着收音机就知道他又要去招惹这个小妖精了,于是数落了涂阳一番。涂阳趁其不备转身就溜走了。涂阳为了避免途中再遇到什么幺蛾子,于是爬上烟囱,挥动红领巾引起尤玲注意,打算给她惊喜,并叫了尤玲出来,再把收音机送给她。尤玲收到收音机后,误会是马晓建托涂阳送收音机给她,这让涂阳心里很是委屈。涂阳没有解释,把收音机给了尤玲后,独自一人伤心难过。

涂师太看见涂阳一脸愁云惨雾,过问后便训斥涂阳的做法,说他把借来的东西送给人,要如何向马晓建交代。涂师太把攒下的钱还有棺材本,一共四百元拿给涂阳,让他回家再找涂建利借一百,凑够五百块后把收音机的钱赔给马家。涂建利知道这事后,把钱给涂阳凑齐后,便亲自到马家还钱。

正当涂建利在马家把钱掏出来正要算个清楚时,尤玲把收音机拿着来到马家,说要把收音机还给他们。范云这时也摸到马家来,说尤玲在欺诈,要尤玲把事情说清楚。正当马家陷入混乱之际,马晓建拿着刀子冲进来,把被人团团围住的尤玲救走,拉着她远离马家,涂阳从后追上。马晓建亲了尤玲,而尤玲也没有抗拒他,两人互相爱慕,甜蜜地拥抱在一起。涂阳赶到时看见这一幕,心里难过至极。

第5集 - 马母盲目护子 范云咄咄逼人

谢圣华知道儿子和尤玲谈恋爱,一怒之下掌掴了马晓建。马晓建自小就被母亲宠着,如今受了委屈,于是便离家出走。马嘹亮看见谢圣华这么专制的行为,也忍不住数落了她一下,说她这样对儿子的态度有点变态,谢圣华原本在工作上受了委屈心情就不好,加上儿子叛逆,心里更是气在心头。马嘹亮不好再火上浇油,于是也溜了出去。马晓建来到涂阳家里借宿一宵,马嘹亮也来到涂阳家避灾。涂师太家里一时间热闹得很。

马晓建一宿未归,谢圣华认为儿子跑去尤玲家过夜,于是第二天去尤玲家里要人。尤玲感到非常无辜,也不想理睬谢圣华。范云知道谢圣华的事,借自己的儿子涂强也是因尤玲而死一事,向谢圣华拉关系,并就谢圣华对尤玲存有偏见一事上推波助澜,怂恿谢圣华找尤家麻烦。

谢圣华和范云一起来到左新玲工作的理发店,一见就是破口大骂,说尤玲是狐狸精。左新玲也不是省油的灯,反骂回去。左新玲知道谢圣华在婚前曾经因为作风问题被处分过几次,这次无故被人合伙欺负,自然也就此把谢圣华的把柄数落出来。谢圣华见左新玲在众目睽睽之下,打算把自己过往的不堪告诉给大伙,嘴上说左新玲污蔑,心里已经开始有点胆怯。左新玲顺势而上,拎起拖把对着谢圣华和范云就是猛打。有人把三个妇人干架的事告诉尤国臣,尤国臣立即赶到,以自己的自残、离家出走还有破坏自己家庭作条件,平息这场闹剧。

尤国臣一言九鼎,收拾行李在单位住下。左新玲心痛丈夫,让尤玲给他送饭。尤玲看见自己的父亲有家归不得,一家人无端被拆散,心里非常难受。

马嘹亮是局里副团长的人选,涂建利跟马嘹亮属一个单位,他认为自己资历比马嘹亮深,觉得不应该让他当这个职务,于是便和范云商量着,想施计弄坏尤玲的名声,并藉此让马嘹亮和尤国臣不和,影响马嘹亮的地位。涂阳刚好路过,听见父母的对话,觉得有所不妥,于是把此事告知马晓建。马晓建知道后,告诉给马嘹亮,让他知道自己差点被认陷害。

尤国臣离家已久,尤玲不忍父亲在外面受委屈,也把他接回家里团聚。

第6集 - 父亲好心做坏事 乐观女孩爱舞蹈

马晓建和尤玲都被分配到公共汽车公司上班,尤国臣不希望尤玲在单位里惹人非议,打算让她避开马晓建,于是私下找了领导,托人安排了女儿在工厂上班。而左新玲却觉得尤玲当售票员比较好,工厂的工作又危险,前途又不好。夫妻两就女儿的就业问题起了争执,尤国臣再次离家出走。

尤玲被分配到国防厂的冲压车间,因此感到闷闷不乐。她其实喜欢跳舞,如果当年不是因为发生了涂强的事情,凭借她优美的舞姿和出众的样貌,也许早就被分配到歌舞团了。尤玲所在的车间就她一个女孩子,而且尤玲样貌非常漂亮,引来了男工友们的目光,连午餐时间都像看猴子一样,看着尤玲吃饭。涂阳知道尤玲分配到自己上班的工厂后,非常高兴。于是像保镖一样跟着尤玲。他见到尤玲这样被人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狠狠骂了尤玲的工友们,但是一点都不奏效,反而被男工友们合伙抬起扔出去车间。

尤国臣知道自己女儿在工厂里被男工友们团团围住,心里非常后悔,于是向左新玲道歉,两人商量着怎么帮女儿换换岗位。尤玲不愿求父亲帮忙,自己亲自找到厂的领导,提出换岗位的事。领导知道尤玲舞跳得好,于是给尤玲下了指示,如果她可以代表厂去参加市里的舞蹈大赛并获奖的话,那么就可以把她调去卫生所工作。

尤玲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马晓建和涂阳,说自己打算以一段卡门的舞蹈去参赛,并请求他们帮忙。涂阳托朋友关系,找到教跳舞的程向阳给尤玲作舞伴。而马晓建则恳求老爸马嘹亮帮忙,给尤玲伴奏。尤国臣知道女儿参加舞蹈比赛的事,也把自己的自行车卖了,凑了七十多块钱的乐队演出费给马嘹亮,让他帮忙。在交易时,被涂建利偷偷见到。涂建利心想机会来了,回去给组织写了检举信,打算举报马嘹亮私自组织乐队演出,让他当不了副团长。

马晓建去探望正和程向阳排练的尤玲。两人的舞蹈动作比较亲密,马晓建看见后误以为程向阳在揩油,二话不说就上去对着程向阳就是一拳。程向阳无故被打,尤玲担心他就此不给自己作舞伴了,于是责怪马晓建,说他坏了自己的好事。

第7集 - 尤玲演出大获成功

马晓建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懂尤玲了,便向涂阳诉苦,说尤玲变了。涂阳则不以为然,反而数落马晓建不懂爱。在公交上班的马晓建经常半路假装肚子疼,溜去看尤玲。在打了程向阳之后,尤玲便生了马晓建的气不理睬他,但是马晓建依旧这样偷偷去看尤玲,这时刚好被涂阳看见。涂阳生怕马晓建又给尤玲惹来什么麻烦,于是拦着他,马晓建只能边骂程向阳边生气地离开。

马晓建见尤玲把他拒之门外,为了让尤玲难堪,便假装醉酒,装疯卖傻地把自己和老爸帮尤玲的事告诉给母亲谢圣华知道,从而借老妈之手阻止父亲帮尤玲。马嘹亮无奈之下,只得把钱还给尤国臣。尤国臣知道马嘹亮是因为妻子的阻挠才出尔反尔的,为了劝服马嘹亮,尤国臣把珍藏多年佳酿,还有一份文革时期,谢圣华在剧团的演出节目单。节目单非常珍贵,足以让马嘹亮把谢圣华哄高兴。

尤玲马上就要进行比赛演出,第一次登台的她准备时显得非常紧张。范云也事先在更衣室里做了手脚,放了一命抵一命的白布,这把尤玲吓得直接不敢上台。涂阳发现白布拿东西挡住,并鼓励尤玲。尤玲在涂阳的鼓舞下,进行了一场完美的演出,并获得了大奖。厂领导非常赞赏尤玲,也兑现了把尤玲调去卫生所上班的承诺。

程向阳事后想把尤玲引荐到歌舞团,但是歌舞团的团长说现在团里的职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要进新人,必须有旧人要走。尤玲以为自己没机会了,但是程向阳则说团长其实另有意思,就是有意让尤玲顶替已经上了年纪的谢圣华。

马晓建向尤玲真诚道歉,终于打动了尤玲,获得了原谅。尤玲让马晓建帮忙,劝说他妈妈谢圣华提前退休,把歌舞团的位置让出来。马晓建回家说了这事,把谢圣华气得直冒烟。

第8集 - 晓建为尤玲叛逆母意

马晓建想劝说谢圣华答应他,但是谢圣华坚决反对。住在一个楼里的范云经过,摸进来马家,向谢圣华添油加醋,说尤玲害完他儿子又想害马晓建,说不定哪天就把马晓建害死了。这话让谢圣华和马晓建听着心里慌,马晓建说范云在两家人中挑拨离间,还告诉母亲,说范云的丈夫涂建利在父亲马嘹亮升副团长的事上做小动作,谢圣华听后,涂家也有了新的看法。

尤国臣知道尤玲要马晓建劝他母亲提前退休,于是责备尤玲,说她不仁不义,违背了中华文明的道德观。尤玲权当父亲扯谈,听不进去,生气地跑出了家门。

谢圣华回到歌舞团里,质问团长,把她换下来是不是团长的主意。团长含糊地默认了,谢圣华非常生气,团长见谢圣华在剧团多年的份上,只好答应她,说尤玲的事,他会作封杀处理。谢圣华见尤玲威胁不到自己,晚上回家高兴地告诉儿子这事。不料马晓建听后,痛不欲生。原来在下午时,尤玲找到马晓建,再向他灌输了要劝谢圣华退团的思想,马晓建为了讨好尤玲,信誓旦旦地答应下来。如今谢圣华说,团长已经答应好她了,这让马晓建很为难。

谢圣华见儿子如此吃里扒外,一个冲动就爬上窗台,说要跳楼自杀。马嘹亮跑到楼下,劝着谢圣华。马晓建看见母亲这样的举动,自己也爬到另一边的楼下,说自己跟母亲一起跳下来。大半夜地惹出这么大的动静,街坊们都跑出来看热闹,范云顺势地向大伙宣扬,说这都是尤玲那个小妖精惹出来的祸。

马嘹亮找到尤家,想找当事人尤玲出来劝阻家里那对母子的冲动所为。这时左新玲在院里烧菜,看见马嘹亮来到,便问明来意。她告诉马嘹亮现在尤玲和尤国臣正在屋里为了马家那些事在争论,劝阻谢圣华的事就由她来代劳。

左新玲拿着喇叭,一边劝说谢圣华,一边向马晓建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尤玲这么尽心尽力,但是他们家决定不让尤玲去歌舞团了。谢圣华听见左新玲说尤玲不去歌舞团,立即松懈下来,在窗台上没坐稳,便掉了下楼。左新玲看见,二话不说垫在谢圣华下面。谢圣华没什么大碍,左新玲却受了伤卧在床上。

尤玲见发生这些事,自己都有责任,于是便向父母道了歉,然后安安分分地去卫生所里工作。尤玲心底里还是想着要走舞蹈这条路,也不想再靠别人,于是决定,自己去报考中央舞蹈学院。

第9集 - 尤玲考试追梦 刘青接近涂阳

马晓建知道尤玲要去报考中央舞蹈学院后,心里有点难过,他怕尤玲考上后,从此有了美好的前程,就会离开他。尤玲劝说马晓建让他不要多心,两人互诉心中情,情话绵绵。涂阳在一旁看见,心里非常堵。

马晓建因之前和母亲谢圣华产生了矛盾,不想住在家里,于是在自己上班的公交公司里,找了一辆废弃的公交住了下来。涂阳和尤玲去马晓建住的地方看他,期间,涂阳处处表现出自己的小情绪,说自己是多余的人。尤玲知道涂阳寂寞了,于是把单位的同事刘青介绍给涂阳。三人在湖边聊着,被路过的谢圣华看见。谢圣华等尤玲和涂阳还有刘青聊完离开时,上前截住她,想问问自己儿子的状况,还有她母亲的伤好了没。尤玲对谢圣华没什么好感随意敷衍一下,便离开了。

刘青和涂阳起初就是互相知道点底细,两人都对对方的家境和为人有点意见,但是见尤玲一片好心,两人先将就着随便聊了聊。谈话中,刘青知道涂阳的母亲范云在知青办工作,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变,还请涂阳吃饭。

谢圣华回单位路上,遇到涂建利。两人一见面就针锋相对,谢圣华故意调侃,说他的儿子涂阳现在正在跟小妖精尤玲一起。涂建利听后,立即找到涂阳,问他去哪了。涂阳支支吾吾,慌称自己上班,而涂建利一言道破他跟尤玲在一起了。涂阳这时说,不只有尤玲,还有刘青。涂建利听后,决定要找刘青问个明白。

刘青晚上造访了涂家。她跟范云一拍即合,在涂家落得了个好印象。第二天,刘青再去找范云,在帮忙做家务的过程,有意无意地透露自己的家事,说她有个表哥,之前文革时上山下乡,现在还滞留在农村,因为返程要父母单位发函,这个表哥父亲早逝,母亲又没有工作单位,所以一直不能回来。范云听见后,见刘青哭得稀里哗啦地,便叫她不要担心,这事包在自己身上。范云打算利用自己职务之便,帮她一把。事后,涂阳知道这事,才发现原来刘青在利用自己,接近在知青办工作的母亲,在这之中图方便。

尤国臣希望自己女儿在卫生局工作的事能顺利,希望可以上护校正式读个课程,于是便带着礼物去拜访卫生局局长。原本不擅打官腔的他忐忐忑忑地来到卫生局,见到张局长。张局长和尤国臣一见如故,原来局长之前是他的学生。张局长非常念旧,不仅款待了尤国臣,还顺利地给他办了事。

尤玲在中央舞蹈学院的入学试上,以优美的舞姿,顺利通过了初试。

第10集 - 刘青为负心汉做缺德事

刘青要范云帮忙调回城里的人,原来是她的男朋友柯俊青。这事办完以后,刘青便向涂阳解释了一番。涂阳知道后指责她过桥拆板。而范云知道后,也非常生气,她打算回头看有什么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刘青。

谢圣华知道尤玲要报考中央舞蹈学院,她故意把尤玲那不堪回首的过去,透露给其中一个监考老师。尤玲的初试成绩还有理论知识水平都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正当监考老师们评分时,那位知道尤玲私事的老师,说她作风不正,不能给她通过,尤玲跟她梦寐以求的中央舞蹈学院,就此擦肩而过。涂阳在窗外,看着这一切,他冲进考场里,向监考老师们求情,但是也于事无补。

尤玲非常失落,她回到家里不吃不喝,冷静了两天,终于在护校入学那天,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父母道别,说她要去学校报到了。尤国臣以为女儿终于想通了,便和左新玲依依不舍地向女儿送别。事实上,尤玲并没有入学,她去到护校门口又改变了主意,她一点都不想去护校,于是便来到马晓建住下的废弃公交车里暂时借宿。

刘青的男朋友柯俊青原来在上山下乡时已经跟别人好上了,这让刘青既生气又羞愧。她为了帮柯俊青,把自己人格都丢了,做了缺德事,欺骗了范云和涂阳。刘青的父亲原来就与范云还有马嘹亮关系不怎么好,作为公安的他一直都不屑马嘹亮还有范云的作风,但如今自己女儿欺骗了别人家,这下两家之间的关系可不清不楚了。

尤玲跟马晓建住在一起,对马晓建来说是个非常大的诱惑。但是尤玲是个保守的女孩,不想在婚前跟他发生关系。尤玲表示,要马晓建要有“那个”,才能彻底成为他的人。马晓建不懂,便向涂阳请假,涂阳告诉马晓建,“那个”应该是指的是事业。马晓建为了尽快完全得到尤玲,于是想办法找到自己的“事业”。

尤玲的生日到了,左新玲托涂阳给尤玲送长寿面。涂阳来到护校,才发现尤玲不在学校里,学校里也没有个叫尤玲的学生。涂阳得知尤玲没有入学后,焦急万分,最后在马晓建的废弃公交里找到了尤玲,并知道尤玲跟他住在一起。涂阳想把尤玲带走,但是尤玲不肯,涂阳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马晓建见尤玲挣扎得很厉害,于是拿起砖头把涂阳拍晕了。涂阳晕倒后,没什么大碍,很快就醒过来。

这时三人都冷静下来,尤玲先让马晓建回避一下,她跟涂阳单独谈一谈。尤玲向涂阳说清楚了,她之前跟涂强发生那么痛苦的事,她现在面对涂阳,心里只有难受,她要涂阳不要对她那么好,涂阳心里也明白,也默默地接受了尤玲的解释,于是让尤玲在马晓建这里暂住,想清楚了,再好好面对父母亲。

频道推荐

编辑推荐